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与中医
    我自小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记得小时候没少吃药打针。

     上了初中高中,学校距离家比较远,一切都得自己照顾自己才好。

     初中有一次得了扁桃体炎,嗓子疼得厉害,我实在忍受不住便请假一周回家治病。

     新世纪伊始,虽然经济社会发展了,可是农村依然是缺医少药,好不容易找到村医,取了西药。

     喝了几顿西药,效果真的是不太好,最后我的母亲拿出了一瓶糖浆。

     据我的母亲说,这糖浆是六婶前几天送给她的,那段时间普遍感冒,六婶给我母亲送了几瓶糖浆让预防感冒用。

     喝了一瓶母亲给我的糖浆,嗓子的疼痛就好了许多,起码能忍受得住了。

     后来又喝了两三瓶基本上好了,当时并不知道瓶子里是中药糖浆,现在回想起来,才考虑那几瓶糖浆极有可能是中成药。

     后来,还是上初中那会儿,我前脖子左侧肿痛发烧,那会儿农村小孩经常得这个病,治不好的化脓了还要去医院做手术,非常麻烦。

     我们那地方处于西部陇中地区,属于陕西秦文化范畴,当地医生管这个病叫“肿壶子”,其实我想可能就是淋巴病,是感冒引起的。

     记得当时得了那种病,医生除了取药之外,还有就是取几贴“伤湿止痛膏”,让小孩贴在疼痛的地方上。

     一般经过医生这样处理后,这种“肿壶子”就能好。

     说来也巧,我这人皮肤对胶布过敏,治疗“肿壶子”的伤湿止痛膏放在我脖子上就导致脖子皮肤瘙痒起湿疹。

     治疗“肿壶子”这种病,当时的农村医生开的西药作用实在不大,主要靠伤湿止痛膏这种中成药贴膏。

     我当时心里非常焦急,请假还是一周,到了家里,我的母亲把白矾放在温开水里融化了,让我用手工做的棉签蘸白矾溶液频繁在脖子上搽。

     过了几天,脖子上的“肿壶子”就好了,再没有发生过。

     是白矾这种中药溶液治好了我的“肿壶子”,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是一种感慨。

     新世纪来临,我上了高中,不知怎么的,牙龈在早晨起来刷牙时候老爱出血,我找当时镇上医院的医生看了,说是我缺微量元素维生素,取了好多的西药,像维生素A、维生素B、维生素C、维生素E等,还有鱼肝油等都喝了,说个实在话,这些西药一点屁作用都没有,不但没有作用还害得我身体虚透了,晚上梦中盗汗从睡梦中惊醒,全身几乎要被汗液煮透,难受至极。还有就是,我的胃也因为喝西药遭受重创,每到早晨五六点就得跑学校的厕所。

     我当时想不通,替我看病的医生在当地医院很有名,是镇医院院长,很多人找他看病。

     身心俱疲之下,我于高三第二学期高考前的关键时刻请假回家,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由于家里饮食好些,病情没有再发展,可也治不好。

     高考完了后,我父亲强烈建议我去看中医,我去了村上一个自学中医的老者那里,他看过后说有火。

     开了两付中药,我喝了两天,第三天病情好转,我又去了老中医那里,他给了我一盒六味地黄丸,喝完六味地黄丸,过了几天,病情大好。

     秋季开学,我由于高考成绩距离本科院校还差几分,不甘心去我们省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读书,只好补习一年。

     喝了老中医的药病好了,我经过一年的补习,分数超过了本科线,终于考上了大学。

     从此以后,我对中医充满了好奇,由于父母在黄土高原的一亩三分地里长年累月劳作,身体上也不是很好,我想着能不能通过学习中医调理我父母的疾病。

     那年,高考完我本想报考中医院校,可那时班主任老师说师范好,让我报了师范,西北地区最著名的师范大学政治历史专业距离我还差六分,最后被第二志愿某师范学院录取。

     大四期间,实习回来,完成论文后,别人都去游玩,我又是个很宅的人,就去学校图书馆看书,不想遇到了很多中医书籍。

     我一本一本看了学校图书馆的中医书籍,像《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中药学》、《中医内科学》、《中医外科学》、《针灸学》等。

     如痴如醉地阅读着这些中医书籍,尤其是对于书中列举的医学案例感兴趣,看到名医施今墨前辈的中医案例,我更加吃惊,原来中医可以治疗很多病。

     一晃眼,大学毕业了,进入社会,我看过《黄帝内经》,可是一知半解,实在学不懂。

     按照中医大学教材开的方子,没有一点效果,于是我又很动摇,可还是由于对中医的一颗热心,我并没有放弃。

     有一天,我看到了解放后北京中医学院刘渡舟和胡希恕的中医案例,叹为观止,看了一遍又一遍。

     此后我按照这两位中医前辈的书籍指点,买了几本实用的中医书籍,都是有关《伤寒杂病论》的书籍。

     严格按照要求,我试着给父母亲和自己开了一些方子,效果凸现出来了。

     我母亲经常头痛,鼻子吸不住鼻涕,大为恼人,我思前想后,按照《伤寒杂病论》的思路,把两张方子合在一起做了简单调整,喝了之后两侧头痛不再发作,只是到了冬天,头顶前额尚且疼痛,我又开了两付治疗杂病的方子,喝了之后鼻涕大为减少,冬天头痛减轻了。

     我父亲有一次感冒,喝伤风胶囊好一段时间,就是不见效果,每天都打喷嚏鼻子塞,我按脉象,刚一搭手,脉象浮。

     脉浮无汗头痛鼻塞怕寒,我记得《伤寒杂病论》上说:“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无疑,我父亲是太阳伤寒证,我开了一剂药,煮了一大缸子药汁,喝了两天,感冒就彻底好了。

     还有一位朋友,关系实在好,脖子后面板硬,左胳膊麻,活动不灵活,胃不好,喝不惯西药,强求我为他治疗。

     说实在的,我不敢轻易下手,因为我不是医生,没有医师资格证,没有处方权力,无证开方属于违法行为,这点我心里非常清楚。

     可是这个朋友马上要出去打工,行动不便影响着他,他与我关系也非同一般。

     经过深思熟虑,我在结合自己经验的基础上,严格按照要求,诊脉问清楚情况后,开了两付药,让他严格按照我的要求煎煮药物,万万不能马虎,他是我知心朋友,自然按照我的嘱咐去做,喝了两付,病情减轻,又要求我继续开点药,彻底治好,朋友面子,我实在没辙,又开了三付,吃了虽然没有彻底好,起码大好了,可以出去当驾校教练不愁胳膊痛了。

     从此后,我再不为别人看病,因为我是一个大大的良民,胆子也小,我不敢也不愿意干违法乱纪的事情,现在社会是法制社会,我得遵纪守法,除了我自己和父母亲还有家人,谁我也不敢为他看病。

     前几天,我感冒嗓子痛咳嗽厉害,西药实在对胃不好,打针我又过敏,见了针头,我的屁股就变得像石头一样硬朗,医生扎不进去,打吊针我又没时间,老板那里请假实在不容易,我只好自己为自己开了方子,抓了中药吃了两付,咳嗽嗓子痛减轻,根据变化又开了两付,咳嗽嗓子痛基本好了,到了这个时候,即使没有完全好,再不用吃药了,剩余的一点问题凭身体自己的力量就能慢慢康复,不用再用药物了,毕竟是药三分毒,见好就收,这是医圣张仲景前辈在《伤寒杂病论》中的一贯要求。

     我自学中医完全为了减少自己的痛苦,穷则独善其身,我目前是要调理好自己一家人的身体。

     正是基于此,我想写一本中医类的小说,来弘扬中华文化,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医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