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李二的心事
    突厥颉利可汗率领突厥三十万狼兵被李二使了一诈,像一窝蜂一样暂时退回了大漠。

     但李二知道突厥虽然暂时退去了,但是有一天它又会卷土重来,这些家伙是世界上除了畜生之外最说话不算数的东西。

     使诈可以换来一时的平安无事,可换不来长久持久的安宁。

     不过这一时的安宁还是李号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李号也不会想到他自己一个学医看病的竟然会在大唐出现危机的时候出来指点江山,替一代明主李二出谋划策。

     突厥退去,李号从尚书省的一名书记员变成了兵部的一名有实力的决策者,成了李靖名副其实的辅佐之人。

     兵部现在除了一正,还有两副。

     一正就是兵部尚书李靖,两副就是兵部两位侍郎李号和张公瑾。

     突厥退去的当天夜里,李号正在热被窝里搂着自己的媳妇王艳艳亲嘴造小人,突然房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听到了叫喊声:“大人,陛下身边的王公公就在厢房内等候,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你亲自走一趟。”

     快要迸发到大脑的热情顿时全无,李二让身边的王公公亲自来叫他,想必是大事了,李号一骨碌撇开王艳艳,滚身起来,穿好衣服,冲出房门,出门后才抬起脚慌忙中穿好了鞋。

     跟着府里的侍婢径直来到厢房中,见了王公公李号连忙上去施礼,王公公直接过来,拉住李号的手就往门外走,来不及让李号问他话。

     都说公公是被阉割过的人,心里基本都变态,又作为皇帝的近侍,他们对待别人是凶得了不得。

     可看着身边拉着他自己手的王公公,李号怎么也看不出来他哪里凶恶,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个变态的阉人,反而是一脸和蔼可亲的长者,李号一开始紧张恐慌的心情马上放松了,心也平静了下来。

     出了门,王公公直接让李号跟着他一起坐上轿子,沿着朱雀大街进了皇城,来到太极殿。

     在夜晚的烛光里一眼看去,李二躺在卧榻上,汗珠子从额头上淌了下来,脸色极其苍白憔悴,病容尽显露出来。

     几位大御医都是李号比较熟悉得了,跪在卧榻前面,脸上极其难堪,脸色甚至比李二这个病人还要让人觉得不舒服。

     李二的皇后长孙氏坐在卧榻之侧,双目拉着李二的手,想哭又哭不出的样子,只把眼睛里噙着眼泪汪汪。

     看到王公公拉着李号来了,病情紧急,长孙皇后赶紧站起来腾出身来,立刻让李号替李二瞧病。

     这也省事了,不然还要李号磕头行礼,李号也不再谦虚,坐到刚才长孙皇后坐过的卧榻之侧,这个位置是替李二瞧病的绝佳位置。

     脉跳动多次又停止了一次,这是促脉,汗出,头发都被汗渍浸透,又从他苍白的脸色可以看出李二定是拉肚子了,他便低头问李二:“陛下,您可是拉肚子了?”

     病榻上的李二点了点头,对李号的问话不否认。

     这就是了,李号离开卧榻,王公公和长孙皇后急切地问道:“陛下不要紧吧?”

     不用说,不论是皇后还公公,以至于太极殿内的众位大臣,这会儿都把李号当做权威,恨不得李号有三头六臂把李二身上的病患立即给拿掉。

     “不要紧,不过得赶紧喝药才能好。”李号拉着王公公的手说。

     还愣着干什么,王公公吩咐属下的几个小公公拿来笔墨纸砚,好让李号开药方。

     只见李号从小公公手里接过来正宗狼毛做成的毛笔,在麻纸上写了聊聊几位药物。

     在李号开方的时候,御医和大臣们总是很好奇,他们围绕着李号,竟然把长孙皇后和王公公排挤在圈外。

     只见李号在麻纸上写下了葛根半斤、黄连三两、黄芩三两、炙甘草二两,说实话李号开方能气坏满朝御医和惊呆满朝大臣。

     整个药方只有四位药物,这能治好陛下的病吗?

     看着药方让他们产生怀疑,大唐一般的医生开药起码也得十几味或者二三十味药物,李号开了四味实在太少。

     可要说完全不相信李号,他开过的药方让病人喝了总是有效的。

     只有抓药让陛下喝了再说,谅这四位药物都是很平常的药物,起码也不会毒人。

     事不宜迟,李二就躺在卧榻上,他的病一时都不能耽搁,尚药局的御医拿了方子,抓了药煎煮好端到李二面前。

     按例御医们尝了药,李号也尝了几口,大臣有好事表现忠诚的也尝了尝,由于加了炙甘草,药物味道有点甜,还算爽口,李二见大家都尝过了,才在侍婢的扶持下坐起来,勉强地喝下了半碗药。

     李二病情不好,谁也不敢离开,大家就这么等着,过了两刻钟,李二渐渐感觉好起来了,身上的汗液也渐渐干去,肚子也不觉难受了,他才坐了起来。

     药物只能一时调节身体,如果要想让李二的病情彻底好了,还需要心药来解决。

     因为通过探查病情,李号知道李二陛下是因为担心过度又感了风寒才得了这个病,再加上御医又提前给他喝了下药,才以至于到了这个地步。

     御医误诊的事情,李号不愿意也不想说出来,因为这样做御医可能下场不好,事情都过去了,保住御医的命更重要。

     至于解除李二陛下对突厥的担心,李号一时竟然想不出一个好法子来。

     突然间,李号看到了站在他自己身边的张公瑾,便私下偷偷问他看能不能出个主意。

     这张公瑾略微思考了一下,便走上前来跪在李二陛下的卧榻前面的地砖上,陈述了他对突厥的看法,总共提出了六条意见,都是中肯,李二听得舒服。

     解决了李二陛下的心事,再加上李号的药,李二陛下病情在天亮时已经基本上痊愈了。

     还是老规矩,李二陛下对有功的大臣往往是要赏赐的,可李号和张公瑾都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现在朝廷要出兵突厥,一切都得要花大唐国库的金银,他们不是暂时不要赏赐,是希望把钱用在该用的地方,等打败了突厥再论功行赏不迟。

     听李号和张公瑾的话,李二陛下虽然没有感动得流鼻涕,但起码心里是很感动了,心里面对李号、张公瑾这样的朝臣十分欣赏。

     李号的药物不错,张公瑾的六条意见尤其大快人心,李二要张公瑾亲爱写给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