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纸上兵
    「我写不下去了」我看着自己的Word文档,敲下了这样几个字。

     我是一名科幻小说作家,虽然自己的小说不算畅销,但也算能够勉强维持着自己的温饱,所以工作也算勤恳,可眼下我遇到一个大麻烦!

     我失去了创作的灵感,故事不知该如何进行下去。

     关于这篇人工智能的故事当我写到最后那一句“因为这样,更像一个人。”时,我仿佛坠入了思维的黑洞,再也写不出一个字。

     一名科幻作家,没了灵感,这比没有双手还要严重得多!

     为此,我翻遍了许多中外的著作,希望由此吸取灵感,但可惜的是我一无所获,他们所描写的内容固然精彩万分,但我知道,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为此,我特意去求助了我在杂志社的编辑朋友,想从他那里获取一些建议。

     “你也知道,地球存在大约46亿年,人类的历史也就300万年,人类文明只有5000年,而科技迅猛发展才200年,这200年在亿年面前只是须臾一瞬,但却给人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的新陈代谢每7年更新一次,所以说现在的人无时无刻不在进化,你也不要把这事儿看的太重,没准休息两天就好了。”

     编辑给出的这个答复自然无法让我满意,他还没意识到我现在处于何种状态!

     “这个宇宙本不存在时间这个概念,只是人类为了记录而创造出来的,所以你的话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他犹豫了一下,无奈道:“你们这些科幻作家,写书都写魔怔了。”

     “我需要些有用的建议,好,那我直白一些,你觉得人类未来会进化成什么样子?”

     “呃~”他思考着,“我觉得‘时间’肯定是存在的,只是人类目前的认知还无法去完全参透,比较科学的解释是人类将从低维展开到高维,因为我们是三维生物,如果进化成四维生命,那么就可以触摸自己的‘时间轴’,回到过去与未来,到时候所谓的‘命运’就不再是一条直线,而是成为一条放射线,你可以看见自己不同的可能。”

     旋既,他又补充:“所以说,现在很多人在现实中很多时候看见一些场景觉得特别熟悉,貌似以前来过,这种‘既视感’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摇了摇头,失望道:“这些也是老生常谈,有没有点新花样?”

     “那你就用逆向思维推一下咯,这不是你们作家经常干的事儿吗。”

     我笑了,“逆向思维,人又退化成猴子?”

     “当然不是,比如说……呃……从三维进化到二维什么。”

     这个说法虽然可笑,但激起了我一丝兴趣。

     “你继续说。”

     “就拿你故事中的人物来说吧,他们拥有自己的世界,各自不同的性格,说的话、做的事、都出于自己的意志……”

     “不对,是出于我的意志!”我插话道。

     “但是他们不知道啊,你想,他们不知道将来要面临何种剧情,遇到什么样的人,能成就一番什么样的事儿,就像你这篇《笼中对》里写的两个电脑AI,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只是AI,那两个程序员,如果你不这样写,他们可能也只是过着平凡的生活,所以这跟现实不是一模一样吗?”

     “你的意思是,我笔下的人物,其实比我们在现实里要来的高级?”

     他打了个哈哈,“你也可以这么想,我也是提供一种思路,你想啊,现在的一些小说,什么修仙啊、重生穿越啊、带系统啊、什么没有,从侧面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确比我们高级些。”

     “但也只是在一张纸上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们生活的世界不是在一张纸上呢?而且他们的生活更接近第四维度,‘纸上谈兵’这个词儿你听说过吧?”

     “但也没你这种用法呀。”

     “怎么个用法不重要,重要的是纸上进行的一张战争,的的确确在它们那里是真实的。”

     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问道:“那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每个维度都能无限的展开?就两面镜子对立而放,延伸出无限的镜子,随着深度的增加,每个空间里的都会自由一点,或者说是进化一点,当我们站在镜子面前,视线触及不到的深处,一定有一面镜子上空无一人。”

     “有意思,你看,你不是挺有灵感的吗?”

     我恍然大悟,提出了一种设想:“我想做个试验。”

     “什么实验?”

     “我想用自己的角色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不是太明白。”

     “就是用角色笔下的角色来回答。”

     ……

     ……

     “于是,作家回到了家,编写了一个又一个故事,每个故事中都会更深一些,借着里面不同身份的人,问出一些问题,刚开始的提问是「怎么看起来像个人」再到「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个世界是假的」,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笔下的人物拼命的进化着,一层套一层,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但即便是这样,也始终没有解决他最初的问题,这些循环没有尽头,人力不可及,他无力了,也绝望了。于是乎,他不在期望笔下的人物解决他这个造物主都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他正视了自己的不足,借用笔下人物之口,让所有的一切回到原点,写下了最后的一句话……”

     越冬青与游乃海正听的聚精会神,罗雀故意的一顿,引来越冬青的催促,“他到底写了什么,不,或者说他笔下的人物说了什么?”

     “这句话你也听过。”罗雀卖着关子。

     “我也听过?”

     “对,他笔下的人物说……”

     罗雀用手掌在自己的脑袋边转了两圈,握成拳伸了出来。

     “Booooom!”拳头五指分散炸开,“我,需要一个故事。”

     他对着游乃海,将最初的问题,抛了回去。

     佛经有云——

     一切皆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