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家与家人
    文宁的家住在徽州巢县、巢湖岸边一个叫东边镇的地方。全镇一共32户106人。文宁的幼儿园就是在镇上幼儿园上的学。当她从幼儿园毕业去上小学之后,现在这个幼儿园还剩下4个小屁孩,而整个幼儿园4个老师也整天围着,着四个宝贝打转。

     文宁她们家和镇上的其她居民一样,主要从事农民这个伟大的职业。

     根据华夏农业主权基金会的最新调查显示,华夏联邦主要从事农业生产人口站总人口的0.9%左右,以最新的全国人口调查报告来计算,华夏从事粮食生产的总人口大概在一百万人左右,而这一百万人生产的粮食除了供给华夏全国一亿二千万人口之外,也让华夏成为了世界上粮食出口最多的国家。

     这是一个文宁从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数字,以至于初次接触时,文宁整个人都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毕竟那个不堪回首的当年,她被粮食这个要命的东西,折磨的欲仙欲死。后来文宁通过她的家人,深入的了解到了整个东边镇粮食生产贸易全过程后,也知道了这个数字背后所代表的含义:这是现代工业文明高度发达之后,所展现的工业奇迹。

     目前在东边镇属于文宁家私产的可耕种土地为1300公顷,包括文宁家在内,整个东边镇所有的家庭都以自家的土地为资本,并入了东边镇农业公司旗下,而这个农业公司是东边镇最早的一批人共同创建的,公司内除了总经理是聘请的职业人士之外,其他的职位基本上都是镇上的左邻右舍。

     所以文宁家和镇上的其它居民除了是邻居外,还有一层关系,那就是“同事”。

     文宁的父亲就是东边镇农业公司旗下农机站上班,主要负责农田管理。每年在农忙期间,文宁妈妈忙于工作没时间带孩子的时候,文宁爸爸就回将文宁带着去上班。这也让文宁对她爸爸的工作有了一个深刻的了解。

     文宁爸爸工作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两人一组,每天的工作就是和他们隔壁的邻居一起,开着旋转翼直升机定时巡查农田,防止有野兽损坏庄稼,维护农田的自动检测与灌溉系统。或者驾驶着固定翼飞机,喷洒农药。每天都是蓝天白云的在天上晃荡。

     文宁小时候就偷偷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以后长大了也来农机站上班。

     文宁的妈妈则是农业公司的财务部上班,主要负责期货贸易与日常审核工作,基本上每年除了在农忙期间加班加点工作的两个月之外,其它的10月都无事可做。

     而宋宁的祖辈,也都是地主阶级,文宁家的土地就是祖辈们一点一滴积攒下来的。虽然当时那个时代,整个华夏联邦与外界打的天翻地覆,但她们一直都没受到什么影响,毕竟民以食为天,而当时的华夏还承担者盟友的主要粮食供应,所以没敢抽调农业人口送去前线的绞肉机,而文家十几代独苗单传,也让她们家多次躲过兵役。

     后来战事胶着,而战壕战术的大量使用,使的全世界的人口在那次世界大战中都出现了断崖式暴跌,而文宁的祖辈也在那个时候战事吃紧时申请入伍,并在后来华夏研发出原子弹后的战略大反攻时,战死沙场。

     可以说一代人都有一代人的责任,一代人都有一代人的特殊的经历,而每一代人的特殊经历,也造就了这一代人特殊的性格,文宁爷爷那个时代,华夏联邦空前的强大,整个太平洋都是华夏联邦的内海,印度洋则是华夏联邦的洗脚盆,大西洋虽然距离华夏隔绝了半个地球,但当时的华夏联邦还是在大西洋内有着大量的殖民地。

     那个时代的华夏是强大的,所以活在那个时代的文宁祖辈,也是趾高气昂的蔑视着整个世界。也正是因为华夏的强大与霸道,后来的战争,基本上也成为了她们那一代人不可避免的责任。

     也就是因为那一场战争,她让文宁的父母这一代人从懂事起,就经历着一个人的孤独。那个时候因为华夏战事吃紧,各地除了必要的生产人口之外,全国都在组织人员赶往前线。在孩子年幼时,缺乏母夫的照顾与关爱,这些无可避免的影响着文宁母父们的一生,文宁的母夫从小就是在镇办福利院长大的。

     华夏女权至上思想盛行,与民众优生优育理念的坚持,让整个国家的人口出生率一直挣扎在正与负之间,从小一人独立生活的文宁母父,也被哪个时代赋予了她们独立、坚韧与不安全感相互参杂的性格。

     而等待文宁母夫这一代人成长起来,成为了华夏联邦新一代的中流砥柱之后,华夏联邦对外交流的处理方式,也不可避免的呈现出这代人独有的特点。

     她们坚韧的性格体现在了对外国无比的强硬外交手段,这基本上是几十年前那场战争延续的后战争思维。而不安全感则体现在了近些年来华夏联邦对军事的疯狂投资,与文宁家地下室里面挂满四面墙壁的长枪短炮。

     基本上现在华夏联邦每一年的的军事预算都多于全球所有国家军事预算的总额,而今年华夏联邦公布的军事预算更是丧心病狂的达到了一千亿华元,间接性的军事投资更是无法计算。

     目前华夏联邦在和苏俄共和国的冷战状态,更是让华夏联邦的军火市场一片繁荣,现在华夏联邦境内企业只要宣布涉及军火贸易并且拿到了国防部订单的时候,那就代表这这家公司的资产会瞬间翻一翻。

     以文宁自己的眼光去看,这种疯狂的军事投资基本上是看不到结束的那天。哪怕有天,苏俄倒下,这种疯狂军事投资也不会结束,毕竟这是属于目前华夏联邦掌权者,这一代人的性格缺点,也算是这个国家目前的缺点。

     。。。。

     将车停在车库,文宁和她妈妈文华,拎着好几大包方便袋走进了这个文宁阔别3个小时的家,这些东西都是文宁妈妈在接文宁放学后,顺便在市区超市买的,将手里的方便袋扔在桌面上,看着里面千奇百怪的东西,文宁都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有什么用。看着从袋子里翻了半天才翻出两个胡萝卜走进厨房的妈妈,文宁相信这里面大多数的东西,她妈妈都不知到为什么要买它。

     从书包了掏出语文课本与书贴,文宁忍不住狠狠的咒骂了一句:“该死的儒家,当初就应该将这些酸儒全部埋了。”

     华夏联邦小学是六年制,分为语文、数学、历史、品德、体育、音乐、绘画、手工、与生活体验九门功课,而语文这个目前儒家掌握的学科,竟然丧心病狂的给刚刚入学小学生布置家庭作业,那可是要正正写两页字贴的作业!

     文宁临摹着字帖嘴里嘀咕个不停,幸好现状的文字都是简体字,如果还像一千年前那种复杂臃肿的繁体,文宁可能会更加后悔当初没有将儒家全部毁掉。

     “嘟嘟~~”

     还没写两个字,两声鸣笛声从屋外传了进来,不用想也知道是自己的老爸下班了,文宁歪着头,看着窗外正在骑着那辆庞大的摩托车的老爸,正在小心的将他的爱车骑进车库。

     明明工作的地方就在小镇的前头,走两步就能到的地方,可是文宁的老爸每天就是不厌其烦的骑着他的爱车轰轰隆隆的跑过去。

     那是一辆文宁爸爸和他同事奋战了一年多,自己组装的摩托车,并且通过了车管所的安全检测,上了车牌,每次说起这辆摩托车,文宁的爸爸都一脸的骄傲!

     那是一辆以通用-5(民用)型直升机擎型为发动机,以钨钢为骨架,两个大型收割机后轮为车轮的性能怪兽。

     改装的通用-5(民用)直升机擎型给这个怪兽提供了1000马力的性能,而以加粗的钨钢骨架给这个怪兽提供了稳定的重心与坚固的防撞指标,两个宽30公分,高一米三的收割机轮胎更是给了这个怪兽高达一米五的身高。

     这辆疯狂的机车理论上能够达到每小时534公里的速度,当然理论永远是理论,这个数值宋宁的爸爸就从来没有骑到过,毕竟他们小镇规定所有镇内行驶的车辆,不准快过30公里每小时,而宋宁的爸爸又舍不得骑他的这个炫酷的机车远行,所以这个狂野的性能怪兽只能屈辱的以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在小镇内打转。

     不一会,文宁的爸爸扬玉明就从车库内走了进来,消瘦的身材与如玉般白皙的皮肤,加上一头扎在脑后的粗马尾长发,看着异常俊美,漂亮,是的!漂亮!最起码比文宁妈妈漂亮多了!

     扬玉明今天的心情好像格外明朗,他走到文宁的身后,用自己的马尾轻轻的捎过文宁的耳廓,笑语嫣然的道:“闺女,今天第一天上小学的感觉怎么样呀?”

     文宁的鼻子轻轻抽搐了一下,淡淡的香味环绕鼻尖,她摇了摇头,躲避她爸爸的长发对她耳朵的骚扰,闷声闷气的道:“糟糕透了,跟着一群小屁孩一起混在学校里,你觉得我能高兴的起来么?”

     “是的,咱们的小宁宁现在不是小屁孩,是大屁孩了!”

     说着杨玉明就一阵轻笑。

     “玉明,别打扰宁宁写作业!有空过来帮我洗菜!”

     厨房里忙碌的妈妈听见客厅内文宁父女对话的声音后叫嚷一声,站在厨房门口瞪了杨玉明一眼,又继续忙碌着她的午餐大业。

     “好啦!来了。”文宁爸爸闻言轻笑着回应一声,也转身走进了厨房。

     从新开始的六年时光,让文宁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男性柔和温顺的性格,这是从周朝开始女性当权后,一千三百年来男性为适应女性主权社会的自我改造,及女性主权社会对男性从性格到人格的贬低、调教的成果。

     不过在文宁看来,现代男性性格软弱,更像是女权主义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对全社会男性洗脑的结果。而现在男性对这一切感到适应与顺从,是近代社会舆论被女权掌握后对男性洗脑洗到内化的展现,当然在这个世界文宁倒是没有想过为男性权力争取什么,毕竟自己现在属于女性的一员,不说忠于性别,但最起码也要忠于自己。

     “男性不擅长理科,情绪不稳定,冷血,谎话连篇,狂躁、逻辑思维能力底下、自我掌控力底下,野蛮,盲目,**旺盛。他们天性冲动,很难进入深层次思考,遇见事情第一想法就是诉诸与武力。不理性切好奇心旺盛,对性诱惑毫无抵抗力,成年后的男性每天有12小时都在幻想着与性相关的内容,而另外12小时则是在睡觉。”

     这是文宁近年来从书籍,报纸,杂志中看到最多的对男性描写的词汇。甚至现在随手翻开一份报纸,里面就会有一篇男性驾驶员遇见事故后,所作出的可笑而又疯狂的反应。而“男司机”在现代舆论氛围中,更是一种调侃贬低的称谓。

     不过现代社会的男性,对这些偏见好像都习以为常,甚至大多数真的认为这些就是他们自身的缺点,是天然的客观事实,是完全无法改变,且所有人都认同的事情,这些人中包括文宁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