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入省
    大唐的第二位皇帝李世民,也就是李二,他登基做了皇帝以后改革官制,将宰相的权利一分为三,设置了尚书省、门下省、中书省,这样他可以高枕无忧,再不用提心吊胆担心宰相专权将他这个皇帝架空。

     由于李号在治疗李二的宠后观音婢中立下功劳,李二心里一高兴就准备让李号代替蒋季琬担任太医令这个七品官职。

     刚刚来到太医署的新人怎么能够雀占鸠巢,让人家太医令蒋季琬去干嘛,李号既不敢违抗李二的命令又不愿意抢了蒋季琬的饭碗,他只好以功微不敢受禄为借口想推掉李二封他的太医令这个官职。

     皇帝的任命怎么能不接受呢,李二莫名其妙,这种现象他还是第一次见,虽然李号跪在那里说明了他不接受这一职位的理由,在李二看来就是违抗他的旨意,围着跪在地上的李号转了两圈,然后砰的在李号屁股上连踢了两脚,十分生气地嚷道:“好你个李号,太医令你都不做,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要朕命令禁军扒光你的衣服把你扔到水池里泡上三天你才肯答应吗?”

     看着李二气得在地上背着手直转圈,李号知道李二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不至于特别生气,不然他这会儿还能这样安然无恙地跪在这里受他两脚。

     不过就像李二刚才说的一样,他要让人扒光李号的衣服把他扔到水池里泡青蛙,这事李二能做得出来,李号心里一想虽说不上像杀头一样恐惧但也不免心里颤抖。

     玄武门之变才刚刚发生过,李二心情还没有完全忘记过去的阴影,李号知道这个时候他最好不要招惹李二,否则就得被李二扔到水池里活受罪。

     玄武门之变李二被逼无奈不得不采取了断然而又显得残忍血腥的手段解决自己的亲兄弟,但他并不昏庸无道,刚在李号的屁股上踢完,又一寻思李号说得也对,直接让李号取代了蒋季琬的做法是有些武断,就让蒋季琬继续做他的太医令,正好尚书省里缺一个正七品的尚书都事的人选,就让李号去充任吧。

     只要是不让他取代蒋季琬封什么官职他都做,既然李二让他去尚书省充当都事,李号便答应了李二的差遣,愿意去尚书省里供职。

     这让一旁的蒋季琬想不通,李号推让着不肯占了他的位置让他无处落脚,结果人家好事当头,这里推辞了一个太医令不冷不热的官职,那里就补充了一个尚书省都事的好差事。

     御医虽然是替皇亲国戚看病,可这也是个高危行业,尤其是医疗水平一般的御医替皇宫里的人看病更加吃力不讨好,病看了却看不好,惹得一顿骂。

     不过再想不通也要想通,谁叫人家李号精通方药,治病救人不含糊呢,这个尚书省的都事一职也该人家李号来做,人家不霸占他这个太医令的职位就不错了。

     长孙皇后的头痛好了以后,她也要感谢李号一番,这日她领了自己身边的女医官王艳艳一行几个人来到了太医署,进了太医署的门不想正好遇到了夫君李二正在这里嘉奖李号。

     长孙皇后来到夫君李二的身边,她问二如何赏赐李号的,李二说让李号去尚书省担任尚书都事一职,尚书都事也就是正七品官员,与先前李号的七品御医是同一个级别,不过到了尚书省就有了一定的权力,长孙皇后觉得这个封赏还过得去,就让李号去尚书省就职。

     由于长孙皇后不同别的的妃嫔,她的病被李号治好,李二自然对待李号不同于对待别人,他由心爱的观音婢陪同,亲自领李号来到尚书省向萧瑀和裴寂交代此事。

     既然是立了大功的御医,来到尚书省任都事也没什么违反朝纲的事情,尚书省的两位总班头萧瑀和裴寂只好按照李二的旨意做就行了,他们让李号与尚书省的其他五位都事做了一个认识,从此以后就来到尚书省做事。

     不过李号是来到了尚书省任职,可李二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皇亲国戚有了疾病还得李号前去诊治,这个李号不敢违抗,他答应就是了。

     自从进了尚书省,李号认识了很多大唐的大佬,像萧瑀和裴寂就直接是他的顶头上司,还有像中书省的一些大佬也经常被李号撞见,像房玄龄、杜如晦、侯君集、长孙无忌这些人。

     在尚书省仁都事的李号,他经常接触的人除了比他自己地位低下的尚书主事自己比他地位略高的尚书员外郎。

     别看尚书都事只是一个七品官员,可是他直接掌管尚书省的文书与印信,吏部户部刑部礼部兵部工部这六部的主要事情都要汇总到尚书省,就连六部尚书也不敢小瞧了这尚书都事一职。

     由于李号换了职位,长孙皇后的女医官王艳艳就不能再经常听他讲《伤寒杂病论》了,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李号决定每天晚上抽时间教她们几个。

     《伤寒杂病论》总共有三百多个方子,只有将每个方子都记在脑子里并且熟悉了它们的用途,才能在遇到疾病的时候对症用药,解除病人的痛苦。

     为了提高学习效率,李号每天只给王艳艳她们几个女医官讲解两个方子,其余的时间让她们自己去钻研。

     这样算下来,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学完《伤寒杂病论》。

     白天李号就在尚书省做事情。到了晚上就给王艳艳几个女医官讲课,除此之外,遇到皇亲国戚有御医治不好的病还需要李号亲自上阵。

     王艳艳是长孙皇后最信任的女医官,她发奋图强,学好《伤寒杂病论》为长孙皇后解除病痛,成为大唐有盛名的医生。

     志向远大也是好事,李号为此感到高兴,只要有人能掌握了他的技能,也好为他分忧,免得他跑这里跑那里尽忙也忙不过来为一群皇子皇孙瞧病。

     你来我往,王艳艳不仅对李号的医术精湛所折服更是对李号这个人也格外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