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九龙穴成
    看到这个女子的长相,我本能的喊了一声“娘”我还没出生我娘就死了,但我爹每天抚摸着流泪的我娘的照片,我天天看,我娘的样子早就印在了我的脑子里。

     当看到女子的长相,我的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从记事起,我爹就告诉我,我娘死了,我一直都被村里的孩子看不起,他们说我娘是做了恶事,才被老天收了,还说我爹也不是好东西,早晚得随我娘去。

     每次听到这种话,不管打得过打不过,我都要拼命,尽管十次有九次,我被打的头破血流,我一直做着梦,做梦我娘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当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能看到她,但每一次醒来,我都难过的想哭,因为梦没有实现。

     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和我娘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听到我的话,三叔一下子愣住了,而那个女子也停下飘动的脚步。

     她就那么定定的站着,但我知道,通过长发,她一定能看到我的样子。

     我扒开挡在我面前的三叔,跑到女子的面前,我想见一见我娘,我想看一看她的样子,我想娘,我想跟着她走,她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娘,你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娘,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呜呜呜~~”我哭着,想要去拉我娘的手,我不嫌弃她那流着脓血的手,只想做一个有娘的孩子。

     娘的手颤动了一下,竟然躲了过去,我看到她朝着后面退了三步,看到我娘不愿意我碰她,我哭的更伤心了。

     我看到我娘突然用一双血手捂住了自己的头,身子在不停的颤抖。

     我一下跑到了娘的身边,跪下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腿,我感到娘的身子好冷好冷,冷得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但我不愿意松开,紧紧地搂着她。

     过了片刻,我感到我娘颤抖的身子不动了,我抬起头,看到了一张满是血的脸,娘的脸上不停的流着血,她的眼角,也流着两道血痕,但我能看出她眼神中射出的两缕温柔。

     “娘。”我轻轻的叫着。

     而我娘也看着我,她伸出带着长长的指甲,流着脓血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我感到湿漉漉的,但我心里充满了幸福,我在想,如果能跟着娘,即使不做人,也没有什么?

     三叔在后面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想要救我,但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对手,眼前的女人已经成了可怕的血尸,想要杀死自己,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他也很震惊,他没有想到,天坑里的东西派出来的血尸竟然是麻一的娘,而且看血尸的模样,显然还残存着一些记忆,否则,现在的麻一恐怕已经是死人了。

     “你如果真的是为了麻一好,想要让他活着,就不要这样让他搂着,你身上的阴煞之气会侵蚀他的躯体,时间长了,即使他不死,也会成为残废。”三叔看着我娘,凝重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三叔的话,我娘的躯体颤抖了一下,本能想要离开,我自然不想和娘再次分开,多少天梦里,我梦到我娘,我梦到我依偎在娘的怀里,听她讲故事,那时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我死死的抓住我娘的腿,我已经下定决心,即使我娘真的是什么血尸,我也跟着她,我宁愿也成为血尸,这样,我就可以永远的待在我娘的身边,我还在想,我爹也跳了天坑,我爹一定也在里面,只要我成了血尸,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就团聚了,不管在天堂还是地狱,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

     突然,我感到我抱着娘的感觉消失了,我抬头,看到我娘已经远离我数丈,似乎在犹豫。

     “娘,带我走。”我凄厉的喊着,想要再次冲过去。

     这时,一股阴风从娘的方向吹来,这股阴风冷得我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我感到自己想要挪动一下都十分困难。

     “红袖,你不能害麻一,他可是你和铁柱的亲儿子啊。”我听到了大伯的声音,大伯嘶嚎着跑了过来,挡在了我的身前,“噗通”我大伯直接跪在了我娘的面前。

     “红袖,是我麻家对不起你,你要魂魄,要血肉,都冲着我来,千万不能伤害麻一,他是你的亲儿子。”

     一股阴风骤然从天坑下吹出来,伴随着我感到整个山顶都晃动了一下,我看到我娘的躯体猛地一颤,她的右爪缓缓的张开,露出五根锋利的指甲,一滴滴的脓血从指间滴落。

     我大伯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脸色惨白,没有躲闪,而是将眼睛慢慢的闭上。

     “不”我急忙来到大伯身前,将大伯挡在身后,我看着我娘,那有些冷漠的眼神“娘,你带我走吧,放了大伯吧,我和你走。”

     我看到我娘眼神中浮现出一抹挣扎,带着血水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而这时,淡淡的绿色的雾气从天坑中飘荡出来,看到淡绿色的雾气,三叔脸色一变,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从大布袋子里掏出一块长着铜绿的镜子。

     “噗”一口血喷在了镜子上,然后将铜镜直接扔到了天坑中。

     整个山顶颤了一颤,那淡绿色的雾气竟然倒灌而回,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天坑之中。

     “哥~~”我娘轻轻喊了一声,让我和大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看到我娘的眼神清澈了一些,急忙跑过去,跪下抱着我娘的腿,我在想,这一次我死也不再松开了。

     “弟妹,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告诉我,怎么才能救你?”大伯流着泪,看着我娘。

     我娘流着血泪的眼神露出一抹茫然,她轻轻的推开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声音从她那根本没有动的嘴唇中传出:“哥,你们快走。”

     说完这句话,我感受到周围似乎一下子更冷了,连我呼吸出来的空气都直接凝结,我看到三叔脸色大变,急忙跑了过来,拉住我和大伯说道:“快走,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我还想着去抱我娘,但三叔的力气比我大得多,我根本挣不开,我一边拍打着三叔的手一边喊着:“放开我,我要和娘在一起,你放开我。”

     但三叔根本没有理会我,另一只手拉着大伯的胳膊,就朝着山下村子的方向跑去。

     “照顾好麻一,以后...都...不要...来这里。”娘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努力的转头,想再看娘一眼,泪眼朦胧中,我看到娘的身旁出现了一口漆黑的棺材,我娘坐在棺材上,对着我露出了一个我这辈子见过的我娘的最凄美的笑容。

     然后,我看到我娘和棺材一起滑落了天坑,在这一刻,我的哭声撕心裂肺般的在夜空中响起。

     下了山,三叔没有立刻回村子,而是让大伯抱着我,来到了先前我娘棺材出现的井,来到井边,看到里面的棺材果然没有了,血水也变成了清水,三叔脸色一喜,急忙从布袋里摸出一枚铜钱,扔在了井水里,紧跟着他又取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用笔在上面歪歪扭扭的画了一个符文,然后点着,扔进了井水里。

     我看到,在三叔手上燃烧的符文落入了井水之后,这口井突然消失了,仿佛这里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一口井。

     做完这一切,三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着我和大伯,露出一个笑容:“九龙穴算是成型了,只要天坑里的那个东西不自己出来,煞气就无法侵蚀村子,我们算是安全了。”

     听着三叔的话,我迷迷糊糊,脑子里还在想着娘的模样,突然,我感到浑身发凉,紧跟着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