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 小姐脾气
    今天,苏泽拖着受伤的身体出来找他们,可见事情已经紧急到非做不可的地步。?¤ 这次他又会怎么做呢?

     让眼前的少女直接将玄夜刺杀?还是用更激烈的方式来对她们,这些都不无可能。

     坐在马车里,玄舞的一颗心都是悬的。

     再看玄夜,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莫不是有什么话想对她说。玄舞挑开一点马车帘子,朝外看去。

     玄府就在街市边上,出来没几步远就到了闹市。

     此时时辰尚早,街市上摆摊的虽多,却还没有什么人出来走动。

     平时玄舞没多少机会能出街,此时就是没人,看着倒也新鲜。车外的空气新鲜,不像马车内这么沉闷,还有不知明的味道一直在考验她的忍受力。

     马车在路过香花园的时候,玄舞特别留意了一下,当她看到园前连那此时该出园归家和在园外撒扫作活的人都不存在,她知道,苏家的动作远比她想的快得多,手段也更狠得多。只怕昨日那些眼见着苏泽丢丑的人,已经不知去向了,不然他哪敢这么大张其鼓的出门。

     “铛……铛……铛……”

     远处传来鸣锣声。

     这声音是隶属于京都所特有的,那说明皇宫内有消息传出。? § ◎

     “铛……铛……铛……”

     随着呜锣声越来越近,玄舞他们所乘坐的马车也慢了下来,朝路边靠了过去,直至停在路牙子上。

     “规避,规避!”

     随着皇宫内侍的逼近,苏泽跳下了马车,朝为的那人一拱手,问道:“安公公,这么早出街,可是有什么事?”

     专门负责对外宣读皇宫内息的安东海看问他的是苏将军的二子,不无恭敬的回道:“苏二爷,杂家领权贵妃旨,昨日楚妃娘娘小产,今日起都城禁纳喜采集奔走娱乐三日,以祭未出世的皇子。既然苏公子现在知道了,还是赶紧回府去吧,犯了禁就不好了。”

     楚妃娘娘,那不就是外祖家姨母?这是又小产了,这都第三胎小产了吧!

     权贵妃现在这般大肆宣扬,一方面彰显了她在皇家的威严和她的慈悲做法,还一并将楚家的颜面扫地。只怕很快,整个京都都会质疑起楚妃的生育能力,毕竟她被传出小产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就是再得皇上恩宠,又如何呢!没有子嗣,在皇宫就没有未来。

     “是是是,我这就回府!”

     等安东海走远了,苏泽这才又回到马车内,马车继续往前走,却没有要掉头的意思。 §§  ◎

     对于苏泽的做法,玄月同样疑惑不解:“苏哥哥?怎么……”

     “安公公刚不是说了嘛!让咱们赶紧回府!”

     “可是……”

     “安心吧,不会有事的,不可能楚妃娘娘小产了,咱们都不吃不喝关在院里不出门办事了吧!”说这话的时候,苏泽连看都没看玄舞一眼。

     苏泽难道不知道,楚家可是她母亲的娘家,这是丝毫没将楚家放在眼里啊!

     只怕不只是苏泽,整个苏府,还有别的世家也该一样吧!看着聚在苏府门口等她们的那几人,玄舞不得不承认,她玄家在这个时候,已是在朝中不得势了。

     父亲难道一点都不知情吗?

     马车停在苏宅大门,苏泽先跳了下去,然后去扶了玄月,等玄月下去了,玄舞对玄夜说道:“你且下去等我一会,我整理下仪容。”

     玄舞这一路可说是安静至极,此时说要整理仪容,苏泽忙道:“叮当,留里面帮帮舞姑娘”。

     玄舞却道:“我不大习惯让陌生人伺候,你也下去吧!”态度是格外的强硬,说话也冷冷淡淡的。

     苏泽和玄月以为玄舞是在跟他们闹大小姐脾气,毕竟是不太自愿被请出来的,也就没大吭声,只是玄月小声嘀咕了一声:事多。

     玄舞只当没听到,视线盯着在马车内等着服侍的少女。

     “我来帮姑娘吧!”少女还在坚持,可能是苏泽了话,却没有收回,也可能还有别的。

     反正玄舞是不予接受,她就盯着少女,等着她下去,她不下去,那她们就僵持着好了!

     苏泽在外面又等了会,等不到人,只得说道:“叮当,你下来吧!”

     等少女也下了车,玄舞才对站在马车外等着的玄夜说道:“夜儿,你站门口等着我!”

     却是要他守着门的意思。

     因为玄舞总算想起来她闻到的是什么味道了,那是死人才有的独特的气息。不是气味,而是气息,别人闻不着,她却能,虽然已经被处理得很好了。

     玄舞脱下外衫,快的在马车内查看起来,这么大个马车,想必死人是放到夹层内,或是车内另有隔间。

     仔细回想进马车前看到的大小和长度,轻敲车壁和底板。

     “姐姐,你快点,这么多人都在等你一个呢!”

     车外传来玄月催促的声音。

     一到外人面前,玄月平日在玄府内对玄舞的恭敬有礼似乎就少了很多,还时常指手画脚的有所命令,可能是为了彰显她在玄府的地位吧!

     玄舞没有理会她,因为她已经找到位置了,就在马车的前壁内,果然还有隔间。

     可要从哪才能打开这道隔间呢?万一是从前面打开的,那就难办了。

     玄舞摸索着边缘,用手指的肌肤一点点的感觉,如果有门,只要开关过,关合处必然不会太紧。

     随着吱嘎一声响,外面同时传来苏泽的声音:“好了吗?”说罢竟要上前去掀车帘。

     可能苏泽是听到了里面的声响,才会这么急切。

     还好玄夜将苏泽扯了一把,让玄舞有时间迅的坐回榻上,拣回外衫随意披在了肩上,虽然那样子看上去很不雅,也好过苏泽一眼现玄舞的意图。

     看着被掀了一半的帘子,玄舞惊叫一声,随手抓起了几上的一个茶壶就照着他的头砸了过去。

     很好,正中目标。

     看着挂在苏泽满头满脸的茶叶和水珠,玄舞憋住笑一脸惊恐的吼道:“玄夜,还不快将这不要脸皮的无耻之徒拉开!”

     候在外面的几人听到玄舞的惊叫,都先是一呆,随后起哄道:“苏泽,你这是想姑娘想疯了吧!人家姑娘整理仪容你都要偷看,这下挨打了吧!”说完都哈哈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