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我睡过他
    罗雀发现其实楚宁是一个很好懂的人。

     公司楼下的小饭馆,女孩看着菜单,男孩看着她。

     “锅包肉?”罗雀坐在她对面,视线在菜单与楚宁之间来回切换。

     “嗯。”她又翻了一页。

     “毛血旺?”

     “嗳?嗯!我们最后点一个素的吧。”

     “番茄鸡蛋?”

     “咦?!”楚宁眼睛睁的大大的,满脸惊讶,问:“你怎么我想点什么?”

     罗雀耸耸肩,“秘密,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他不会什么读心术,也不是楚宁肚子里的蛔虫,只是这丫头一遇到喜欢的东西就喜欢半眯着眼睛,他只是观察到她不经意间作出的那个动作后,报出了那个菜名,没想到还真被他猜准了。

     楚宁对他这个回答显然不是很满意,将菜单推到他跟前,一双月牙晶莹剔透“那你猜猜,我还想吃什么?”

     罗雀将菜单拿到自己眼前,遮挡住了对方的目光“咳……我们来个汤吧。”

     果然自己还是太腼腆了。

     饭馆上菜的速度挺快,可能是还没到饭点儿,人也不多,两人还没聊上两句,除了汤,其他菜都上齐了。

     “你老板刚把你签下也没说请你吃个饭啥的,直接把你打发给我,也太寒碜了吧。”

     楚宁解释道:“本来是想中午一起吃个饭的,但后来进来一个姐姐,就要谈事儿,就改天……”她有忽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我出门的时候,静姐还追上来,说叫你带我出来逛一会,暂时别去打扰她。”

     嗨,不就是前女友吗,搞得跟仇人见面似得,不至于。

     想是这么想,不过罗雀也不想碰这茬儿,于是道:“谈的怎么样啊?”

     “挺好的,反正我一个小演员,静姐开出的条件也丰厚,而且合同就三年,比我现在好多了。”

     “那就好,对了,《射雕》的片酬有没有跟你谈过?”

     楚宁点点头,“谈了。”她竖起两根筷子,挥舞着比划了两下。

     “上次你收我一块,现在涨到两块?”罗雀想起上次生日发生的事儿,开起玩笑。

     “我才不傻呢,明明是二十万!!”楚宁不满的叫道。

     “剧本给你了吗?多少集啊?”

     楚宁拍了拍自己的包,“给我了,我大概瞄了一眼,大概40多接近50集的样子。”

     罗雀在心里算了一下,“那你这个一集下来平均也就4000多块钱,感觉有些亏,不过你接到这种戏,钱已经不是第一位了,即便是一集一千你也得去啊。”

     剧组为什么要请新人就是因为这个,毕竟是新人演员,从片酬上就能节约不少钱,相比起眼下的当红明星,一开口就是一集七八万、上十万甚至更高的叫价,像楚宁这样虽什么知名度,但跟剧中角色相当契合的演员,性价比简直不要太高。

     何况国民IP的价值摆在这,也不愁没有观众。

     “嗯,嘿嘿~”楚宁一边刨着碗里的饭,一边开始傻笑。

     “瞧把你乐的。”罗雀递上去一张纸巾。

     “不是因为这个,我问你……”她欲言又止。

     “你说。”

     “为什么你心里不想我签公司啊?”

     “嗨,这个啊……”罗雀往自己碗里夹了块毛肚,吃完,说:“签了公司,你就没什么时间去演话剧了,有时候可能还要接一些自己不是太喜欢的戏,还得整天跑通告,我想你可能会不习惯。”

     之前的楚宁待在话剧社里,工作就是排练、上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演喜欢的剧,闲下来的时候偶尔跑跑剧组,自给自足,罗雀看得出来,她是很喜欢这样生活的,可一旦签了公司,就不得不去完成一些指标,等她拍完《射雕》之后,人气肯定会水涨船高,到时候一年拍多少戏,接多少通告都会有明确的数目,绝对是闲不下了。

     而几年之后,那个小剧场中里挥洒汗水的女孩,不知还在不在……

     这就是罗雀的担忧,可能会点自私,但他确实不想看到,所以,当楚宁征求他的意见时,他如实地说不想让她签,可之后也没有强求,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

     “跟我想的一样呢。”楚宁放下手中的筷子,表情温柔“现在你可是我的经纪人了,以后你可要对我好一点,可不能不接我电话了。”

     她伸出了一只手。

     这丫头,合着一开始就把自己算进去了,嘿。

     罗雀刚想伸出一只手跟她握一握,没想到两只手要碰到一起的时候,对方突然收了回去。

     “算了,感觉怪怪的,我还是喜欢现在这种感觉。”

     他被逗笑了,“现在?你跟我解释解释,现在是那种感觉?”

     楚宁刚想回答,可眼神越过了罗雀向他身后望去,罗雀也发觉到了她的目光,转过头。

     门口进来的是钱静和那个自己不太想见人,显然她俩也第一时间发现了楚宁他们。

     小姑娘高兴地招了招手,“静姐,这边!”

     钱静面上略显尴尬,倒是那人极大方地拉着她的手,走过来挪过旁边桌的椅子坐了下来。

     “咳,介绍一下。”钱静没办法,只能坐下,故意不去看罗雀的表情“小楚,这位是我的学妹,也是个导演,刚从欧洲回来,叫越冬青。小青,这就是我刚从跟你说的,公司新签的艺人,楚宁。”

     那叫越冬青的女子仔细地打量起了楚宁,道:“黄蓉?”

     “嗯。”楚宁点点头。

     “挺对他胃口。”

     “啊?”楚宁一时搞不清眼前这位小姐姐话里的意思,不过不到一会她就明白了,因为那人说完这句话后,就看向了罗雀。

     “多了两个人,再来几个菜吧,服务员,点菜……”为了不显场面更尴尬,罗雀叫来服务员:“来个狮子头,之前没上的汤换成紫菜蛋花汤。”

     “你也不问问人家吃什么,怎么自己就点了?”楚宁有些好奇。

     这叫罗雀怎么回答,难道说我跟她在一起好几年,她喜欢吃什么,我比她都清楚?

     明显不能这么说,反观越冬青,她说道:“没事,这两个菜都是我喜欢吃的。”她又对着罗雀“你记性不错,上一次跟你吃饭,是一年前的事儿了吧?”

     “还说我,你自己不也记得也挺清楚的吗。”罗雀反呛着。

     楚宁看着两人这一来一去,问道:“青姐,你跟雀哥是朋友关系?”

     越冬青回头,对她笑了一下才缓缓道:“我睡过他好几年,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

     “大家吃饭吃饭,哎呀,我突然好饿了。”钱静圆场,罗雀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