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李靖搅局
    酒喝多了是藏不住心里事的,苏三蛋就是在西域胡人的酒肆里喝多了,才无法遏制内心荡漾的春情,一把拉住这家酒肆老板的小女儿凯丽莎的玉手,看似耍酒疯,实则是看着人家女儿家漂亮乘着酒气调戏人家罢了。

     酒壮人胆气,这话说的一点儿没错,刚一进酒肆人模人样的苏三蛋,被酒精刺激兴奋了,光天化日之下调戏的还是人家西域胡人的大美女,李号虽然也喝了不少,可他还能分清是非对错,对苏三蛋的行动采取了制止的措施,把他拉住凯丽莎的手费了好大的劲硬是拉了回来。

     果然是军人出身的家伙,苏三蛋一只手上的力量可以匹敌李号两只手,被李号拉回来的手又伸过去拉住了凯丽莎的手,凯丽莎只能强颜欢笑,体现出一个女子的柔情和含蓄大度。

     虽然是胡人,可人家也知道苏三蛋这样做既不是跳舞也不是开玩笑,而是非礼女性。

     作为姐姐的玛利亚为了保护妹妹不被随意调戏,她和李号两个加起来,抱住苏三蛋一只大胳膊,力图让苏三蛋放开妹妹凯丽莎。

     而关键时刻,一位看上去五十岁的男子颠簸地走进酒肆,看了一眼苏三蛋,知道他在调戏良家妇女,男子虽然对苏三蛋的行为不大赞成,可他也不来阻止。

     后院的酒肆老板胡伽听到响动,亲自来到了酒肆,却瞧见苏三蛋正在调戏他的女儿凯丽莎。

     挑选了一个空位置坐下的男子,把手中一柄宝剑放在长条木桌上,好像酒肆里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的一样,语气极其平和地叫了声:“老板,来一只烤羊腿,再来二斤上等的葡萄酒。”

     别人都顾不上要酒要肉的男子,只有老板胡伽把脸看了过去,突然,老板胡伽惊叫:“哎呀,李将军大驾鄙肆,不胜荣幸,我马上吩咐为李将军备酒添肉。”

     被酒麻痹了神经的苏三蛋哪里管什么王将军还是李将军,他依然拉着凯丽莎的手不放松,嘴里的话不堪入耳:“小妞,你好漂亮,我要你陪我睡觉,给我当老婆……”

     见了李将军,老板胡伽的胆子比喝了十几碗酒的胆子还要大,大步流星走过去,抓住苏三蛋胸前的领角,吼了一声:“你好大胆子,朗朗乾坤竟然无礼于小女,你不看看李将军在此,还不住手。”

     听了李将军三个字,苏三蛋把脸转过去,他被葡萄酒喝多了脑子不好使,眼睛也花了,摇了摇头,凝神定睛看坐在长桌前的男子。

     威严凛凛,义堂不凡,一看便知是哪家高贵,苏三蛋赶紧松开了自己的一双手,心中的酒意清醒了一半儿,心想:“酒肆老板称他李将军,不知道是哪个李将军?大唐的李将军有千千万万,只说那处在高位的几个,就有灵州道行军总管李靖,并州都督李绩,这两位是大唐的北疆长城,好像两只猛虎一样雄视突厥狼子,其余的还有李道宗、李孝恭等,这些都是大唐皇室成员,也是大唐的猛将,胡伽口中的这位李将军不知是哪位,求上天保佑,千万不要是我想到的这几位神格级将军中的一员啊。”

     松开了凯丽莎的手,苏三蛋感觉到事情不妙,用一只手捣了李号的胳膊一下,李号凑过来,苏三蛋用极其低的声音告诉李号:“跑!大事不妙。”

     瞅准了酒肆的门,苏三蛋给两腿鼓劲,做好了逃跑的气势,李号紧随其后,如果苏三蛋逃跑,李号准备跟在他屁股后面就跑。

     苏三蛋两手提起了脚下的袍子,撒腿就跑,李号不甘落后,距离苏三蛋不到一筷子长。

     被酒肆老板胡伽叫做李将军的男子,伸出一只脚,放在苏三蛋腿前,扑腾,苏三蛋就跪下了,李号眼快,赶紧止步,差一点扑在苏三蛋的后腰上。

     “说清楚再跑不迟!”李将军不愠不怒,脸上尚且平和。

     这下完蛋了,今天真不走运,遇上谁不好,却遇上了一位将军,如果让这位李将军知道他是程处亮麾下的一个队正,军人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苏三蛋懊悔莫及,心中连连叫苦。

     挡住苏三蛋的去路,李将军让苏三蛋把他的来历说出来。

     天下李将军多得是,谁知这个李将军是不是也是一个低级将军也说不定呢,苏三蛋抬起头,看了看李将军,让李将军先把他自己的来历说清楚,总不能随便见个将军就给他说来历,这样做太不值得了。

     呵呵,李将军终于是遇上了一个刺头,苏三蛋他敢白日调戏胡人美女,他就有胆量与李将军对话。

     这位李将军对于苏三蛋这般态度对他,好像并不生气,微笑着说“我是李靖。”

     开什么玩笑,李靖来一个胡人的酒肆喝什么酒吃什么肉,他麾下兵多如牛毛,想吃想喝恐怕不用自己亲自来一趟酒肆吧,不要说随便叫个士兵就是叫个将军给他买吃买喝都不为过,怎么会自己只身来此?

     骗局,苏三蛋认为肯定是一个说不定和他一样只是个普通队正前来诓他,把他自己说成李靖来吓唬人,这个世界上狐假虎威的大有人在,这也就是苏三蛋让李将军先说他自己来历的理由所在。

     当李将军说出了他是李靖的时候,苏三蛋根本不相信他就是灵州道行军总管李靖,还一度认为李将军冒用李靖的名声来吓唬他。

     胡伽的长女玛利亚对于苏三蛋的鲁莽看不下去,走过来,指着苏三蛋的鼻子,骂他轻狂:“这位就是你们大唐堂堂神将,你竟然不认识,真是长了一双只会认路的眼睛。”

     听了玛利亚一言,苏三蛋愣了半天,歪着脑袋,半信半疑地问:“你真是李靖?”

     李将军正襟危坐,很认真地点头,承认他就是李靖。

     罢了,除了招供,还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就是程处亮亲自站在这里都救不了他,就是牛魔王程咬金来了恐怕都难救他,苏三蛋这时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官大一级要死人,不服软不行了,李靖是得罪不起的,他在皇上李渊面前说话都有份量,何况他这个小小的队正,闹不好被就地正法,也没人替他申冤。

     牛魔王程咬金虽说是鼎鼎大名,可自己今天做了见不了太阳的事情,程咬金就是想替他申冤恐怕也没有有力的证据。

     双膝着地,叩头谢罪:“李将军,我知罪了,今天是我多喝了两碗,昏了头,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情,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为,我甘愿受罚,请李将军治罪。”

     呛一声,李靖从剑鞘里抽出了利剑,剑锋对着的是苏三蛋的喉咙,“你真不怕我杀了你?”在场的李号几个人看得出来,李靖好严肃。

     剑锋都逼到脖子上了,苏三蛋面不改色大义凛然:“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要受到惩罚,能死在像将军一样的神人剑下,我苏三蛋犹觉荣幸至极。”

     死定了,死定了,关键时刻就是求饶难保性命,苏三蛋啊苏三蛋你是愣呢还是傻,为何不求饶,没想到美女没调戏成,你就要带着处男之身离开这个世界了,不值,李号心想。

     又听呛一声脆响,速度极快,刚才还架在苏三蛋脖子的剑此刻已经回到了剑鞘,安然地躺在长条木桌上。

     任何人都没想到李靖竟然会饶了苏三蛋,剑也收回了剑鞘。

     作为一个大将军,苏三蛋当面顶撞他,他不但不生气,还站起来亲手将跪在地上的苏三蛋扶起来。

     站在李靖的面前,苏三蛋傻头傻脑,他刚才也和大家想法一样认为李靖会杀了他,可事情还是出他预料之外。

     不知道李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除了想到李靖的高尚人格外,苏三蛋再找不到第二个理由,李靖把一手搭在胡须上,轻轻捋了几下,对苏三蛋投来了赞赏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