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出手相救
    “太子皇兄你也太善良了,像这种不杀难以平民愤,不杀鸡儆猴日后那些个婢子还不欺负到皇家头上了。”七皇子上官致远声音稚嫩的说道,眼睛还不忘撇一眼坐在轮椅上的五哥,这个五哥真是的,永远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连八妹伤成这样子都不说话。

     楚柔抵着头思虑良久,猛然抬头铿锵有力的说道:“好!”无论如何赌一把还是有一线生机的,身为特高级特工指挥官面对骨折脱臼这些常有的伤还是较为常见的,然后对着众位娘娘皇子公主们说:“不知德妃娘娘可否应允臣女看看八公主的伤势?”

     “小姐,小姐不用勉强奴婢愿意以死谢罪,只要小姐好好照顾露霜妹妹奴婢便死而无憾了。”露雪说完挣扎开侍卫的束缚对着厅内一根盘龙金柱撞了上去。

     楚柔一皱眉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拉住了露雪的手腕,露雪踉跄了几步站稳了看着自家小姐痛哭流涕没想到小姐竟然对自己这么好,若是有机会活着出去定会为小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许是上辈子集了德才会遇见这么好的主子。

     楚柔用着两个人的声音浅声说道:“不试怎么知道,也许有机会呢。”露雪见此嘟着嘴巴点点头,万分感动无以言表。

     在场会武功的人骤然颦眉,她这速度?难道会武功?最惊诧的莫过于墨傲天,他深邃似千年寒潭的冰眸释放出一股不明所以的怒火,为何此时的她这般果敢大胆?宫染液看着墨傲天的表情只是嘴角一勾并未言语。

     见楚柔走进八公主,太子又开口说道:“既然你不死心也罢,若是能治好八妹本太子就放了那贱婢,若是治不好连你一并责罚。”区区一个女子竟这般不懂规矩,不识好歹。

     “一言为定!”毫不畏惧的冷眸直视着太子上官翎。上官翎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这女子的眼神好冷,似万年不化的冰川,虽相貌平平却有着与之不符的高贵气质,她是谁?

     众人让出一条道让楚柔走了过去,掀开帘子她坐在床边,虽说北辰对女子较为开放但毕竟是闺房放下帘帐还是有必要的。刚想伸手抚摸她膝盖时却听见楚玥不怀好意的话,愈发激发了她的杀戮。

     “三妹妹切莫装腔作势,明明不会还要硬撑着可不要辱没了楚侯府的颜面!”哼,就你鬼点子多,不就是想以此吸引皇子们的注意么,楚玥不怀好意的想着。

     听着他们这么说八公主更加害怕,纨绔嚣张的嚷嚷着:“滚开,不要懂本公主,在动我一下就杀了你。”

     楚柔无言的抬头却对上了德妃的眼神,她神情坚定几不可见的点点头,不知什么原因德妃十分喜爱她也十分信任便没有开口阻止,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女子不简单。

     “可不要逞英雄,若是八妹伤势加剧了本公主要你陪葬!”四公主指着楚芊浔脸色难看。

     可楚柔并未搭理她而是冷漠瞪着八公主,神色严肃的看着她,直瞪着八公主浑身发毛的时候方才开口:“八公主还想不想下地了?你这腿在不治就废了!”若是真是搁着三个月不治估计也就废了,一辈子这腿也用不上力了。

     一种震慑,发自内心的冰冷让八公主瞬间蔫了下去,楚柔身手摸了摸肿的老高的膝盖,膝盖从也只是轻微擦伤,轻柔的摸了摸骨头可还是引来八公主的尖叫和一众人等的议论,可她都没有放在心里。

     仅一盏茶的功夫楚柔松了口气,yd都特么的是庸医,明明就是脱臼了非要说什么骨折,真是庸医害死人呐。

     “八公主听我的口令,深呼吸,对放松放松,闭上眼睛就当要睡觉了……”楚柔轻轻晃动着她的腿,趁她松懈间猛然拉扯她腿部在一推便放下了,一切只在一瞬间完成行云流水。

     “啊——好痛啊!滚开滚开……”八公主扯着嗓子尖叫着,那声音甚至能贯穿整个皇宫,异常刺耳。

     “八妹!”帘帐外皇子公主们担忧的叫着。而太子上官翎则是直接吩咐侍卫:“来人,将这女子和贱婢打入天牢。”放肆,竟敢如此折磨八妹,本皇子要你们不得好死。

     德妃也在帘帐中,她一把推开楚柔搂住八公主泪如雨下:“女儿,是娘亲不好,娘亲对不起你。”实在急大意了,不该让这女子为女儿医治的,明知她不懂医术。

     此刻侍卫已然扣押住楚柔与露雪。却听见皇妃你娘娘风轻云淡的说:“柔儿你太不像话了,这回姑母都帮你了你了。”那模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搁外人看还当真以为是担忧她呢。

     “姑母你就别担心了,柔儿妹妹就是倔强的性子不吃苦就不会改,也不怪姑母,更无须自责。”楚玥唯恐天下不乱的添油加醋,心中更是欣喜万分,没想到姑母这一招就灭了楚柔,真真儿是有手段的。

     皇后娘娘亦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深深叹息一挥手示意侍卫将她俩待下去。这会在她看来傲天退婚还是挺明智的。

     露雪看着楚柔,小眼睛的哭肿了,蠕了蠕唇瓣只是一句“对不起”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感谢小姐了,至少这一世她没有白活遇到了这么好的主子死而无憾更不会怪罪于她。而楚柔只是浅浅的付之一笑,并未言语。

     待侍卫将她俩押出门时,屋内又传来了笑声:“娘亲,娘亲你看无忧的腿好了,无忧的腿可以动了,我们误会那姐姐了。”上官无忧也是个率真的性子,当晃动着腿发现依然可以动的时候一阵狂喜,更细崇拜楚柔自然称谓也成了“姐姐”。

     此时的侍卫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押着也不是放了还不是,很是为难!心中暗暗叫苦,这皇家人就是事儿多。

     “放了,放了,快将楚三姑娘放了。”这时德妃娘娘挥着绣帕擦着脸颊上的眼泪,走向楚柔苦笑着:“本妃误会楚三姑娘了,为表歉意中午就留在天凌宫吃午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