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 给我跪下吧!
    陈阳是真的有些动怒了。

     如果说张成,确实医术精湛,能够救治眼前患者,他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现在的情况分明是,这张成连患者病因都检查不出,便直接要动用,中医领域号称禁忌针法的阴阳神针。

     这下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须知阴阳神针,号称断阴阳,掌生死,但却只对天人五衰之人,有起死回生之效。

     而何为天人五衰?福尽寿终,生机枯寂者,为天人五衰。

     反观患者,虽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但明显可以感觉到,他体内有浓郁的生机,散发出来。

     此人分明是因外力,而呈现如此惨状。

     这等情形之下,若坐视张成动用阴阳神针,只怕患者最终结果,会当场暴毙。

     陈阳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才及时出言阻止。

     只可惜周瑶瑶二人,丝毫不知好歹,见他出面,竟不问缘由,劈头盖脸便是一顿羞辱。

     这才导致陈阳有些动怒,呵斥张成,说其不配自称小神医。

     他甚至已经预料到,这之后周瑶瑶二人跳脚的画面,以及在场其他人的指指点点。

     果然,一名先前极力推崇张成的男子,满脸不悦的站出来,指着陈阳的鼻子道。

     “哪来的土包子,敢在这里捣乱?”

     在他看来,张成是自己看好的人,更是赵神医的弟子。

     而如今,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却全盘否定他看好的张成,并言他不配号称小神医,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

     要知道,能在帝王酒店贵宾间用餐之人,哪个不是一方富商,或者有名的权贵?

     此时当众被人打脸,自然不能忍。

     见状,有人顿时露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竟然是华泰药业的刘国栋刘总。”

     “我们这些人,哪个不知道赵神医是刘总的财神爷,否定张成,那就等同于否定赵神医,也怪不得刘总如此生气,看来这愣头青要遭殃了。”

     “年轻人喜欢乱说话,教训一下也好,免得以后招来更大灾难。”

     也有人看向张成,惊呼道。

     “你们看,赵神医弟子似乎发怒了。”

     众人闻言转头看去,果然,只见张成铁青着脸站在原地,恶狠狠的盯着陈阳。

     他虽然没说话,但此刻,任谁都能感受到他心头的愤怒。

     至于周瑶瑶,则面露讥讽,差点没笑出声来。

     ‘陈阳啊陈阳,你可真是个没脑子的货色啊,张成身为赵神医弟子,说你两句怎么了?你忍着不行?竟然还跳出来搞事?知道在场都是什么人?’

     ‘先不说张成本身便是张家大少,身后站着张家和赵神医,就说刘国栋刘总,那也是身家亿万的人物,要想踩死你,跟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农民,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

     她冷笑连连,认定陈阳是在作死。

     此时此刻,没有人发现,人群中的张胜利,早已是脸白如纸。

     对他来说,先前噩梦般的经历,至今还历历在目。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才刚刚过去多久,自己竟然又撞见了陈阳。

     而且,此刻的场景,多么熟悉?

     先前,也是因为他看不起陈阳,屡次出言贬低,最终才被逼迫的当众为陈阳擦鞋,导致颜面尽失。

     如今,刘国栋等人,再次围攻陈阳,不把其放在眼里,他仿佛已经预见,这些人接踵而来的凄凉下场。

     尤其是,他看陈阳的表情,应该是真的动怒了。

     各位,自求多福吧!

     他畏畏缩缩的躲在人群后方,心中暗暗想着。

     短暂沉寂过后。

     仿佛吃了屎一般,脸色难看的张成,终于是忍无可忍了,他含着怒走出来,目光森冷,指着陈阳喝骂道。

     “土包子,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陈阳瞥他一眼,神色如常。

     张成大怒,这小子,竟敢无视自己!

     他咬牙切齿的开口。

     “以为不说话,先前之事就能揭过了吗?你可知,还从来没有人,敢玷污我的医者之名。”

     “今天,除非你立马给我跪下磕头,并自扇耳光直到我满意为止,否则的话,我让你这辈子,再无前途可言!”

     张成这话一出,有人忍不住倒吸凉气。

     因为几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便要丢了一辈子的前途,这代价,还真是有些重啊。

     看来张成这位张家大少,是要动真格的了!

     没有人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要知道即便放眼整个吴州,张家都能算是一方诸侯的存在,仅次于几名大佬所在的势力。

     而陈阳,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年,若张家因张成,执意要打压他的话,只怕这小子的前途,还真的会毁掉。

     这时,周瑶瑶也站出来,看似好意的劝道。

     “陈阳,你还是按张成的话照办吧,他已经给了你台阶下,你没必要继续拗气,那样最终只会害了你自己。”

     “如果觉得拉不下脸面的话,我做主,你只要给他磕个头道个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要不然,他真的会动用张家势力打压你的。”

     有人点头表示赞同。

     “周小姐说的对,拗气只是小孩子的把戏,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他指着陈阳,冷笑道。

     “况且,这件事情,本就是你小子的错,张少是什么人?赵神医的弟子!他的医术,岂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评判的?”

     “小子,我劝你还是磕头道歉吧,你得罪不起张少的。”

     “没错,磕头道歉!”刘国栋也一步跨出,冷冷看着陈阳。“只要你磕头道歉,今日之事,我保证张少既往不咎。”

     “快道歉!”

     “快啊,傻愣着干什么?”

     哄闹中,所有人都把目光投视到陈阳身上,有嘲笑,有幸灾乐祸,从始至终,唯独……

     没有任何人替他说哪怕一句好话,哪怕一句!

     这一刻,陈阳仿佛被全世界所抛弃,消瘦的身影,在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

     但……

     就是在这样一种压抑的氛围中,他忽然抬头,扫视四周。

     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眸啊,冷漠,高高在上,仿佛,是那九天之上的神灵,俯瞰人世间。

     “磕头道歉么?”

     他负手而立,冰冷的目光,如锋利的刀刃般,投视在张成身上。

     “既然你这么喜欢磕头道歉,那现在……就给我跪下吧!”

     “什么?”

     “这小子疯了吗?”

     所有人皆都面露不敢置信之色,看着陈阳,就仿佛在看一个疯子。

     任谁都能看出,张成此番是动了真格,要让他好看。

     可即便如此,陈阳竟然还敢如此嚣张?这小子,难道真不打算活了吗?

     “完了!”有人摇头叹息,觉得陈阳死定了。

     “不识好歹!”周瑶瑶冷笑不已,没想到陈阳竟是这样一个没脑子的二货。

     在她看来,人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若是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维护尊严固然重要,但你也得有相应的实力吧?

     再说了,像陈阳这种无权无势的小农民,所谓的尊严,能值几个钱?

     有时候被践踏尊严,其实也是一种好事,至少,能苟且偷生的活下去不是?

     现在好了,你反抗了,嘴皮也爽过了,但最终,性命却是要丢了。

     果然,众人就见到,张成此刻的表情,仿佛要吃人一般。

     他指着自己,难以置信道。

     “土包子,你让我跪下?”

     但此刻的陈阳,哪里还愿跟他废话。

     他隔空,直接一掌拍下,简直比泰山压顶还要霸道!

     “跪下!”

     他一声大喝,声如洪钟,如天雷降世。

     顿时,张成就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悍然落下,他整个人,更仿佛被一只擎天大手强行按住脑袋。

     随即,众人就惊恐的见到,张成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脑袋紧贴地面,竟朝着陈阳所在方位,做五体投地状。

     瞬间,全场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