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拜月无眠
    拜月节,是月国的一个古老的节日,源起月国第一位皇帝也是第一位女皇月曳。

     月曳年轻狂傲却又极其善谋善战,一年时间便把各国打了个遍,又在夹缝中抓住机遇建立了月国,后又用五年时间把月国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国迅速成长成美丽富饶的泱泱大国,更训练了一支强悍到让敌人闻风丧胆的赤天军。

     但天妒红颜,月皇在二十二岁那年的四月九日莫名逝世,举国哀痛。月国的臣民为了纪念月皇,便在每年的那天对月祭拜彻夜不眠,后来代代传承下去便有了拜月节。月皇没有子嗣,赤天军的最高头领便选了她生前最爱的也是唯一的男宠泽做了皇帝,后来世代皇帝皆是泽皇的后代男儿,到了这一届才又有了女皇。

     山下的集镇一片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果然很是热闹。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出来了,他们或成群结队或独自一人,对着天上同一轮明月真诚地跪拜。有些文人也会拿着诗稿焚烧用以祭拜月皇,而年轻的成对男女也会祈求月皇保佑他们的爱情长长久久。

     半衣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对什么都感兴趣,一时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展袍看到她难得兴奋的样子,顿时拍着胸脯保证定会让她今晚玩得开心。

     只见他拉着半衣七拐八拐进了一条灯火通明的街道,那街道左边一排摊铺卖的是各种小件,右边一排却是各种吃食,中间不过两臂宽,此时人潮拥挤。

     “看你这么开心,本大爷今天就带你玩遍好玩的地方!”展袍拉着半衣在人群中穿梭,一边使劲得往前挤一边回头对她大笑道。

     半衣对天翻了翻白眼,只怕还没玩成就被挤成肉饼了。

     展袍一边和半衣介绍摊子上各种零嘴一边不停地扔银子打包,买完自己抱不下又转手塞给身后的半衣。不一会两人手中就已经满满当当了,他们只得一边走马观花,一边不停地吃着手中的各种零嘴。

     忽然,街道一旁的湖边传来一阵丝竹声,隐隐约约似有歌女在唱歌。他们又忙向湖岸走去,只见湖面一艘花灯船静静地停在中央,哀怨动人的歌声从船里传出。

     风不言

     吹散多少华年

     回眸一笑间

     淡了明月

     罢了当日花台前

     乱红飞溅

     执手说一生缘

     在桥头并肩

     连纸伞都碎在江南烟雨天

     月色暖

     流过谁家青石板

     雨未干

     断了又续相思成一盏

     不说重逢是缘

     不言别离将难

     今夜风月没渔火阑珊

     莫回望

     流水落花不禁看

     不若将韶华换作

     轻歌与酒伴

     几番山花烂漫

     几回霜林尽染

     依旧是这场烟雨不散

     半衣听了一会,觉得歌词太过悲凉,不想再听就要离去。一转身发现展袍不见了,她想离开湖边去寻,却又被后来涌上的人潮挤的动弹不得。

     忽然,不知身后谁推搡了一下,手中的东西洒落一地,失去重心的半衣眼看就要掉入湖中。就在这一瞬间,半衣被一只手及时拦腰抱回。

     容之?半衣看着这个又救了自己一次的羸弱少年,他脸上微微出汗,想必刚刚那一使劲损耗了他不少力气。

     “谢谢。”半衣轻拍胸口对容之道。

     容之对半衣微微一笑,便拉着半衣离开了人群。

     “这歌词不合你意?”两人漫步在岸边,容之侧头问道。

     “只愿同起同眠,忘却俗事繁杂,只乘风,执手游戏人间。”半衣没有正面回复,折着柳条飘渺又坚定地说了这一句。

     感情被刻意渲染过度做作,到最后连相爱的两个人都迷失在这份水墨画般的所谓的爱情里,只顾着哀怀情伤,却自始至终不懂爱为何物,岂不悲哉?谁能坚定不移至情至性,谁能与我在俗世中永默契同心,谁能与我相视一笑便能融化冰雪温暖我心?

     那我便,愿乘风,执手游戏人间。

     “入世知世,谁也逃脱不掉一个俗字。”容之停下来对半衣认真说道。

     “或许吧。”逃脱不掉?她不信,就算真如同容之所说,那她也要拼尽一切力气,找寻回并修复这段感情,她不会做相忘与江湖这种傻事。

     半衣转过头第一次仔细看着容之,这个少年初见时身上那种清丽的光华从容的姿态让人不敢直视,相处些时日后,却又发现他的心怀并非如他年纪那般稚嫩。他在课堂上的答辩让她惊觉他的聪慧剔透,他的人格魅力让她欣赏不已,他眼中偶尔闪现的一丝沧桑又让她迷惑不解。他时常面带微笑,纵然烦恼时也不曾收起,让人观之可亲,只是那笑容不达眼底。

     这个少年很好,她第一次觉得难得有个人入了自己的眼,但对他却始终有种莫名的戒备。

     “我脸上有东西?”容之微微一笑,却没拿手去摸脸。

     “你脸上没东西,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好看而已,就像天上那轮明月,让人动心却又触摸不到啊!”半衣一指今夜人人膜拜的明月,夸张地苦着脸抚胸长叹。

     容之大概是没有料到半衣也有这种模样的时候,又或许是被突然的赞美弄得不好意思,他咳嗽一声,脸上有丝尴尬,也忘记了微笑。只是很快,他脸上又恢复了从容淡笑的模样。

     “天上太寂寞,需要有人把我拉下来到这热闹的凡间走上一回。”容之声音带着笑意,又向半衣伸出一只手来,“月当空,照无眠,愿乘风否?愿执手游戏人间否?”

     半衣哪里不知他是回应自己的调笑,暗道这个人还真是小气啊!自己也不能太忸怩,今夜月下无人眠,不若同美人一同月下游,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半衣上前握住了容之的手,他的手一片清凉,不温暖也不冰寒。

     容之也不诧异她的直接干脆,他轻轻握紧了些她的手,随着她的步伐漫步在这月下。

     月下这对人体态风流,手牵手在朦胧的夜色中闲适漫步。在别人看来,即不像一对情意绵绵的情人,也不像君子之交的朋友,倒是让人有着神仙眷侣要踏月而去的错觉,至少在展袍眼里是这样觉得的。他看了一会,还是追了上去。

     “你们怎么走在一起了?”展袍好奇道,他的眼睛又很快被那拉着的双手吸引住了。

     半衣哪里不知他的小心思,只怕他有些嫉妒自己可以握着他心中的美人了,只是前几日还夸自己是美人来着。再说这是他第几次约自己出来玩,又中途丢下自己不管了?

     半衣握紧容之刚想松开的手,又一脸得色拉着前后摇摆了几下,倒像是故意在某人面前炫耀般。

     忽然,耳边一声轻笑,半衣转过头,只见容之满眼捉狭地看着自己,很像以前礼秀那般神色。她又想起刚刚自己那一番动作竟似与礼秀相处那般,心一顿呆住了,待回神看到自己还拉着人家的手,顿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忙松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