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长孙皇后的头痛病
    封建特权给了人很多的贪欲,嫡长子继承制度也是难以很好解决这个问题的,争夺大唐皇朝第二任皇帝宝座的斗争在酝酿着。

     而身为大唐皇帝的李渊还处在梦里,根本不知道他的三个儿子会给他制造一个千古奇事――玄武门之变。

     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怨谁?怨李渊,谁要他李渊生了三个老虎一样的儿子,谁都不肯服气谁,那只有用争斗来说话了。

     玄武门之变的结果是秦王李世民杀了哥哥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让尉迟敬德带领人马逼迫李渊封李世民为皇太子并承认既成事实。

     痛失两名爱子,李渊在太极宫哭成了泪人,像一个被拔光了毛的老鹰,凄惨的哀嚎换不回两名爱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辞了皇位,做了太上皇,把这大唐的皇位让给了二儿子李世民。

     在一场巨大的宫廷政变中受到伤害的人都是有厉害冲突的人,作为一个皇家御医,李号不但人好好的,他的吃穿住行一概如前,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唯一不同的是听说兄弟相残的事情心里咯噔咯噔不好受。

     登上皇帝宝座的李世民,首先是将秦王府的一切行当搬到了皇城当中,再就是召见御医,让他们好好侍奉于他。

     新皇帝上位给每位御医发了赏金,一面提醒他们全心全意效劳,一面提醒他们御医工作的重要性,大意不得。

     和往常一样,王艳艳带着五位女医官继续来到太医署学医,尤其是爱听李号讲《伤寒杂病论》。

     只不过现在王艳艳不是以前秦王府里的医官身份了,她现在是皇后的女医官。

     等李号讲完《伤寒杂病论》中的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今天的课就算讲完,他正要去向蒋季琬请教针灸大法呢,毕竟针灸不是他的强项,这时突然王艳艳叫住了他:“李御医,等一下。”

     李号站住了脚步,看了看王艳艳道:“有事吗?”

     王艳艳点了点头,却不说具体什么事情,李号耐不住性子,急着问道:“有什么你就快说吧,如果没事的话我还要去学针灸呢。”

     王艳艳诧异地说:“李御医,你水平这么好,还需要学习吗?”

     “学无止境,我只会用药物治病,针灸的功夫还不行,所以还需要多多学习。”

     李号这样回答王艳艳让她很吃惊,在她看来李号的医学水平在大唐几乎是没有人能比得上,结果李号这样谦虚,王艳艳对一个水平高但不自傲的人倍感倾佩,不像有些水平就那样却摆着一副臭架子的御医。

     宫廷刚刚发生变故,这件事情放到了历史上也是很不寻常的。

     在这场宫廷政变前,作为秦王李世民最宠幸的王妃长孙氏因为日夜操劳,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劳心过度,宫廷变故过后做了皇后,她竟然一病不起,头痛难眠,留下了一个头痛的病。

     朝廷的御医该请的都请了,蒋季琬和许孝崇都过去瞧过了,用针扎过后疼痛稍减,过了之后又如同前般,疼痛依旧。

     作为御医自保为主,蒋季琬和许孝崇也不敢贸然举荐李号前去诊断,如果再看不好还要受到牵连。

     虽说秦王李世民早就见过李号治好了李靖的脚疾,可是他对一个看起来尚不足二十岁的御医并不在乎。

     作为长孙皇后的女医官,王艳艳听了李号的几节课,她认为李号对本草学和方剂学治病的水平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决定向长孙皇后推荐她的师傅李号。

     把长孙皇后的病情向李号说了一遍,王艳艳问李号能不能治疗。

     按照王艳艳所陈述的情况来看,劳心过度引起了头痛不已,并不是感受风寒引起的头痛,李号初步断定可能是脏腑失调造成的头痛,不过他还不能完全断定,一切要等到见了长孙皇后做了检查才能进一步确定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王艳艳和她身边跟着的这几位女医官的一再邀请下,李号决定先去长孙皇后宫中一看究竟。

     由王艳艳和几位女医官带路,李号跟着她们一直来到了长孙皇后的红门前,王艳艳先去通报,李号在门前等待。

     不一会儿王艳艳就返回来了,她征得了长孙皇后的同意,领着李号进了长孙皇后的倾宫。

     进了倾宫的门,李号老远看见倾宫的黄色纱帐里若隐若现地躺着一个年轻女人,凭着直觉他已经猜到黄色纱帐里躺着的女人恐怕就是长孙皇后。

     果如李号所猜测的,王艳艳带领李号来到了黄色纱帐前,指着黄色纱帐里躺着的女人告诉李号此人就是长孙皇后。

     见了皇后娘娘只能下跪了,李号不敢失礼,连忙跪下行礼:“微臣叩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躺在床上的长孙皇后睁开眼睛看了看跪在床下的李号,使了一股劲才从朱唇里病怏怏地说出了一句话:“爱卿,平身吧。”

     刚从朝堂上下来的李二非常气恼,听说长安街上流传关于他弑杀兄弟的行为至今还没有销声匿迹,他没处发泄心中气愤,便来到了长孙皇后宫中,不想碰见了李号也在长孙皇后宫中。

     几个御医没有将长孙皇后的头痛病给治好,李二本来就生气,见了几位御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摔了袖子。

     几位御医以蒋季琬和许孝敬为代表跪下磕头谢罪,怕万一李二想不开喊了宫外禁军进来砍了他们脑袋。

     越看这些御医李二越气不可耐,不过他还是看见了李号,瞪着眼睛对李号说:“你今天用心看了,如果能把朕的观音婢治好,朕就把太医令的位置让蒋季琬让出来让你来做。”

     李二发了雷霆万钧之怒,宫中除了李二他自己还有长孙皇后谁不震恐,王艳艳拿来一块黄锦缎搭在长孙皇后的胳膊腕上,等待李号上前把脉。

     “陛下,微臣将要为皇后娘娘把脉,还请陛下恩准。”李号屈身站在李二面前。

     “开始吧。”李二把手指着躺在床上的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