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备选提案
    似乎是留给安图恩自行思考的时间,约拿说完话后就默默地喝起了茶。而至于安图恩本人,也在往嘴里猛灌了一大口茶后才按着太阳穴发出感慨。

     “实在难以想象这个世界上存在你们这样疯狂的人群,而且还没有招致自我毁灭。”

     大概是从安图恩的话中嗅到了某些信息,一直处于旁听状态的罗洁琳缇突然插话。

     “安图恩以前到过类似我们这边世界的地方吗?”

     尽管有些惊讶她为何会做出如此推断,不过安图恩还是如实作出回答。

     “啊啊,差不多吧。但是那边绝对没有魔术师这类人,如果一定要说有,那他们也只是存在于历史和都市传说中。”

     “历史?”

     “当然是因为各种原因消失得干干净净了。”

     即使不问,罗洁琳缇也明白安图恩略过的东西是什么。而此时接过话题的则是约拿。

     “确实召唤不受控制的英灵很是危险,不过我们魔术师也是两百多年前才开始做这样的事,用次数来表示的话算上今次的也一共才五次。更何况,实际上在到约十年前为止,一直都没发生什么大问题。”

     听到令人在意的时间节点,安图恩下意识追问道。

     “两百多年前?这么说来,和那个‘人类的顶点’有关系么?”

     “哦,看来我可爱的侄女罗洁琳缇有告诉过你关于魔法使的事啊。没错,正是那位带来了这个世界上第一座可以用于召唤英灵的‘雕像’。顺带一提,发现‘虚界’和研究出将其固定下来方法的也是他。因为太久没现身,目前魔术界默认他已经去世了。”

     “……”

     这种听起来不是黑幕就是与其有紧密关系的介绍是怎么回事。不过安图恩决定暂时装作没听到,毕竟要是对遇到每件事都详细探究,整个谈话就要变得没完没了了。没有多想,他把话题转移到另一个时间点上。

     “那么大约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果然是上一次‘真理大战’的爆发?”

     “确切来说是上一次的尾声。”

     “什么意思?这两者间有什么区别?”

     “按字面理解就好。从首位‘英灵’登场算起,上次‘大战’可是持续了近两年,从时间方面看也是历代中最为异常的。”

     又是个完全没预想过的情报。在安图恩印象中,此类战斗往往都会速战速决。难不成因为现在整个战斗区域和牵扯势力都变广,所以总体对抗持续时间也相对的增长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安图恩已经理解,约拿自顾自继续讲述。

     “总而言之,上次‘大战’不仅一度破坏了魔术界的秩序,还对普通人类社会也产生了重大影响,虽然后来似乎被修正了。”

     “似乎?很模糊的表述呢。”

     “没办法啊,毕竟好像人们的记忆也给修正了。关于上次‘大战’的详细情报,目前被魔术协会和教廷同时列为高度机密资料,我所知的,大概也就刚才那点了。”

     说完,约拿还很无奈地耸了耸肩。安图恩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他好像真的不清楚具体情况后,才独自思考起来。

     如果约拿所说情况属实,那么他也就可以理解之前逃离“荆棘之森”控制区,和罗洁琳缇她们谈论到“真理大战”时,两人讳莫如深的模样——在那次大战开始的时候,她们尚且年幼,之后作为魔术师成长起来的过程中又一直受到来自协会内部的教育,自是只会留下“当时发生了非常恐怖的事件,但不可对其妄加进行推测”的印象。

     而对安图恩自身来说,果然这情报听了只会让人更加在意。甚至可以说将他由对此不甚关心的状态转变成有些好奇的状态。当然,刚才也说了,他现在不想进行不必要的追问,反正也问不出别的内容,因此在他心中,这个话题的内容也就暂且到此为止。

     此刻,约拿的话音也适时地再度响起。

     “关于‘真理大战’和‘英灵’的说明刚才那些应当足够了,现在来说说接下来你们该如何行动。”

     约拿顿了一下,环视众人,安图恩顺着他的视线别过头才注意到阿尔缇娜已经放下掩住双眼的手。和初次见到时一样,那双如同宝石般美丽的绛紫色眼眸正将目光投向他所在的位置。不过这也仅仅持续了刹那,阿尔缇娜接着就若无其事地往话题的主持者约拿那边看去了。

     这孩子到底什么情况。

     没给安图恩再行思考的机会,讲解重新开始。

     “首先说说你们目前的优势和劣势。凑齐每次开战的‘英灵’所需要的时间有长有短,有时长达一年,有时短则数天。本次半年时间才凑齐八人,若是想打情报战的人想必已经取得了应有的成果吧。而作为第八位登场的‘英灵’,安图恩先生最大的优势毫无疑问是在自身情报的隐秘性上,最大的劣势自然是在对其它‘英灵’的情报缺失上,这点同往次‘大战’中一样。”

     “等等,这么说来,在全部人选定下来之前就可以找已经出现的家伙干架?那假如有人已经击败其余六人获得了他们的力量,这下子我不就得直接投降了?”

     “不,这是不可能的。在八名参战者全部确定下来之前,如果发生其中一名参战者击败另外一名的情况,代表他们各自的‘雕像’都会因承受不住力量的流动而被破坏,同时两人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原来如此,听起来倒挺像是为了让仪式正确进行的保护机制。不过对我来说最后登场好像还是劣势居多啊。除了情报方面,我失去的力量也需要时间去恢复,所以果然还是——”

     “安图恩先生,你认为以前的‘大战’中曾经出现过像你这样的‘不完全召唤’吗?”

     “恩?”

     被约拿这么一说,安图恩就有预感:刚才自己的要求多半是实现不了了。果然,约拿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他的猜测。

     “以前有过职阶是魔术师的‘英灵’尝试直接从地脉中大量汲取魔力,然后灰飞烟灭、自动退场的记录。”

     约拿轻描淡写地陈述了可怕的事实。

     “地脉中的魔力混杂了各种各样的思念,如果不加以过滤就吸入人体,会造成严重破坏。魔术师体内的回路某种意义上就担当了过滤器的功能。而本身就是由魔力构成存在的‘英灵’吸入多余杂质的结果,就如同刚才所说。”

     联系上罗洁琳缇直接吸入魔力后的状况,安图恩不认为约拿会在这个地方说谎。但之前他也设想过自己并非以“英灵”的分身,而是直接以本体来到这个世界,只是一直都没机会证实。眼下得到的情报似乎正好作为进行测试的依据。

     不过这种事没必要当场说出来。于是他装作接受了这个解释的样子。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那我明白了。可如果这么做不行的话,我还有什么选择?”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些不好听,但我的建议是,你们接下来首要目的是尽可能避开战斗,以节省我侄女的魔力,同时寻找能让你找回记忆的契机,尽快帮你恢复实力。”

     “……确实不是很合我意。”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事实上就连魔术协会上层都没收到关于你的详细报告,除了亲眼见证英灵召唤事件的相关人士外,我想大部分人都还没有正确认识到你的存在,现在已经是最好的行动机会了。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其他七位‘英灵’和他们的御主以及背后的势力都绝对会发动袭击。”

     “替身使……不,‘英灵’之间会相互吸引吗。”

     “某种意义上没错。考虑到现在四座‘雕像’为各魔术结社持有,其余三座为教廷持有的情况,你们要想避开战斗最好是到魔术协会和教廷都不怎么控制得到的地区。”

     “东方?”

     “具体地说,考虑到恢复记忆方面的因素,我建议你们去往安图恩先生你的祖国——”

     话说到一半,约拿就停了下来,眼神似乎在示意安图恩自己把答案说出口。安图恩这才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和众人说过关于出身的事。

     “华夏——”

     “我之前说的备选提案,主要内容就是这样了。”

     听到对方总结性的话语,安图恩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约拿的方案前半部分大体没什么问题,自身优劣势他很清楚,他也知道现在自己对上完全状态至少序列三的“英灵”绝无胜算,只能尽量避开对方。

     可后半部分依旧有待商榷——还是有关提升实力的问题,约拿显然也清楚光靠罗洁琳缇的魔力帮他恢复太过缓慢,才想出找回记忆这种计划。然而说实在的在异世界过了这么多年,他对地球上的一切已经没有太多依恋,只是偶尔会想起和父母、和学姐、和某些好友度过的时光而已。

     现在安图恩身处的平行世界地球,科技方面远远落后于原来的世界,即使考虑到两边世界历史上存在的分歧,两边在时间点上也有数十年的差距。那些熟悉的人就算存在也绝对是在未来而非现在。

     再加上他在地球的时候就是个普通人,他不认为自己能找到什么有助于恢复实力的契机。

     “看安图恩先生眉头紧锁的样子,好像还对某些部分存在怀疑。让我猜测一下,是否是觉得照这样恢复实力还是不行?”

     约拿突如其来的猜测精准无比,让安图恩吓了一跳。

     “既然如此,对于刚才的提案,我还有个补充。”

     难道——

     “如果罗洁琳缇的实力能有所提升,我想也有助于你的恢复。为此,必须做点小小的冒险。安图恩先生你必须护送她前往魔术协会总部所在的城市伦敦,让她师傅来帮她治好魔术回路的损伤,然后进行魔术刻印的移植。”

     ……好像出现了新的令人在意的字眼,但总的来说这也是个风险和回报不对等的提案。

     就在安图恩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口吐槽的时候,和先前端茶的那位不同,宅邸女仆中的另一人慌慌张张地闯入大厅,低声向约拿传达了某件事。

     “我知道了,带路吧。”

     边说,他边从沙发上站起身,看向众人。

     “先暂停一下,你们带来的那位朋友好像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