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 梅山踏青
    好吧,在三三俩俩的青年才俊里,他看上去的确够突出,至少身量就高出了其它几人半个头。¤ ? ?可他从没表达过对她的情意,她从前怎么就认定他对她有意呢!现在再见他,恍如隔世。原来浓烈的感情似乎也随着死亡逝去了,脑海里记得的,只有萧珏枫转身离开时的冷漠背影。

     现在仔细回想,萧珏枫看她时的眼神总是淡淡的,那时的玄舞以为他本就如此,对谁都这副神情,只认为优秀如他,就该如此的目空一切。

     玄月见到几人,一下又恢复成了快乐小鸟的模样,只差没飞过去迎接几人,脸上是如沐阳光的灿烂笑容,脚底像生了风,一溜烟就到了他们面前,脆声道:“我们正要去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就过来了,如此甚好,倒省事了。”

     “你好意思,你找我们出来,现在却还要我们来寻你”,说话的是另一位小娘子,玄舞认得,她是玄月的交好褚若晨。在京中是出了名的刁蛮小姐,父亲是现在的永伯侯,出身就高人一等。

     几人的眼神在玄舞身上来回转,意思很明显,这是玄舞第一次见他们,都在等玄月介绍。其中一双略显轻浮的眼睛,几乎是放肆的在玄舞胸前来回飘。想必玄夜也看到了,不然怎么又有后面对他的不敬,以至起了冲突。 ?

     和玄月的娇小玲珑不同,玄舞有着高挑的个子,身材也略丰满,只要稍穿单薄点的衣衫,有的春光就是藏也藏不住的。现值初夏,玄舞出门就在里面的束腰立领长裙外随意套了件淡绿挂衫,更显身材的出挑。

     玄舞的样貌随了母亲楚柔,瓜子脸细眉大眼睛,皮肤白皙光洁,标准的美人模样。

     见那人没有一点要收敛的意思,玄舞不想等玄夜为她出头,便朝那人冷冷的看了过去。她这一看,也把其它几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便有一名少年朝那人的头部打了下去,喝道:“要看姑娘到香花园去,来这里做什么!”

     这话说的轻挑,直羞得在场的几位姑娘脸都红了。

     这么不尊重他人的公子,却是当今左相的公子韩羽。可见玄月的交好,都是些权贵家的公子小姐,却不分人品好坏的。

     而那名有着放肆行径的便是和她父亲玄松职位相当的左翼将军府的庶子苏泽。虽是庶子,却因苏家大公子从小体弱多病几乎出不了门,独挑起了苏家的大梁,将来最是可能继承家业的一子。

     玄舞以前不知道玄月凭什么和这些公子小姐们天天混在一处玩耍的,毕竟她只是名庶出,在出身上就低去不少。 ? 还是后来一次无意间听到家中仆人说话,才知道玄月才是玄家将来的接班人,虽然那时候玄夜已经死了。

     玄家的子嗣单薄,到玄舞这一代更是少得可怜,除了她和玄夜玄月,还就有另一名父亲后纳的小妾生的妹妹,玄夜的死,可说让玄家处到了后继无人的地步。

     不怪楚氏怨她恨她,就是玄舞现在回想,她也是罪孽深重的。

     韩羽这么说,不仅对玄舞没有半点尊重,还将她和楼子里的姑娘相比,可见虽是初次见她,却已是对她印象不好了。

     怎么说萧珏枫是几人中最出众的呢,至少说话不会那么明里暗里的糟蹋人。听了韩羽的话直皱了眉头,说道:“如何说话的,这位是玄家大小姐,还不向人道歉。”

     玄月也在这时适时站出来介绍道:“是啊,这是我姐姐,可比香花园的姑娘漂亮多了!”

     褚若晨一听这话,乐道:“说得你好像见过香花园的姑娘似的!”

     “我自然没见过”,若说见了,那岂不毁了自己的清誉,玄月暗恼自己嘴快。

     “那你如何知道你姐姐就比香花园的姑娘漂亮了!”说完,几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只有玄夜的脸越来越黑,有些生气得道:“月儿妹妹,你怎么说话呢!”可见玄夜比从前的玄舞聪明多了,虽是初次见面,却一下就分出了好坏。

     在外人面前,玄夜和玄月才是一母同胞的兄妹,也自小和她长在一处,可偏偏就怪得很,玄夜就喜欢往玄舞的身边站,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和她才是亲姐弟似的。

     听玄夜当着众人的面这么维护玄舞,玄月心中不快,却不好在外人面前作,便说道:“好了,好了,都是开玩笑的!我们还是快些去梅山踏青吧!不然天就晚了。”

     叫梅山,是因为那座小山除了草坪,就独独长了几株梅树,小山此起彼伏,如诗如画。到了梅花盛开的时节可以赏梅,若是平时,脆绿一片,视线也宽敞,很是漂亮,去那玩耍,确是个好地方。

     “你们去吧,我和姐姐不去了!我们先回府了!”

     玄夜看出了这些人的品性,突然很排斥和他们玩在一处,说着,便拉了玄舞欲走。

     褚若晨不亏是玄月的交好,直接拦在了玄夜和玄舞的面前,娇喝道:“不行!”

     “怎么不行?”

     玄夜哪知道,玩还有被强迫的,满脸的疑惑不解,略显单薄的身材就算语气笃定,也确少了男子的霸气。

     至少眼前的小娘子就不买帐,“做人要有诚信,说好了一起去就要一起去。”褚若晨说得义振言辞。

     “是啊,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少了你们,只我们去也没意思”其它几人起哄。

     玄舞有种错觉,眼前的不是几位公子哥,而是几名地痞流氓,而且是有文化的那种,耍起流氓来都冠冕堂皇。

     轻咳一声,玄舞伸手拉住玄夜,淡淡说道:“夜儿,不要扫了几位哥儿姐儿的兴”,如果事情是由她起的,那她就尽责保护好他,只要不让玄夜和人生冲突,几人总不置于会无理无由的动手。

     玄舞说话的声音不算甜美,有种柔柔轻轻的感觉,说出话来,听在众人耳里,有种清风拂面的感觉。

     几人几乎是同时朝玄月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