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剥夺
    资料删除中……

     资料删除完毕。

     警告:主人格“德莉莎·阿尔克”处于缺失状态,无法维持行动机能。

     尝试启动备用人格“■■■”——

     备用人格读取失败,请在重连后再次进行尝试。

     5-4-3-2-1——

     尝试启动备用人格“■■■”——

     备用人格读取失败,请在重连后再次进行尝试。

     ……

     警告:备用人格读取次数已到■■上限,申请通道暂时关闭,系统十分钟后进入休眠模式。

     …………

     侦测到附近存在可用的新人格源,休眠模式解除。尝试对目标灵魂进行剥离——

     目标灵魂存在防护,剥离失败,启用下一方案。尝试对目标记忆进行剥离——

     剥离成功,新人格档案初始化中……初始化完毕,各项参数调整中……参数调整完毕,新人格准备完成。将该档案作为主人格资料进行移交。

     主人格“■■■”启动。

     --

     安图恩等人跟着女仆来到和先前分给他的客房别无二致的房间时,发现拜恩的女儿还是维持着沉睡的状态,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只有让人无法忽视其存在感的胸部在随着呼吸起伏。面对这样的情况,约拿挑了挑眉。

     “怎么回事?不是说她醒了吗?”

     “老、老爷,我确实是看到这位小姐手臂动了一下,还听到她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然后才去通知您的。”

     尽管约拿的语气并不算重,带路的女仆还是显得有些慌张。这正是他作为结社领导人和一家之主平日积累下威严的证明。

     要安图恩来说,比起那故作优雅的姿态,这样的表现才更符合约拿的外在形象。

     挥手示意女仆离开后,约拿才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床边,放低身体伸出食指、中指按在昏迷少女的手臂上。

     “魔术回路没有损伤,体内魔力流动平稳、畅通,应该不是魔术导致的昏睡。从普通医学角度判断,她的生命体征也没有任何异常。照常理来看,她随时都会醒来才是。”

     “从一位魔术师嘴里听到科学角度的判断还真让人感觉有点违和。”

     “毕竟我在被迫学习魔术、继承‘虚伪庭院’之前主职是医生。顺带一提,那时候的我可是迷倒万千少女的帅哥。”

     对此,安图恩撇了撇嘴表示怀疑。

     “安图恩先生你不信也没办法。好了,玩笑就开到这,因为查不出真正原因,现在我也不敢强制把这女孩唤醒。最好还是等她自己醒来。”

     “不,让我看看。”

     比起等会儿又被打断话题,还不如先把事情解决掉。

     “啊……安图恩,你会医术吗?”

     “当然不会。”

     应答罗洁琳蒂的同时,安图恩径直走到少女身边。约拿见状知趣地退开两个身位。

     “喂,听得到吗?快醒醒。”

     边说,安图恩边把手放在少女肩膀上随意晃了两下——在他的推论中,要解决少女无法醒转的问题,并不需要会任何魔术或是医术,只需要让她和正确的人接触。先前与人偶师拜恩会面时,对方最后交给他的“灵魂碎片”,想必就要是用在这种时候。

     然而他又重复了几次动作,少女仍未产生反应。

     难道他的猜测出错了?还是他没有正确理解“灵魂碎片”的运作方式?亦或是确实还没到拜恩设置好的,触发少女觉醒的时间?

     进行思索的间隙,安图恩却没来由地忽然感觉到身体内部有什么东西被剥夺了,巨大的丧失感不可抑制地从心底涌现出来。

     “咦?”

     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正在流泪,这是安图恩未曾预料,也没法解明原因的事。

     “安图恩,你怎么了?!”

     即使是只注视着背影,罗洁琳蒂也觉察到了他的异状。

     他在怅然若失中感觉到有人从背后将手放上他的肩膀,随后,另一道身影在他面前支起上半身来。

     “……学……姐?”

     --

     众人决定离开房间的时候,彼此之间的气氛仍然显得有些尴尬。

     安图恩重新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然而他还是没明白自己为什么刚才会表现得如此失态。而在他身旁的罗洁琳蒂虽然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但目前不太好直接发问,再加上由于没听懂安图恩最后那句用别的什么语言传达的话,所以她也无法对具体情形进行推断。

     几人中表现得最平淡的还是和安图恩间隔着罗洁琳蒂的阿尔缇娜,在目睹了那样的场面后,她的表情也没发生任何变化,至于她内心在想些什么,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走在最前的约拿则是毫不掩饰地摆出了感兴趣的样子,把先前短暂建立起来的威严形象抛到九霄云外。

     最后,把事情变成这样的根源,拜恩的女儿正一语不发,默默地跟在安图恩身后。

     这样的情形直到众人重新在别墅大厅坐下后才有所改变。

     “哈”地一声重重地叹了口气,安图恩开口道。

     “刚才我们说到哪了来着?”

     “说到建议你们在去华夏之前先去一趟伦敦。”

     “唔,好像是这样没错。不过关于这件事,我想说的是,讨论这么久,还没问过我家大小姐的意见呢。我觉得有必要先问问。”

     “我家大小姐?”

     “对,也是你家大小姐。”

     “呜呜,安图恩是这样,叔叔也是这样,你们两个是在作弄我吗!”

     久违地看到罗洁琳蒂恼羞成怒、脸颊微红的模样,安图恩心中最后的阴郁也被一扫而空。在他连说两声抱歉后,罗洁琳蒂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在这种时候任性,正色道。

     “关于去华夏的部分我没有意见,但我认为不应该在这时候去伦敦。修复回路损伤的事我们可以另想办法,接受魔术刻印带来的直接提升也无法和暴露自身行踪与信息的风险相抵。即使真要去,那也是以后有机会才能进行的事。”

     听到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的答案,安图恩内心暗叫一声好。约拿则是露出了有些复杂的表情。

     “是吗,罗洁琳蒂你这样认为吗。那也没关系。往后你要作为第八名‘从者’的御主独立行动,叔叔我既然是必须站在魔术协会战线的人,就不对你的决定作出更多干涉了。好,该说的都说完了,今晚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吧,内容我不会向上面报告的。”

     “……感谢您的帮助。”

     两人交谈结束,约拿就从沙发上起身,似是准备要回卧室休息。在即将离开大厅的时候,他又想忽然想起什么的样子回头补充道。

     “哎,虽然想过即使不继承结社,总有一天你也要作为魔术师独立,不过我没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要是之前我有把那个情报当回事现在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吧。总之出发前还有什么需要,尽量和我说,现在大概是叔叔在本次‘大战’中最后能给你提供物质帮助的时间点了。”

     “……再次向您表示感谢。”

     这次,约拿是真的消失在门后,整个大厅只留下四个人。安图恩与罗洁琳蒂对视一眼,心知即使话题已经结束,约拿也没有必要匆忙离开。他如此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留给他们处理内部问题的空间。

     安图恩把视线投向默然不语的魔法使之女,尽可能温和地朝她发问。

     “呃,小姐——”

     “米斯特。”

     对方声音中透露出平静,倒是让安图恩有些意外。他在微微愣神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对方在告知他名字。

     “恩……米斯特小姐,能告诉我们你的情况吗?”

     双方之前是作为敌人在战场上碰面的,眼下安图恩自然很想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过直接逼问未免显得有些莽撞,所以他只好绕个弯路。

     岂料米斯特对他的询问置若罔闻,反而说出了令在场众人都感到吃惊的情报。

     “教廷方的两位‘从者’及其御主已经到达伦敦,正准备联手击破坐镇魔术协会总部的那位‘从者’。”

     “怎么会——”

     最先意识到问题的罗洁琳蒂不禁失声,米斯特则是瞥了她一眼。

     “我认为你们应该趁这个机会前往即将陷入混乱的伦敦,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稍晚理解情况的安图恩也同时明白了自己御主惊讶的理由:教廷的反应实在太快。魔术协会都才刚确认到他的出现,教廷竟然好像早就知道第八人会在今天出现,并提前做好了进攻准备。

     不,不对。仔细想想,从他被召唤到这个世界上开始,教廷的行动一直都很奇怪。先前他是以为有第三方势力从中干涉,但联系上现在的情况,难道不该反过来看吗。

     这是教廷内部计划好的事。

     但如此一来又有个说不通的问题,为什么在最初的战斗中,教廷为什么要让己方人员无谓的牺牲,从安图恩的视角看,那些“灰烬骑士团”的成员并不像是所谓的狂信者。

     此刻,“荆棘之森”老者曾经向他传达过的,某人的存在自他的记忆中浮现出来。

     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他向米斯特询问道。

     “教廷那边的御主都是什么样的家伙?”

     “不清楚,多余的资料已经被删除了。”

     “资料……?”

     难不成这是拜恩做的某些手脚吗,通过自己的女儿向安图恩传递固定的信息。

     “这个的问题我可以作出回答。”

     开口的是阿尔缇娜。

     “协会的魔术师追求的是真理,而教廷那些自称圣职者的魔术师们追求的是奇迹。除了再现前人的奇迹以外,他们也希望能展现当代的奇迹。为此,他们才会参与到‘大战’中。所以,他们那边的御主一定是当代圣人的候补,是圣职者中的佼佼者吧。”

     “比如,某位圣子殿下一类的?”

     “尽管不知道安图恩先生你指的是哪位,但假使是能被称为圣子殿下的人,想必绝对拥有担任御主参加‘大战’的资格。”

     从阿尔缇娜那边得到肯定的回复,安图恩感觉自己离事情真相又近一步。他转向罗洁琳缇。

     “大小姐,刚才约拿先生说的‘那个情报’是什么?是有关‘雕像’的吗?”

     “哎?啊,是这样没错。在大约一周前,叔叔收到了关于‘雕像’的情报,由于那份情报太过真实,反而像是有人在恶作剧,所以叔叔没有当真。但因为小时候的事情,我对关于‘雕像’和‘大战’有关的事都很在意,就把情报偷偷看了一遍。”

     似乎在烦恼接下来该怎么说,罗洁琳蒂停顿了一下。安图恩则敏锐注意到她话中隐去的事情,他不禁猜测也许自己御主会参战和她的父母有关。

     “总之后来我又找阿尔缇娜商量,并说服叔叔给了我人手,去往情报指示的地方探查,没想到真的得到了‘雕像’。实际上在将你成功召唤出来之前,我都不敢百分百肯定自己获得的是真品。”

     “没想到大小姐你胆子还挺大的。”

     大概是想起自己的鲁莽,罗洁琳蒂脸颊微微发烫。而安图恩沉吟数秒后才提议道。

     “大小姐,我们可以先去伦敦。”

     “……你相信她的话吗?”

     好像自己不小心又惹御主生气了。

     “不,不是相信与否的问题。只是根据她的情报来进行推断,一直以来很多不明朗的事情都能说得通。接下来这些都只是我个人的猜测:

     教廷本来已经确保了第八座‘雕像’,选好了能将‘从者’召唤出来的御主,计划在‘大战’开局的时候就由总计三名‘从者’对魔术协会总部进行奇袭。而被选为御主的关键人物由于某些原因却不愿意实施‘英灵召唤’,于是他暗中做好了另外的计划,把‘雕像’通过某些手段让渡到你的手中。而当你机缘巧合地成功实施了‘英灵召唤’后,发现变故的教廷既没把我们及时拦下,又来不及设计替代方案,只能按照原计划发动进攻了。”

     安图恩一口气将所有想法表述出来,让众人都陷入沉默中。随后,终于罗洁琳蒂像是想通了的样子给出回答。

     “你说的也有道理。好吧,那我们还需要准备一下。天亮之后,前往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