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痛打看门狗
    两个婢女伺候程处亮喝药,苏三蛋看着真羡慕,从床上跳下来,发誓从现在起就着手讨老婆,最好明天就能讨得一房老婆伺候他。

     他也想学学程处亮,看让女子伺候是什么感觉。

     在大唐讨个老婆不知道得花多少钱,李号心里这样掂量着。

     从床上跳下来的苏三蛋,拉着李号的手,说:“走,你陪我去个地方,人家程二郎是不近女色的真英雄,咱们弟兄陪不起他,我看你还是跟着我走为妙。”

     “什么地方?”

     “你跟我去就知道了。”

     看着苏三蛋和李号走出了房间门,程处亮大声喊:“你们干嘛去?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苏三蛋转过头,对着程处亮的房间回话:“你刚喝了药,就让阿莹和阿芸这两个婢子陪你聊天吧,恕我们不能奉陪了,反正你人也老实,不会把婢女怎么样的,程二郎,你就待着啊。”

     跟在苏三蛋屁股后面,在长安街上溜达。

     还别说,大唐的长安街繁华不是一般。

     长安街上总共有一百零八个坊,苏三蛋不可能带着李号把所有的这一百零八个坊全都逛上一遍,只能挑选最想去的坊里溜达。

     走在前面的苏三蛋突然转过身来,“走,跟我去胡人的坊里转转,那里有金发碧眼的外族妞。”苏三蛋说到金发碧眼的外族妞时脸上洋溢着热情。

     苏三蛋是一个孤儿,是寺院的僧人救了他,把他拉扯成人。

     跟着僧人长大,从小是靠吃斋长大的孩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寺庙就应该吃斋念经拜佛爷爷。

     可是诵经拜佛是一个本性单一而且要能耐得住寂寞的人应该做的事情,淘气调皮的苏三蛋根本就不是当和尚的材料。

     当和尚期间,苏三蛋打碎木鱼扔掉木槌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至于他逃出寺院吃肉喝酒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寺院的一些所谓一本正经梦想着要成为第二个乔达摩悉达多如来佛的和尚们终于是先于方丈而爆发了,他们不把苏三蛋逐出佛寺誓不罢休。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方丈不想就这么让苏三蛋离开寺院,毕竟苏三蛋是方丈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

     不想不守清规放任成性的苏三蛋不能见容于寺院里的众僧人,他们亲眼见方丈不肯惩罚甚至包庇苏三蛋,心里愤愤难平,在一起商议了一番,决定采用逼迫的阴招把苏三蛋赶出寺院。

     和尚的坏主意真行,他们竟然在苏三蛋的饭里放土吐唾沫,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激怒苏三蛋,让苏三蛋发作与他们打一架最好。

     欺负人都欺负到了这个程度上,苏三蛋忍受不了,最开始是动口,可苏三蛋一张嘴怎么能敌得过百八十张和尚的嘴。

     君子动口不动手,那是没有达到一定的生气程度上说的话。

     众和尚骂苏三也就罢了,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出口不逊,骂人不揭短,他们专门揭的就是苏三蛋的短:“哪里来的孤狗滚哪里去,少在我们大慈恩寺叨扰害人。”

     到了这个程度,苏三蛋操起寺院里挑水的扁担与众和尚打起来了。

     虽然只有十五岁,可是他力大无穷,上来的和尚都被他打倒在地,娘呀爹呀地乱嚎,苏三蛋除了被一个和尚打了一棍之外,没有重伤。

     其余和尚一看,苏三蛋是不要命的那种人,地上的和尚鼻青脸肿都是受伤轻的,头破血流伤胳膊伤筋骨的才是重的。

     他们扔下手中的扁担扫帚,像被打怕的狗,撒腿就跑,向方丈告苏三蛋的状。

     众和尚说的,方丈不是不知道,他自己拉扯大的孩子他还不了解吗。

     为了偃旗息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方丈只好修书一封,让苏三蛋去宿国公程咬金府上讨个差事。

     宿国公程咬金是大慈恩寺院方丈的老交情,见了书信,义薄云天,他看苏三蛋跟二儿子程处亮年龄相仿,便叫他在程处亮麾下当了一名队正。

     队下面分成三伙人,每伙三什,每什十人,一个队就有一百五十名士兵,苏三蛋就是这一百五十名士兵的老大,叫做队正。

     当了队正,苏三蛋作战英勇,每有冲锋,他都在最前方,赢得了右果毅都尉程处亮的赏识,由此结识了程处亮,与程处亮相互引为知己。

     可程处亮此人尚武,除了出征打仗,就是呆在府里读书练武,苏三蛋整天跟着程处亮不是读书就是练武,他实在闷得慌。

     叫程处亮去长安街上兜风,他又不去,苏三蛋一个人出去又觉孤单。

     正好李号出现了,苏三蛋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带他在长安街上使劲采风。

     来到了一个坊,刚要跨进坊门,就被两名坊门郎拦住进路:“干什么的,有京兆尹发放的牌子吗?”

     “没有。”苏三蛋摇头。

     也许是以前没有遇到像苏三蛋一样口气的人,两名坊门郎听不惯他的话,怒气上来:“哪里来的野狗,竟敢无京兆尹发放的身份牌子就私闯长安城?”

     推开两名坊门郎,苏三蛋要抢着进去。

     嚯!两名坊门郎拔出腰刀,明晃晃的大唐横刀挡在眼前。

     很显然,被苏三蛋推了一把,两名坊门郎是非常生气的,破口大骂:“狗日的,哪里来的野种,竟然敢硬闯本坊门,你们是吃了豹子胆还是吃了虎胆,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苏三蛋睁大一双圆眼,大怒:“你们怎么跟老子说话呢,我看你们两个杂碎才不想活了。”

     噗!一名坊门郎向前一步,手中的大唐横刀向苏三蛋头上砍来。

     身子一闪,那名坊门郎的刀从苏三蛋的眼前面砍下去,扑了个空。

     不等那名坊门郎抬手起刀,苏三蛋一手抓住他的胳膊肘子,一手抓在了他的刀把上。

     瞬间,刀就到了苏三蛋的手上。

     另外一名坊门郎见状,不但不惧怕,还仗着手中的大唐横刀奔苏三蛋的左肩胛骨砍下来。

     眼疾手快,苏三蛋动作比坊门郎快,他拿着夺过来的横刀,架住了另外一名坊门郎砍来的一刀。

     那坊门郎还没反应过来,苏三蛋抬起飞快的脚在他的小腹部一脚踢去。

     噗嗤!这厮应声而倒,一张脸触到了地面上,他靠着两手的支撑,才勉强地爬起来,满脸的泥土,将一把横刀丢在地上。

     前面那名被剥夺了横刀的坊门郎,运动两脚,想做反抗的动作,他刚一步上来,苏三蛋抬手之间将一把横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两名坊门郎都不是苏三蛋的对手,现在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坊门郎连忙求饶:“英雄,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千万不要生气,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英雄,还望英雄饶恕我们。”

     狠狠看了两个坊门郎一眼,苏三蛋取下横刀,撇在地上,不屑一顾骂了一句:“什么贱奴,我看你们就是一群看门狗一样的畜生,见了人就逮住撕咬,有话不会好好说吗,竟敢挡老子的去路,撞上老子,今天这顿拳脚就算我教训你们,如果以后胆敢这样,看我不打扁你们。”

     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李号傻眼了,后世里他只有在电视上或者小说里才能看到的斗打场面,现在就真实地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长见识了。

     刚抬起脚步,要走进坊门,从坊门里面走出来十几名军人,他们头戴交角襆头,身穿窄袖长衣,脚踏乌靴,直奔苏三蛋和李号而来。

     对面来的人有一人为首,穿着和他们一般,到了苏三蛋和李号眼前,站定脚步,他后面的军人跟在他身后,横向一字摆开。

     为首的军人想必是他们的头儿,一手下垂,一手握着腰刀,先开口:“不知两位是何方神圣,为何与我两位属下过意不去?”

     把两只手叉在腰间,苏三蛋冲着这些来人眯着眼睛看了一遍,爱理不理地答话:“你们也是白活了,枉你还是我大唐军人。”

     苏三蛋说话之间在腰间取下一个玉佩,提在手里,让冲他来的这些军人看看。

     为首的那位军人上前来,伸长脖子,探头看了看苏三蛋手中的玉佩,慌的他突然跪下,连连磕头谢罪:“不知将军驾到,还望恕罪。”

     跟在为首军人后面的人,见状,都莫不下跪,口呼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