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葡萄酒下无铁汉
    为首的军人看清楚了苏三蛋手中的玉佩,慌得赶紧下跪,他身后一字摆开的军人跟着他给苏三蛋跪下。

     看了苏三蛋手中的玉佩,为首的军人大概是认出了苏三蛋的来历,玉佩上很清楚地写着“队正”三个字。

     这个玉佩是程处亮送给苏三蛋的,长安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除了军人,主管长安街的京兆尹都会发给他们一个身份牌,作为他们身份的标志,作为管理他们的重要手段。

     军人是入了军籍的,他们的身份牌由所属折冲府直接发放。

     出来活动,苏三蛋是忘不了他自己的身份牌的,随手就从腰间拿了出来。

     军队的队正要比一个坊里的里正级别高出一大截,为首的军人是这坊里的里正,他见了苏三蛋这个队正下跪是很正常的现象。

     苏三蛋来这里是溜达的,图个心情愉快,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与一群士兵打架上,他把手一挥,不耐烦地打发他们:“你们都走吧,少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我现在没心情看你们,都滚吧。”

     里正很清楚,谁都能得罪,可是军人尤其是有一官半职的军人是不能得罪的,万一他哪天在战场上立功了被封个将军什么的,那就等于得罪了将军,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都是轻的,说不定还会人头落地。

     一声吆喝,里正带着手下一伙人都散开了,无趣地走了。

     临走前,里正教育两个坊门郎:“你们两个以后能不能多长两只眼睛,多留点心,遇到当官的让着点儿,不要让本官天天替你们搽屁股。”

     两个坊门郎挨了一顿打算是白挨了,拍了拍身上的土,继续在坊门前站岗放哨。

     大摇大摆进到坊里,苏三蛋的一双眼睛不老实,东瞅瞅,西看看,想找点儿引发新奇的东西。

     突然,苏三蛋眼睛盯上了一个地方,前面不远处有一面矮旗,矮旗旁边站着一个穿着时髦的与众不同的女子,那是酒肆里拉客的西域胡人美女。

     盯着那个女子看了一会儿,苏三蛋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新奇的想法。

     以前就听说过西域的女子风情万种,今天他就要去那西域胡人的酒肆里转转。

     想到这里,苏三蛋在李号肩头拍了一把,诱导他:“兄弟,想不想去胡人的酒肆里?”

     摇了摇头,李号不爱喝酒,因为喝酒伤胃,李号不想没事给自己的胃找事。

     说服不了李号,坚决不肯罢休,苏三蛋继续诱导:“你真不去?你可别后悔。”

     李号一本正经:“不后悔。”

     李号刚说完话,不知苏三蛋到底要干嘛,他一只手堵在李号的嘴上,不让李号继续说话,他倒开始说了:“兄弟,先别说大话,跟我进了酒肆再说不迟,葡萄美酒之下没有铁汉子,不信你跟我进去就知道了。”

     “进去就进去,我还怕你不成?”李号意志很坚定。

     苏三蛋开始把一双手背在粗腰后面,向矮旗那边胡人美女站着的地方走去。

     老远看见了苏三蛋和李号向酒肆有来,矮旗旁边,也就是酒肆门前,那位西域胡人美女笑脸相迎,手舞足蹈,嘴里也不闲着:“客官,里面请,有可口的葡萄酒。”

     站在酒肆门前,看了半天西域美女,苏三蛋一脸坏笑,那西域女子也不在意他的坏笑,反而迎合着他,一双浓眉大眼更加吸引人。

     看了一会儿,苏三蛋不禁叹息:“哎呀,西域美女果然与众不同啊,好货,好货啊。”

     酒肆里的老板听到了酒肆外面的客人说话,头上戴着西域六瓣帽从酒肆里出来,热情地迎接苏三蛋和李号:“客官,屋里请!”

     虽然西域胡人包括门口站着招呼客人的那位美女的汉语说的不标准有些生硬,但是洋溢在他们脸上的热情是真实的,让人一看就有了喝酒的欲望。

     在西域胡人热情的邀请下,李号跟着苏三蛋进了这家胡人的酒肆。

     进了酒肆,又有两个西域胡人美女迎了过来,深深地向他们鞠躬,人美嘴更甜:“两位小郎君,快请坐。”

     喝酒的酒肆里用不着客气,两个美女让他们坐,苏三蛋和李号也就随便坐下了。

     待他们坐定坐稳当了,一位美女上来,将两个大瓷碗放在了长桌上。

     而另外一位美女则抱着一只黑色坛子紧随前面一位美女身后,待前面一位美女将瓷碗放好,另外一位美女则将黑色酒坛子放在桌子上。

     黑色的酒坛子里盛着满满一坛子西域葡萄酒,葡萄美酒的味道从酒坛子里飘出来,几乎整个酒肆里都被这葡萄美酒的味道渲染了。

     哇,好香,苏三蛋再也忍不住了,虽然一开始他盯着西域美女不松开,可以说他来到这家酒肆,就是为了看西域美女才进来的。

     闻到这么香的葡萄酒味道,苏三蛋再也忍不住了,他似乎已经把西域美女暂时忘到了脑后。

     这家胡人酒肆的服务可算上乘一流,西域美女服务态度好。

     放好瓷碗和酒坛子后,她们拿起酒坛子里的勺子,在每只碗里舀上了满满两碗葡萄酒。

     两位美女几乎是异口同声:“两位郎君请慢尝。”

     见了这么香的酒,苏三蛋几乎是垂涎三尺,人家美女刚说让品尝,他端起一碗葡萄酒就一饮而尽。

     苏三蛋喝酒,咕咚咕咚的声音不绝于耳,李号心想:“这简直就是驴在喝酒,哪里是人呢。”

     一碗完了,苏三蛋看李号还不曾动手,便又端起另一碗葡萄酒,看了李号一眼,问:“你怎么不喝呢?”

     咕咚咕咚,话刚完,他又喝完了第二碗酒。

     实在看不惯苏三蛋的霸道作风,李号伸手从苏三蛋手里夺过来一只瓷碗,脸都红了,嚷嚷上了:“你好意思啊你,两碗都被你喝了,还问我为啥不喝,就你这速度这酒量,我还有喝酒的机会吗?”

     看着长桌上的两只空碗,苏三蛋简直不能相信他自己,两只瓷碗也够大的,人家西域美女也添加的够满,他竟然一口气两碗酒吞下肚子,尚且还不过瘾。

     就这么点儿时间,拍一只蚊子的时间都不到,两碗酒就这样没了,李号心里就纳闷了,他想是不是西域葡萄酒真好喝。

     两只被苏三蛋喝空的碗随后又被西域美女添加满了,苏三蛋的示范诱惑魅力太大,李号再也不用谦虚,先尝尝再说,他端起其中一只碗,碗刚到嘴边,就闻到了醇香无比的香甜味道。

     用舌尖添了一下,味道真不错,这西域葡萄酒味道以香甜为主,里面稍微带一点酒味,这在大唐是葡萄酒,如果放到二十一世纪的后世那不就是高级饮料吗。

     咕咚咕咚,李号干了一碗不过瘾又干了一碗,苏三蛋看傻了,瞅着李号直发愣。

     被苏三蛋瞅着不放,李号不习惯被男人盯着看,伸出一只手捏住苏三蛋的下巴,摇了摇动,不解地问:“喂,你这是怎么了?看我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