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井中棺椁
    我感到自己脑袋有点迷糊,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爬起来,这时我看到我大伯和一个老头正往这边跑来,大伯看到我没事,略微放心,但突然他脸色一变,他看到在天坑边上有一只鞋,这双鞋还是大伯给我爹买的,“柱子,你怎么就想不开呐,你个没用的臭煤球,呜呜呜。”我大伯这么沉稳的人,这一刻也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那老头一看天坑,就脸色大变,什么也没说,让我拉着还在不停痛哭流涕的大伯,就回到了村子。

     到了村子,我大伯还在老泪纵横,想一想我一出生就没了娘,如今我爹也跟着我娘去了,我彻彻底底成了孤儿,他感到自己对不起我爹,越想越是伤心,越是伤心越感到活着没意思。

     “弟弟啊,是哥没能耐,该去陪你啊。”

     跟我大伯一起回来的老头闻言,直接给了我大伯一个大嘴巴子,打的我大伯嘴角溢血,老头怒声道:“想死还用急?早晚的事情。”

     我大伯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他刚刚难过之下,真的想去追随弟弟和弟妹。

     老头看着我大伯,轻轻叹息一声:“麻成,你们这里出大事了。”

     我大伯被扇了一巴掌,心思好多了,也没有再想着去跳天坑了,急忙问老头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头看了一眼天坑的方向,才说出原委。

     那天坑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但里面尸气浓的几乎成了实质,在加上死在里面的人很多,怨气太重,已然打通了阴阳两界,通缩阴阳,老头用阴阳眼看过,里面的怨气已然凝煞,只要沾染了煞气,就会被天坑拘了魂魄,表面看上去是跳进了天坑自杀,实则是被吞噬了魂魄,看来天坑里面有个强大到变态的东西啊。

     我大伯一听这话,腿都软了,按照老头所说,那岂不是日后还有人源源不断的去跳坑?这还得了,死了弟妹和弟弟已经让他够伤心的了,如果全村的人都过去跳?我大伯不敢想下去了,这简直就是灾难。

     我大伯急忙央求老头,请他帮忙破解这个死局,想办法镇住天坑里的东西。

     老头脸色很难看,坐在炕头上,闷声的抽着烟,我大伯在旁边干着急,但他也知道,光着急没有用,再急也得老头想一个办法。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声哭声,还有熙熙攘攘的糟杂声,我大伯一听,火气就来了,正在气头上,外面吵吵闹闹,开了门,呼了一嗓子:“叫什么叫,死爹还是死娘了。”

     “我娘死了,我娘不就是八卦了你弟弟一句吗,山里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传些流言也是正常的事,就为了这么点小事,你弟弟就要拉着我娘去。”

     大伯一见,这不正是隔壁七婶的儿子铁蛋吗,急忙问怎么回事。

     铁蛋哭丧着脸,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的说道:“还能是怎么回事,我娘去后山跳了天坑了,看,就剩这一只鞋子了。”说着把一只绣花鞋扔在地上。

     “快,快拿火去烧了。”在屋里抽烟的老头急匆匆的冲出来,对着铁蛋就是一声大骂:“你小兔崽子想死么?想死不要害别人,这鞋子沾染了煞气,赶紧烧掉,再晚一点,沾了夜风,到时候整个村子都要遭殃。”

     铁蛋被老头骂的一愣一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一把抓起地上的鞋子,指着老头,怒道:“你是哪里来的老东西,我娘走了,这是她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你说烧就烧,老子偏不,看你怎么着,说着,铁蛋转身就走了。”

     老头脸色很白,看着铁蛋的背影,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村里人都散了之后,我大伯和老头回到了屋里,老头对我大伯说:“这个村子是不能待了,你还是和我一起去县城吧。”

     “这怎么行,村子里还有百十口人,这都被害了,我们俩不是一辈子都活在内疚中?”

     老头闷着头抽烟,心里有些后悔跟着我大伯来到村里,但说实话,让他不管这百十口老实巴交的乡下人的死活,独自开溜,的确有些难过心里那道坎。

     连着抽了好几根,老头似乎下了决心,对我大伯说:“试试吧,行不行听天由命,但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

     我大伯去了村长家,将我娘和我爹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村长说了一遍,连带着铁蛋他娘的事情也说了,村长听了之后,刚开始还不信,但在我大伯带着村长,眼睁睁的看着铁蛋捧着他娘的绣花鞋,跳进了天坑里,村长才满脸惊恐的相信了。

     第二天,村长开了会,说我们村遇到了大事,铁蛋娘俩都死了,这件事你们都知道,现在麻成(也就是我大伯)从外面请了位高人,大家都要听这位高人的,否则谁要是坏了事,连累了村子,就直接赶出村子,永远都不能回来。

     村民们有的相信,自然大部分根本不信,但一来农村人好热闹,二来村长的话还是有些分量,他们不敢违抗,这件事就这么通过了。

     我大伯带回来的老头叫马三,外面认识的都叫三叔,听说是个厉害的阴阳先生,对于这些脏事,很有心得,是我大伯很久前就认识的朋友,这一次,我爹的事,让我大伯想到了他,跟他说了一声,马三也是个讲义气的人,二话不说,提着袋子就来了。

     马三让村里的人,沿着天坑的位置,每隔一里地,挖个坑,而且叮嘱说一定要挖到水,没有挖到水就不能停。

     我大伯在旁边看的云里雾里,就问马三,挖这么多坑干什么?要知道还要挖到水,这根本就是挖井,可是个不小的工程。

     马三看到村里的小伙子都扛着撅头去了后山,就对我大伯解释了一番。

     原来,天坑中的怨气已经凝煞,煞气会随着山风,进入村里,凡是被煞气沾染,就等于是被天坑里的东西迷住了,天坑里的东西想要的就是人的生魂,所以村民才会一个接着一个的跳天坑,马三之所以让村里人挖这么多的井,就是要形成锁龙井的格局,将天坑锁住,使得煞气无法泄露出去,这样,才能保护得了村民。

     这些井的位置,都是马三专门勘察过的,每一个井的位置都不能错,错了一个,这锁龙井的格局就破了,那就丝毫也起不到作用。

     说完,就扔给我大伯一张草图,让我大伯去监工。

     但我们这里,常年都是大旱,后山更是,想要挖到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些大小伙子甚至消极怠工,最后是村长出来,将这些家伙骂了个狗血淋头,做事才麻溜了些。

     很快,一个个大水井被挖了出来,每挖出一口出水井,马三都会向水井里扔一枚铜钱,说是镇邪用的,同时还让村里人抓了一些蛇,每口水井里扔几条。

     马三说,蛇是小龙,这些井一旦成型,会形成龙气,这点龙气虽然不足以灭了天坑中那东西,但挡住煞气的侵蚀,还是绰绰有余的。

     从早干到晚上,眼看着最后的一口井也要完工了,突然,村里的王二气喘呼呼的跑了过来,脸色惨白,对着马三说道:“大...大师,不好了,出事了。”

     “怎么了?”马三一听,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小眼睛一瞪,倒是把王二吓了一跳。

     王二哭丧着脸,对马三说道:“我们按照大师的吩咐,挖着井,最后挖到了一块大石头,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总算是把石头拉了上来,但...”

     “但什么?”马三急忙问。

     “石头下面竟然是一口大棺材,而且整口大棺材都泡在了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