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谷粒见了直抖,大哥求你别这么笑,怪吓人的。

     但他怎么会舍得这样对待她?

     言亦初真的是个生活很有规律的人,到了十点钟,他就准时关灯回房,谷粒觉得他简直是古代人。

     回房后,言亦初给好友沈誉去电,沈誉听了谷粒的情况,宽慰他:“没事的,她就是暂时性的遗忘,跟健忘一样,过两天就都想起来了。”

     然后沈誉又问他:“亦初,我今天晚上跟你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进去?你上节目我不反对,但是你要注意一定要控制情绪。”他说的是言亦初参加节目录制的事。

     “我知道了。”

     “你要是不想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你言总一紧张就是个结巴就一定要保持绝对冷静。”沈誉恨他语气敷衍。

     言亦初的毛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心因性失语症,在情绪波动的时候就会结巴甚至说不出话,这个毛病不算罕见,至少比谷粒的毛病常见多了。

     言亦初皱眉把电话挂断,他一点也不想听这些话,他已经听很多遍了,可是医生根本没办法给出有效的治疗方案。

     若不是把言亦初逼到绝境,他是不会选择在镜头里出现的,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是个多媒体时代,是个扫地大爷都知道互联网+的时代,他想要跟对手竞争,就必须展现自己的个人形象,公众人物,在人们心里最值钱就是一张脸一个名,谁家的儿子谁家的妻子看起来是八卦,那都是博弈,那都是如日中天燃烧火焰里重要的一把火。

     睡前,他拿出手机刷了十分钟,一分钟不多一分钟不少,如果谷粒此刻能看到他的手机屏幕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言亦初翻看的是她的微博主页,而且关注栏显示的是互相关注。言亦初这个变态,居然暗搓搓地关注她。

     谷粒本以为她一定会失眠,可没想到头一沾枕头便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第二天回家后,她看见床头放的彩笔猛然想起日记还没写,可日记本也被她弄丢。于是她想了一个新办法,为了防止忘记重要的亲朋,她把名字写在身上,胳膊上一笔一划写下:严队长。

     严队长,她盯着这个称呼看了两秒,这人给她的感觉,与其他人都不同,还真是奇怪。

     言亦初打了个喷嚏,真是奇怪,今天不冷呀?

     办公室里,言亦初接到导演的电话,导演跟他对明天录制的彩排流程,跟他说明了因为有一个小艺人因故不能来,所以她的一个小环节节目组希望把这一段时间也给言亦初,增加他的画面。

     换作平时,言亦初根本不会在意一个小艺人的死活,可他也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地就问了一句:“哪一个艺人?”

     导演一提到她就来气,“就是那个最近有点话题度的谷粒,状况不断,不过言总你放心这件事我们已经处理好了,不会影响到您的亮相。”

     可是导演万万没想到言亦初回复他说:“我觉得这个谷粒不错,我很期待和她搭档,你觉得呢?”这里言亦初用的词是搭档,谷粒原先就是个陪衬,说是嘉宾都是抬举,有她没她差别不大,可是经过言亦初口中这么一说意味就不一样了,咖位是哗哗的往上涨,导演名利场打滚的老手,这还能听不出来吗,言总这是要抬举她。也不知道这个谷粒撞了什么大运。

     导演话锋一转,对谷粒赞不绝口,“我觉得这个主意行,谷粒是个苗子,有您提携哪里还有不红的道理?”全然忘记了前一天还说谷粒是削尖脑袋想要红。

     言亦初却不应承:“不是我提携,是她努力,跟我没有关系。”

     挂了电话,这让导演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他只能说这言亦初,嘿,还真跟传闻的一样,是个怪人。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

     有钱人的毛病。

     谷粒当天晚上就接到了菲姐的电话,让她明天去电视台彩排。谷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导演回心转意,难道是她的诚意感动了导演?她今天就应该看一看黄历,是不是写着宜出行,她开心地要飞起来了。

     这一期讨论的话题并没有变,题目是,恋人分手后能不能做朋友?

     上一次见到这个题目的时候谷粒还是个恋爱中的可爱女人,没想到时隔不过几天,她就已经荣幸回归单身狗行列。这个题目哪里是娱乐,是诛心啊。

     这档节目主打的就是你问我答,通过大数据整合当下热门网站中年轻人最关心的话题:比如催婚是不是对子女的一种伤害?伴侣的颜值是不是很重要?公众场合制止他人的不良行为是不是多管闲事?

     你说这些题目五花八门包罗万象,怎么轮到她的时候就是前男友呢?

     谷粒原本被安排的几个镜头是不需要她有立场的,但是节目组现在给她加入了新的内容,她被分配的立场是可!以!做!朋!友!谷粒拿着台本一脸被雷劈的表情……

     不!可!能!她拒绝。

     她拿着台本就要去找导演,到了跟前,才发现舞台前导演正和一个高个子男生说话,定睛一看,不正是严队长吗?

     谷粒刚要调整表情露出一个亲切的微笑,导演就拉着她给她介绍:“谷粒是吧,你应该认识吧,这一位是我们言总。”

     “言总?”

     言亦初见她来了,和她打招呼:“我是言亦初,你好。”他的这个表情是叫做“若无其事”吗?

     谷粒看着他笑容僵在脸上。他是言亦初,哪个言亦初,那个言亦初?

     是那个做生物医药起家的新贵言亦初?是那个名声鹊起后,与绯闻绝缘,差点被媒体猜测是不是不行,或是因为性取向成谜才始终单身的言亦初?

     曾有传闻,说有富商悄悄给他的府邸送了一枚小鲜肉,被他大半夜的连人带物扔出来,连对方碰过的东西都一起扔了。

     这么一个谜之男人,会在马路边把她捡回家,还给她下面?她何德何能,得如此青睐。

     谷粒千头万绪,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谎称是保安,逗她玩很有意思吗?谷粒感到内心世界的某一个角落轰然崩塌,只剩下被愚弄的颓唐,全世界都是聪明人,而她一个是蒙在鼓里的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