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让人震惊的新闻
    午餐是文宁妈妈文华的拿手好菜,胡萝卜炖牛肉与胡萝卜炒牛肉,闻着饭桌上弥漫的食物香味,文宁食欲顿减,毕竟不管是多好吃的佳肴,连续吃了六年,也变得乏味可陈。

     “爸!今天你怎么不下厨呀?”

     面对桌上的饭菜,文宁严肃的小脸也忍不住开始抽搐。

     “挑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赶快吃把。”

     文宁爸爸用筷子轻轻敲了敲文宁的小脑袋,板着脸,训斥了文宁一句,想找回自己已经丢失多年的为人父的尊严。余光中他发现老婆大人脸色也有点不愈,也顾不得教训女儿,连忙端起碗筷眉飞色舞地吃了起来。毕竟好不容易吃一顿老婆煮的的饭菜,他怎么敢打扰老婆大人的兴致。

     就这样一家人在沉默中,将饭做上的胡萝卜与牛肉消灭的一干二净,其中大部分都进入了文宁爸爸的口中。

     吃完饭,文宁爸爸没等老婆大人开口,自己连忙收拾起碗筷,转身走进了厨房。

     而坐在饭桌前的文华忽然开口道:“玉明,明天的晚饭你来做。”

     “啪~”

     只听厨房内一个碗碟破碎的声音传了出来,显然自己的沉默与殷勤,没能抵得上自己女儿嫌弃的话语对他老婆带来的伤害。

     饭后文宁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妈妈前段时间新买来的熊猫牌24寸彩色电视机,电视内播放的是华夏卫视的午间新闻,而她爸妈显然对这些不感兴趣,此刻文华现在正搂着她的老公,在一旁低声说着悄悄话,不时还能传来她爸爸娇笑的声音。

     被自己爸妈靡靡细语吵的心烦意乱的文宁,没好气的扭过头怒道:

     “你们调情不应该去自己房间么?在客厅里不怕教坏小孩?”

     文宁爸爸闻言,面色微红地坐直了身体,有些不好意思,而文华没理会她女儿的抱怨,强硬的将自己老公搂在怀里,仿佛宣誓主权般,得意洋洋的望着自己的女儿。

     文宁对她妈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这对十年如一日的伉俪。

     “最新消息,第24次全球防止核扩散会议在瑞典召开,会议期间因联邦与苏国就约定核武器数量未达成共识,使本次谈判再次陷入僵局,目前除苏国外,华、美、英、德、法、印等国都相继达成共识,并接受国际防止核扩散协议监督小组监督。”

     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文宁撇了撇嘴,目前全球有核国家,除去苏国外,其他五个有核国家,一个是华夏移民与欧洲移民在美洲大陆组建的美利坚华欧合众国,一个是与华夏有着相同女权至上意识形态的英伦联邦,一个是与华夏有着深厚经济协作的德、法两国,和脱离华夏殖民还没几十年的印度,这些国家里面除去华夏联邦是民住中央集权制国家之外,其它各国全是共产制度的死敌,资本主义国家。就算苏国在傻,也不敢接受全是自己意识形态死敌的监督小组监督。

     “共合国亡我之心不死!”

     这时文宁的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坚定口号,文宁扭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文宁妈妈文华坐直了身体,满脸严肃的看着电视,而那声口号就是出自她妈妈,华夏鹰派分子之口。

     华夏联邦内部虽然也有资产阶级,但属于被控制状态,几千年跌宕起伏的历史让华夏对资本有着深入的了解与认识,能够平常视之。倒是华夏对从未出现过,在近现代又蓬勃发展的共产主义充满了陌生的恐惧。

     “今日,国防部联合公安部制定新的了“关于上市出售现役军事装备”细则,规定了华夏居民购买现役军事装备的具体要求,购买程序,并公布了此次要求上市的所有武器目录。”

     “军队又要换装了么?”

     文宁看着电视里的新闻若有所思。近年来随着电子技术的发展及军队电子化应用,华夏军队进年来的换装开始越发平凡了起来。细数一下,上次军队换装距今还没到两个月的时间。能够以这么频繁的速度换装,到完全是托了华苏冷战的福。

     由于华夏立国至今几十年间的精兵简政政策的贯彻,华夏民间对于军用器械物资的品质倒是出奇的信赖,以至于每次退役装备上市都会掀起一轮抢购热潮,而因现役军队装备武器威力过于强大,公安部也会发出细则,对购买人群作出限制。文宁她们家地下室内的各类轻武器就是这样购买的,只是这次好像有些出乎意料。

     当电视上开始公布武器目录的时候,文宁瞬间就愣住了,而文宁的爸妈也瞬间挤在了电视前,看着电视里的目录,不敢置信到:“这不是真的吧?”

     “本次出售的现役装备有海军“洛阳号常规动力航母编队”其中包括两艘巡洋舰,两手护卫舰,两艘反潜驱护舰,两艘反空驱护舰,两艘常规动力潜艇,一艘后勤支援舰,一艏洛阳号航母,与四十二架“熊猫”重型舰载机,十五架通用八型直升机,一架空警150预警机”

     “出售的空军装备有现役火神轰炸机,鹰六战斗机,武六直升机,空警100预警机。”

     “出售的陆军装备有现役野猪10对地攻击机,通用七型武装直升机,虎式坦克,等。。。”

     电视机前,文宁的爸妈还在相互面面相敛,倒是文宁已经率先冷静了下来,这么疯狂的军售,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文宁紧皱褶眉头喃喃自语道:“难道国内的能源技术有了新的突破,需要将现役装备全部淘汰?”

     以前华夏虽然经常出售换装淘汰的军事装备,不过那些都是陆军退役的轻式武器,并且对购买人群与购买弹药与使用有着严格规定,可是这一次竟然连航空母舰都公开出售!难得华夏军方缺钱缺得连节操都顾不上维护了?

     “本次出售现役装备,购买者必须持有本国户口并通过审核,购买洛阳号航母编队,必需以团体为单位,并需要提交,装备此类装备的必要性资料,与10月20日前往洛阳国防部进行公开拍卖。华夏联邦公民购买喷气式战斗机必需持有喷气式飞机飞行执照,并且有100小时以上飞行经验。

     购买武装直升机,必需拥有,螺旋桨飞机飞行执照。购买坦克在内的装甲车辆必需持有华夏联邦乙类驾驶执照,并通过审核。

     本次装备出售只出售装备本身,重武器弹药,禁止出售。”

     华夏联邦目前分别有甲、乙、丙、丁四类驾驶证等级,其中丁类驾驶证只允许驾驶速度不超过60公里的“丁”级家用汽车,并且只允许短途驾驶。

     从丙类驾驶证考核开始,难度就开始暴涨,不仅需要熟练的驾驶技能,还需要在行驶丁类汽车时,没有违反5次以上交通法规,对华夏联邦的交通法规有着完善的认识,与一年以上的丁类汽车驾驶年限。而拥有丙类驾驶执照才允许驾驶家用汽车长途行驶,并且不准驾驶速度超过150公里以上汽车,不准驾驶特种车辆,不允许上高速。

     乙类驾驶证考核,不仅需要三年以上丙类汽车驾驶年限,更是在丙类的基础上更是加上了心理疾病考察,与日常驾驶行为考察,只有在自己过往驾龄期间交通违规不超过20起,才允许颁发。而拥有乙类驾驶执照就可以驾驶除公共交通之外的所有车型,并对汽车速度放开管制。

     目前华夏联邦的甲类驾驶执照倒是很难能拿得到手,因为它本身是从乙类驾驶执照升级上来的,而其中就有必需持有乙类驾驶执照十年以上驾驶经验,并无发生过致使她人伤残的严重驾驶事故的硬性规定。

     根据华夏联邦交通法规定,允许拥有甲类驾驶执照的华夏公民驾驶所有门类交通工具,并可以在交通部下属公办培训部门免费学习所有门类交通工具,哪怕是你想学开飞机,华夏联邦都让你免费培训。而在公务员招收、社会企业应聘,拥有甲级驾驶执照更是能够拥有很大的加分项。

     所有一切政府及企业对甲级驾驶执照的优待,都间接性的证明了甲级驾驶执照的审核难度。

     近年来随着儒家文化的再度中兴,以及儒学弟子对儒家文化的推广,儒学更是将他们的传统文化中君子六艺,安插进了华夏教育体系当中。其中礼,演变成了从幼儿园至大学就要求学习的品德教育课,乐,变成了音乐课,射,变成了初中课程中的的枪械维护及射击课,御,变成了高中课程中的车辆维护及驾驶课,书,变成了从小学伊始的课外书籍阅读课,而数,倒是没怎么变,依然是数学课。

     华夏联邦交通部倒是也顺应教育安排,将驾驶执照的申请年龄调整至16周岁。也就是说一切顺利,在16岁完成初期丁级驾驶执照考核,想要获得甲级驾驶执照也要等到30岁。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电视上的午间新闻播放完后,文宁依然眉头紧锁地坐在沙发上,思考着新闻里的内容,这是曾经漫长岁月给她带来的惯性思维。

     华夏联邦突然搞出这样的大动作对世界格局有什么影响?对国家有什么积极作用?对战略盟友有什么消极影响?对苏国会照成怎样的刺激?最后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把所有信息按照自己的思路在脑海里转一圈后,文宁才发现自己想多了。毕竟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刚刚幼儿园毕业的一年级小学生而已,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键盘上挥斥方有的无双国士,也不是在那个宫殿内指点江山光华女皇了。

     起身拍了拍乱糟糟的脑袋,文宁长叹一声,背着双手,摇晃着脑袋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到是没有看到自己身后,如见了鬼一般盯着她背影的父母。

     小孩装作大人的模样到是平常,毕竟在怎么模仿,孩童那如骄阳新出的朝气是怎么也无法掩盖的。可刚才文宁那回首渡步的姿态哪还有一丝朝气可言,怎么看都像是余辉落幕后那一丝残阳斜照的老藤。

     一声脆响之后,视线被文宁卧室的房门所隔绝,文宁妈妈与她老爸才回过神,相互对视一眼,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继续兴致勃勃的坐在沙发前,讨论起她们家购买武装直升飞机与虎视坦克的可能性。

     下午14点30分,文宁妈妈准时地将还在床上熟睡的文宁喊了起来。下午15点是文宁上学时间,抛开开车在路上的20分钟,到学校的时间基本上刚刚好。

     文宁的学校座落在市郊区的位置,占地10亩左右,被一圈高大的围墙包围在内。只有正面留有一扇朱红色大门,链接内外。大门旁站着两位身穿制服的年轻女性,笑着与每一位学生点头问好。

     文宁背着她的空书包从她家那辆高大的皮卡车爬下来,与车上的老妈挥手告别后,跟随着三三两两的小学生们,向学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