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 同乘一船
    (作者君:我来啦!今天是不是来得比平时早了些啊!哈哈!希望下午还能再码一章!继续求收藏!)

     楚氏这边急着进宫搬救兵。玄舞哪里料到,楚氏这一进宫,救兵没搬上,却是自投罗网去了!

     据传回来的消息称,楚氏害了楚妃娘娘肚里的龙种,人家权贵妃是为楚妃娘娘平反,捉拿凶手呢。感情这些日子楚氏起早贪黑宫里宫外的忙活,就忙着往这事上凑了。

     若说救兵太皇太后,虽然楚氏和楚妃都是楚家出来的女儿,奈何一个是别人家的儿媳妇,一个是自己的儿媳妇,你说老太太帮谁?结果显而意见嘛!何况事关龙种,那事情可就大了。谁让当今圣上若大一个后宫,却独独是生儿子困难户。横着数竖着算,公主数不清,儿子却就太子一个,也难怪权贵妃敢这么横呢。就是翻出天去,太子的位置还是妥妥的。

     玄舞足不出户,就这些消息,还是她用心打听来的,宫里的事瞬息万变,火也只有烧到玄府来,她才能闻着呛味。几天几夜没见到玄松的身影,估摸着也是忙着奔波楚氏的事情去了。直到太皇太后寿辰头天晚上,玄松才一脸倦容领着一脸憔悴的楚氏回了玄府。  § ? 、

     到第二天大早,楚氏命人给玄舞送来一套全新的裙装让她换上,说是要带她进宫给太皇太后拜寿。

     给太皇太后拜寿这事玄舞倒是记得呢,说是去给老人家拜寿,实则却是领她进宫给太子看,编制成了太子的侧妃人选。合着宫里算计来算计去,绕了这一大圈是奔着她来的,玄舞甚感荣幸。

     前世玄舞是因为心里惦念着萧珏枫不乐意。到了这回,玄舞心里光秃秃的谁也没有,也是对那太子侧妃位不感兴趣。

     不是玄舞心高气傲,好歹她也是玄家的嫡长女,竟巴巴的被上赶着去给人当妾..这也太埋汰人了!也不知道老太太怎么想的,就算想让楚家人混到太子府去,也不用自降身份吧!怎么着按皇权统治的座位排,她也是坐在最顶尖上的那一人。

     玄舞心里百般不乐意,明知前面被人挖了个大坑,还不得不往下跳。谁让这是换取楚氏安危的代价呢!玄舞唯一希望的就是如前世一样,太子殿下对她根本不感兴趣,她就是去走个形式,全楚家人的心思的。?

     长这么大,这么正而八经的装扮,玄舞还是头一回。想想也是,白菜想卖个好价格,还需要包装一下呢,何况人乎。

     玄舞有心想拉上搅屎棍玄月一同进宫,楚氏却不同意,看来楚氏的防备心理还是挺强的,不仅对她这个亲女不信任,连养女也不信任,她信的只有她的儿子玄夜。

     要说呢,人靠衣装马靠鞍。新衣裳一加身,再经手巧的婢子们在玄舞头上脸上那么一捯饬,本来只是上等之姿的她,一下跃升到仙人之姿去了。往院里一站,差点没亮瞎众人的眼。那叫一个倾国倾城,那叫一个祸国殃民。

     楚氏见了,脸上难得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倒是玄松,一脸的担忧,想来他是想起了玄舞祸国殃民的魔星出生来,还在挣扎这么放出去,好吗?

     远远看到玄月站在廊下的拐弯处朝这看,玄舞冲她灿烂一笑,这一笑,只明媚了骄阳,暗淡了花的颜色。玄月对上玄舞的视线,紧咬着下唇,扭头甩身走了,估计这回是怎么也淡定不了了。

     恐怕也只有此时的玄舞,才能将跳火坑跳得这么酷炫狂拽的。

     太皇太后大寿,众臣子亲眷们就像赶集一样,趁着早都排着队的往皇宫里去。让住在京都的小老百姓也赚足了看头。一顶一顶的大轿,个顶个的华丽,个顶个的大,络绎不绝的从四面八方朝宫里涌,京都的路况不时出现堵塞和瘫痪的状态。

     玄松基于对养了十几年的‘白菜’的不舍和不放心,硬是拖到了近晌午才拉了玄舞和楚氏出门,于是成功遇上了路况最吃紧的时候。

     可惜楚氏不懂玄松的心啊,嘴里不停的说着:“看吧,我说早些出门,早些出门,这倒是要堵到什么时候,界时去晚了,姑母又该生气了。”

     玄舞还是很同情楚氏的,她明明才是楚家的嫡长女,却因为宫中各方势力的较量,不得不下嫁给玄松。

     这都还是次要的,只怕最让楚氏恼的,就是这次她姑母竟完全不顾及她这个楚家嫡长女的感受,生生将她关在皇宫这几日,还要用一个女儿去换此事才能作罢。

     虽没到下狱的地步,对楚氏已是致命的打击了,这代表着从今往后,她这个楚家的嫡长女也到了任人摆布的地位,再也没有骄横的资本了。

     本来玄松效忠皇帝是好事,楚妃又是皇上的宠妃,从原则上来说,俩姐妹还是在一条船上坐着的。

     可皇帝年龄大了,人也昏庸了,眼看就到了新帝旧帝交替的日子了,宠妃生不出儿子,还能宠几日谁也说不准,指不定哪天就被另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勾了魂,难保不会变得更加昏庸。

     儿子是亲儿子,孙子也是亲孙子,可却再和楚家无关了,于是老太太急了,开始谋划,怎么着楚家还得搭上皇船才能走得更稳。

     玄舞是楚家嫡长女的嫡长女,却毕竟不姓楚。如果让她坐上太子妃的位置那就便宜给玄家了。可玄家手屋重兵,兵权不能旁落,这么一权衡,于是玄舞的位置就落成了,太子侧妃,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位置了,保家还为国,多好。

     自古儿女的婚烟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怕这事玄舞和太子都没有言的权利,她先前想得还是太天真了。

     前世苏家为了夺权,害得玄家没了,玄舞早亡,根本没来得及等到后续的展。现在看来,若想玄家安然无漾,太子这条船她未必就坐不得。

     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