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 是谁惹祸
    本来玄舞不想说话,毕竟她说什么,楚氏也未必会听。 ??可现在光听玄月说话,对玄舞来说都是一种折磨。故打断她说道:“妹妹,你怎么好像一直在帮苏二公子说话,是他欺负夜儿在先,我当时看得清清楚楚,是他欲推夜儿下崖,却自己脚下没站稳摔了下去,也幸好是他掉了下去,不然就该玄夜被抬回府了,以夜儿的体质,还不知会如何呢?”

     楚氏一听这话,当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打架?夜儿,你可有受伤?”她这会哪管苏玄二家关系如何,只要不是她的儿子受伤,总是大幸。

     玄月没想到玄舞会这个时候站出来帮玄夜说话,而且说的还是事实。若是放在往常,只怕气都不吭,等着玄夜闯祸被罚。现在好了,话被玄舞这么一说,她竟无言以对。

     “我没事!”

     玄夜回答的很别扭,他已经是大人了,哪有那么脆弱,很受不了楚氏大惊小怪的模样。

     楚氏松了口气,再看玄月的表情,心道:倒底不是自己生的,对她再好,在外面也不会帮着她的儿子。虽然对玄舞此次没有落井下石有片刻意外,但这种情绪一闪而过,立马想到的却是她的出生。

     问道:“你无缘无故,怎么会和苏二公子动起手来?”在楚氏眼里,玄夜是最乖最听话的孩子,从来就没让她操心过,实在无法想像,有一天他竟也会和人打架。??  问这话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的朝玄舞看去。

     “是他太过无礼!我看不过去。。”

     “还不是因为姐姐!”玄月却同时嘀咕了一声,声音虽不大,却还是让在场的人听得清楚。

     见玄舞和玄夜同时看向她,玄月赶紧补充道:“还不是因为姐姐长得太漂亮了!”

     夸赞的话玄舞还真听得少,可玄月现在说她漂亮,实在令人高兴不起来,她这还是把责任推到她身上来了。

     果不其然,楚氏的脸立马拉了下来,说道:“天不早了,月儿和夜儿先回去休息吧,玄舞留下!我有话跟你说。”

     玄夜见楚氏表情严肃,心中不免有些为玄舞担心,嘴唇蠕动,正想求情。楚氏却以为他是怕惹祸上身,安慰道:“你且安心回去休息,一切有母亲在,就是那苏家找上-门来,也不必惊慌”。

     一时让玄夜说不出话来,想到母亲只是找玄舞问话,想必也不会有事,更何况往常,他每次求情,得来的都只是母亲对玄舞更严厉的指责,犹豫了一下,就和玄月一同退了出去。 ?

     室内一时又只剩下楚氏和玄舞了。若问玄舞此时的感觉,那就跟犯人被关了静闭无异,而且是和只老虎关在一个空间里。

     “跪下!”楚氏厉喝。在玄舞还没来得及回应时,又接着说道:“我说了多少遍了,让你好生在院子里呆着,不让你出去,你为什么不听!”

     玄舞一看到楚氏这模样,心里就莫名的烦燥,她很想说:她也是人,她也需要交流。但她知道,在楚氏这,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只要她回一句,楚氏就会有更多难听的话说出来。

     “别人不知道,难道我没告诉过你吗?你的命格不好,你看,此次又是因为你,害你弟弟惹祸了吧!”

     “那苏二公子是谁,是苏家的儿子,将来是要继续家业的,而且从武多年,和他父亲一样,那是要上战场的,将来只要拿下战功,被封为将军是早晚的事。今天你弟弟将他得罪了,他将来怎么办,拿什么来和他抗横?”

     楚氏越说越激动,在屋里来回的踱步,似那苏家已经找****来了。

     玄舞紧抿着唇,没有说话,心想苏家儿子能当将军,她玄家的怎么就不能了。只是她太了解她母亲了,只要现在她回一句,得到的绝对不会是她的理解,而是更多的指责。

     这些话虽是说给玄舞听,可楚氏责备她的心太过急切,一并让还没走远的玄夜和玄月也听了去,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屋内却没有要就此停下的样子。

     楚氏的声音还在继续,“你说你出去也就罢了,怎么就不能老实点,去惹那苏二公子作甚?月儿调皮,难道你也不懂事嘛!往年的教训不够还是我没让你吃到苦头,让你一时都忘记了。”

     “你倒底有没有良心?你父亲为了你有家归不得,你弟弟也因为你一直被人看低,你还不安生,是想如何?当真要我们全家都只因为你活着?”

     “母亲,喝点水!”

     玄舞有了以前的经验,决定不再跟楚氏对着干,虽然她觉得她说的完全不在理,但毕竟是她的亲生母亲,不能让外人一直看她们的热闹。

     楚氏说了这么多,也确实有些口干舌燥,伸手接过玄舞递上来的水才反应过来这水是谁递上来的。

     这还是玄舞第一次给她端水。

     楚氏说不出心里的滋味,这是她生的女儿,可在很多时候,她宁愿当年只生了一个。那样她的生活将会是另一番光景,虽说不上风光无限,但至少不用一辈子这么夹着尾巴过日子,甚至于还要看一个通房的脸色。

     虽说萧氏现在早已经不再只是个通房了,但在楚氏心里,她永远该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通房丫头,而不是时不时还冒头对她指手画脚,争抢女主人风头的存在。

     而这些都是拜眼前的丫头所赐。这么一想,楚氏的气就又不打一处来。“我说了这么多,你倒底听进去没有,知道自己的错了嘛!”

     楚氏觉得她对这个女儿已经够宽容了,若是换作别家生下这么个丫头,只怕早在她出生时就给扔到恭桶里淹死了,她现在还给她吃给她喝把她养大,她只需老老实实呆在院里,竟还不懂知足。

     “听进去了!”这些话楚氏说的多了,玄舞都快能倒背如流了,哪能听不进去。

     “听进去就好,还有月儿,你以后不许再与她来往了!”玄月倒底不是楚氏亲生的,对她好,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心里总还是有诸多防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