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孪生
    越人心穿越到大梁朝的第一日,放眼望去高楼城墙远布,摇摇晃晃,上下颠来倒去。

     当时的越人心正在纳闷,低头瞧见马头鬃毛飞起,本想探头想去研究个清楚,却不想马儿突然张嘴,舌头连着口水四溅出来,形成万千策马奔腾的小水珠。这些小水珠果不其然地拍打在越人心的脸上,可算是把她拍打清醒了。

     穿越了?!越人心告诉自己。方才的她,正骑着自行车往前狂奔,忽然间迎面撞来一电动自行车,那车逆行速度飞快,她是一瞬间便被撞翻了的。只眼睛黑了一会儿,再清醒便坐在了这高头大马之上,颠得七荤八素。发懵了一小会儿,她的身体就这么挎着马跨进了城墙的朱红大门,且没有撞到任何东西。

     骑马的感觉非常畅快。她的身后软绵绵的好像靠着什么东西,但因为她身在马上,马踏飞燕一般地行进,她并不能感受到脑后的真切。等到这马渐渐自觉地慢了下来,越人心的思路也就越清晰。眼睛的余光扫过身前,发现自己这古代一群挎着马的两腿之上肚子中央的地方,好像有一双宽大的手掌。这忽然间多出来的一双男人的手吓得她大叫一声,想着以前在学校里学的女子防身术,胳膊肘就这么往后猛地一击——

     “嗯?”头上传来一个男声,这声音类似便是个和她实际年龄差不多的二十来岁青年,似乎很是莫名她为何要伸出肘子捶他。

     身后的男人把马停住,利落地便跨下马来,随后走到马头前一手继续控制着缰绳,一手伸向她。

     越人心向男人的脸看去,口中脱口而出两个字:“皇、皇叔?”

     嘴比脑快,她的脑袋此刻才开始运转。陌生的记忆涌入她的脑袋,她竟然发现她对眼前的人是有印象的。

     此人乃是她唯一的皇叔越枫琰,在她爹的那一辈中排行老六。前几个叔叔不是早年夭折,便是在前朝的皇权争斗中败下阵来。

     她仍然望着皇叔。他是英俊的,饱读诗书的温雅气质和常年练兵的武人风采杂糅在他的眉眼之间,目光温柔不肤浅,唇边微笑不外漏,越人心可以读懂他表情的多种情绪:关怀、守礼、不容置疑。越人心将手递过去,由着他将自己扶下马,在他的身前站定抬头一望。

     越枫琰将马绳递给身旁的随从,随后在她身前做一个手势,示意领她进了一旁的门扉,护着她走在石板路上。穿过院子里的一片竹林,越人心抬头望了望皇叔,目测他能有个一米八几的模样。

     这一思索也迅速地让她注意到了自己,伸出手来在自己脑袋上比了比,瞧见比皇叔的下巴还差一丁点。现在的她生理年龄十六岁,在这古代也算是长成了。脚踩在路上跺了跺,感受到脚在鞋里自由地舒展,知道这个朝代没有裹脚也是一件大幸事。

     越枫琰倒是看到了她在比划身高,望着她说:“怎的察人高矮了,是思忖你自己再长几寸?”

     越人心仰头望望他,他的眉目有悦人的功效,没有对她造成过分的惊吓。但她惊魂未定,想想眼前的场景和方才骑自行车撞电驴的场景,这个转换着实太快,她摇摇脑袋,说道:“没事,只是方才马上颠得头疼了。”

     竹林过后便是一泊水,这时候正是太阳下山,夕阳斜照的余红温暖铺下来,越人心顺着水上看过去,不远处是一座竹扎。越枫琰站在水边爽朗地深吸一口,似笑非笑地对她说:“今次有你喜欢的人来,还不大步跑去见他?”

     越人心一愣,还没来得及深想,便见竹扎前已经站了一名少年,还是白面的胶原蛋白丰富的少年。

     水的那头,竹扎前面,余晖下的少年大吼一声:“傻子,你麻溜给本太子跑过来!”

     越人心望着对面那个张牙舞爪的少年,和自己差不多大,长相颇为白面俊俏,甚至有些阴柔。但听到他在远处大喊“本太子”,她发觉她的脑袋对这个少年也是有印象的,经过思考,她确定了原来他就是她的孪生弟弟越倾。

     越人心向着竹扎走过去,她弟弟也向着她奔过来。等到俩人相会的那一刻,四目相对,越人心愣了一愣,往脚边的水里看去,此刻的她身着一身素淡的旧袍子,这袍子看上去是道姑穿的,转念便想起了自己现在就是被皇叔从山里面道观接回来过节的。

     瞧完了自己的衣裳,她再往脸上看去,先是一惊,她和她这弟弟越倾的脸长得如此肖似,竟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世上竟然又这等事?在生物遗传学里也算是少有的相似了吧。除却相似,他们两人的这般容貌也是美艳至极。此刻的她未施脂粉,却已算是让自己惊了一番,虽然说她穿越前也算是个漂亮姑娘,但和这副皮囊相比,还是远远不及了。

     大约也是这皇族的基因使然?瞧完了自己,她仔细去看着水中的越倾,他因为常年在宫中娇养,皮肤比她更要白嫩多汁,若要说艳,这家伙,只怕薄施点脂粉,再披着一身女人打扮就安能辨我是雄雌了。恐怕她这吸着道观丹药粉尘长大的女孩儿,是不及她这一母双生的弟弟了。

     正思索间,只见她弟弟从背在身后的手中拿出一个木头块,狠狠在她脑袋上敲下去,这敲得她脑袋“梆”地一声,越倾先是笑了半天,随后抬头看她疼了,又将手伸到她头上替她揉了揉,说:“疼了吗,傻子?”

     越人心揉着脑袋转身向着来时的竹林望去,只见皇叔微微向她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很快便消失在竹径的深处。合着这皇叔只是送她进了一道门,让她和越倾多些相处时间?也的确,她穿越前的这个身体,在路上已经和他说了好一会儿的话了。

     遗憾的是,她的身体方才穿越前已对着皇叔说过,她想越倾这个弟弟都快想疯了,恨不能立刻扑到他身边去跟他玩耍。记忆里这个方才的女孩儿,说话的样子颇像是一头小兽刚从笼子里放出来,兴奋地很。皇叔也对这头小兽说,他晚上正好有些要事同人商议,便不能继续陪着他们姐弟了。

     可是此刻的越人心眼看着皇叔就这样走了,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毕竟他是她穿越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她方才看到他时,莫名的有些惊喜,此刻却只剩下些莫名的失落。

     越人心吃了越倾这么一闷棍,确实心里有点憋屈,于是回过头来说:“当然疼,打你一下你说呢?”一见面就拿着木头敲她,这是正确的亲生姐弟见面的招呼方式吗?还是他这个弟弟,脑袋有点毛病?

     她弟弟捧腹笑了一会儿,才开口说:“咱两个不是说好,下次见面谁长得矮,谁就得挨打。我吃你打吃了好几年,今年总算翻身了,你今年可是真的比我矮了。”说着他挺起胸膛,比着她脑袋的发髻。随后他发了发愣,将手比着她额顶,这才在表情上又理直气壮了点。

     越人心在水里又看了看,才注意到越倾今天这个头发梳的松散,只是在披发之上用绸条将中间一束略绑了绑,仍旧是全然垂下的。而自己后脑勺那个道姑样的发髻凸起好大一个包,还真是给她增了些高,于是将越倾手里的木块抢了来,笑了笑:“我说好弟弟,这样不能算你赢了,你得让我打回来。”

     越倾闪身:“那可不行,你明明就是比我矮了!”

     越人心:“有什么不行的,我反正不能白挨你的打。”

     说着两人追逐起来,越倾想着法的要从她的手里把木块拿过来,眼看着她也闪躲腾移地轻巧,于是奇怪道:“傻子,你怎么变得机灵了,这不合常理啊。”

     越人心几次就要打到他的脑袋,然而都被越倾轻轻巧巧地避了过去。他躲了好几次躲过了,便笑嘻嘻地说:“其实你每次也打不中我,但你就喜欢哭,我看你哭我便受不了,只好伸过脑袋去给你打。这次看你机灵了,我就不给你打,你气不气?”

     越人心看他虽然言语里是亲昵意味,但总是叫她傻子,这让她这个现代女青年心里不太爽快了。她小时候也是个野毛孩子,在农村生活过一段时间,上山下河偷西瓜都是一把好手的,怎么能吃这个白挨打又被叫傻子的亏?虽然心理年龄早已成年,但这副身体只有十六岁,心智大约也同化了她一些,她内心的熊孩子就这么被激发出来了。

     她按耐一口气,非要打到越倾的脑袋不可。

     看她瞪着一双眼目的性明确,浑身上下散发着兴奋,越倾给她抛了一个媚眼,伸出手掌,在她额头上刮了一指,咧嘴歪笑一声:“这么激动干什么,病又犯了吗?太医的药又偷倒掉了?”

     他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她这副身体,以前脑子有病,神志一向不清楚。大约是早年查出来了病症,因为宫中命相的说法,怕将她养在宫里会克她弟弟这精贵的太子命,才把她放在道观里当傻姑子养的。这些年间若不是皇叔会时常来瞧一瞧她,她恐怕也没法安然长这么大。宫里头对她这个长公主,确实是完全不在意的。这也是个奇怪的现象。越倾同她是孪生,可能有些心灵感应,所以要比她的爹妈更在乎她。越倾小的时候皇叔也才十几岁,两个小孩儿一合计,每年就趁着上巳节这热闹时候,让皇叔把她接到王府上,然后他自己再找个过节好玩的借口去见皇叔,借此与这个疯傻子相处几天。年月久了,就成了习惯,坚持了许多年。

     所以越人心以为,这个女孩儿在她穿越前,恐怕是脑袋已被病症折磨得厉害,在马上受了颠簸脑电波出现了问题,正好和她这个撞上电驴的产生了交集,所以才导致了穿越。当然她也不专业,穿越这个事情的原理,她只能是瞎猜猜附会一二。

     越人心说:“是少吃了几回药,但请太子殿下您老别叫我傻子行吗,你就不怕我生气吗?咱们可是亲生的姐弟,你也忒不尊重你姐姐了。”现在她穿越过来,脑子那是杠杠的好,以后这个“傻子”的昵称必须得取缔。

     越倾趁她这时候没有留神,忽然从她手里将木块又一木头敲过来,敲得她脑袋嗡得一疼,竟而撕裂头晕起来。越倾说:“这就不对了,谁长得高谁就是大,我们说好的,现在我是你兄长,你是我妹妹。”

     越人心捂着脑袋疼的厉害,眼前这小孩儿没轻没重,不知道伤人多疼:“你知不知道你简直就是个熊孩子?”她心里想着,如果不替爹娘好好教训他一顿,实在是解不了这心头恨,虽然亲爹娘自己都不记得长什么样子了……

     说时迟那时快,越人心朝着他的脑袋顶子就是一巴掌过去。现在手上没了武器,就只能徒手战斗了。这种原始的打斗方式也就是拽着对方的头发跟对方扭斗在一起。越人心这个穿越和别人都不同,一来便和人打起架,这是一个穿越者应该办的第一件事吗?难道不是像别人一样,静静地思考着人生,思索怎么勾搭一下宫中的各位皇子,或者是来癸水的时候没有卫生巾该怎么办吗?但她一来,各位皇子都是自己的亲戚,她未来也就只能再驸马上动动脑筋了。

     能有点出息吗?不能女尊吗?当个皇帝啥的玩转朝廷啊!这些思想在她打架的时候一闪而过,通过征服眼前这个男人达到内心征服天下的目的,是她现在的主要动力。她和越倾扭打着,腿被越倾这个毛孩子绊了一绊,就这么狂野地和他抱着摔在了地上。还好是越倾先着地,给她作了个厚肉垫子,她心里满意地很,正打算挥拳出击,握着拳头的手却一把被越倾抓了住。他攥着她的手强硬地滚了滚,翻身做了主人,这时候的两人都要滚进水里去了。

     越倾:“又动手打兄长,你又打不过我。明明说好的我高我当哥,你现在就反悔了,你还是不是我的小傻子了?”

     越人心:“打架呢,专心点。”她伸出另外一只手扯他落在肩膀的散发。

     “嗳嗳嗳……你别总拽本太子的命根!”越倾没有防着她这一手,头皮瞬间被拉扯得生疼,龇牙咧嘴地叫起来。越人心龇牙咧嘴地笑着说:“我就记得我比你早半个时辰出生,横竖你得叫我姐姐。”

     打架是动物的原始冲动,越人心没有想到越倾对于当哥哥这件事这么的在意。他好像打红了眼,也非要通过征服她来征服这个长兄的地位了。

     越倾歪着头认真跟她打着,眼睛瞪了老大,两人才刚从水边上都站起身来,没留神他便在她肩膀猛地一推,只听扑通一声,水花四溅,越人心脑袋后仰摔入了水中。

     竹扎边的水不深,越人心喝了几口凉水站起身来,胸口压着怒气。对于穿越,她到现在仍是懵逼的,这一经打,脑袋也裂了。

     即便是将她淋得满身湿漉,这熊孩子呼哧呼哧躺在一旁喘了半天粗气,也没生了半点怜香惜玉之情,他偏着头在岸上看着她,手指勾一勾,口中道:“叫我兄长,我就拉你上来。”

     越人心嘴里吐出一口水,三月的冷风在脑后嗖地吹过,整个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越人心是累了,这样的冷风吹着她,她忽然醒悟过来,穿越就是意味着和以往熟悉的所有都断了联系,她是一个新的人,周遭都是新的环境,而且在古代民主不健全的封建社会,她的命是不是也会操纵在别人的手里?那么她现在同太子打了一架,不会被他告状,然后治她的罪吧?心中不免感慨一声:这穿越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

     越人心觉得自己需要一个人呆一会儿。她这么想着,便一个人拖着沉重的步子从水里走出来。这一出水,便见裤腿已变成了泥腿,鞋子中亦是灌满了泥水。她费劲蹬掉鞋子,也不理会岸上那正嗤笑她的熊孩子,径直便向着竹扎走去。

     到了竹扎跟前,却见门扉上了锁,只听越倾说:“钥匙在我这儿,你就叫我一声兄长,我就开门,你要是不叫呀,我就不开,让你冻着。”

     越倾踱着步子走到她身前,抓起门上的锁头晃了晃。门里忽然响起了小太监尖细又稚嫩的声音:“太子殿下,奴才真的数完了,您把我放了吧太子殿下……”这声音因为年幼,又带哽咽,听来令人不忍。越人心想想,将来自己会不会也这样?不禁冷汗跟着冷水直往脖子里流,开口道:“这,这个小孩儿是犯了什么错?”

     越倾问:“你数了多少?”

     小太监答:“一……一千三百八十四粒米。”

     越倾道:“错了,重数。”

     小太监:“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

     越倾也不理他,而是将胳膊支在门扉上,对着越人心摆了一个准备壁咚的姿势,不怀好意地笑:“傻子,里面的小太监123言情正被我倒吊在门边数米呢。”

     越人心一听123言情这名字,莫名生了好感同情。于是问:“你让他倒吊着,这多残忍,你是太子大人要有大量,仁慈仁爱之心老师有教吧……现在是尊儒家孔孟的吧?”

     越倾道:“孔孟自然是尊的,但是,本太子交代他给孔雀喂米,他却将米撒了一地,这却是他的不对了。现年正是灾年,父皇说为太子要体恤民间疾苦,以身作则,不能浪费点滴粮食。这个123言情竟然这么大意打翻了米碗,本太子当然要罚他。”

     越人心听得越来越生气:“你的脑子浆糊了吧,有病得治!”

     越倾摇头晃脑撒起娇来:“那……你叫我兄长嘛……叫了我就开门放他下来。人有恻隐之心,好傻子……”

     越人心叹一口气。里面好歹是个人,倒掉着数了一遍又一遍,脑袋还不充血爆掉。她叹口气:“兄长。我叫了。现在开门把人放下来。”

     越倾大喜,伸出手指头在她鼻尖又是一勾:“这才乖。”说着便从腰间拔出钥匙,三两下的开了门。越人心担心里面的小太监会有不测,赶忙地奔了进去,却只见那叫做123言情的小太监就在门边好端端地站着,抬头瞥了她一眼,随后便和越倾那浑小子四目相对着笑。

     越人心一脸黑线。

     越倾忽然便搂了过来,将手搭在她肩膀,又是揉又是捏,一时好不殷勤。他捏了一会儿道:“傻子,以后不要逞能了好不好,你就承认了我大有什么不好呢?”

     “你大,你哪儿都大。”越人心这时候已经打定了主意。方才只顾着姐弟身份,忘记眼前的弟弟乃是个太子,太子就是将来的皇上,那是能随便得罪的吗?以后她得对他好点,让他多记住她这个姐姐的好,那暂且让一让他吧。只要让她能够安安静静地活着待着,她就心满意足了。尤其是现在,刚刚穿越过来便掉在一匹马上,脑袋都颠出问题了,这才下了马还没捋清楚思路,就又被混小子闷了棍,最后被推在水里,这也算是够没头没闹了。

     那么究竟把她推倒在水里,是算越倾犯规,还是算她输了?

     事实上她是姐姐,她的内心是绝不会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