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见客
    第二日的晌午,那位送了她四匹绸缎的品仪宫的庄贵妃,带着宫里几个贵人才人亲自前来贺喜长公主这和亲的喜事,每人身后跟着的宫女手里都提着一盒点心,是要打算把她噎死的节奏。

     庄贵妃的容貌并不比底下这几个贵人才人出挑,但她是一个极其妩媚的女人,举手投足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魅惑味道。同时她有一种高贵的傲娇,下巴总是比其他几位贵人才人要多抬高那么两公分,摆给人看她的鼻孔和从不修剪的鼻毛。

     她亲手将她自己的那份点心摆在桌上,对越人心说:“来宫中这么多年了,天天里都盼着见我们如花似玉的长主。皇后娘娘是这宫中最有福气的人了,这样的一双璧人儿女,我等求都求不来天给的福分哪。想到您小时候才这么高,”她在自己腿上翘着兰花指比了比,继续说:“那时本宫也做了点心给你吃,你最喜欢的吃的便是这桃花糕了。”

     她手指的丹蔻有十厘米那么长,然而她依然将一块桃花糕捏了起来,伸到越人心的嘴边上,像主母一样殷切地望着她。

     越人心只好一口吞了下去,连声说道:“好吃,好吃。”

     庄贵妃瞧她吃了,便放心地坐下说:“听说这个狄狄的皇宫富丽堂皇,比咱们这宫中还要好呢,那大皇子更是人中龙凤,曾在野外遇险时手撕一头狗熊。”

     越人心背后一凉。连熊都能手撕,那她要是真的嫁去狄狄,一生气还不把她当手撕鸡手抓羊肉一般给撕着吃了?

     这一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同越人心掰扯了半晌才退去,正午吃过了饭,便又来了长庆宫的一拨人。

     长庆宫的雅妃也如庄贵妃一般打开一盒点心,用同样长蔻丹的手指夹了一块糕点,对她说:“长主小时候呀,最喜欢吃我做的桂花糕了。那时皇后娘娘坐在首位,长主坐下桌前,才和桌子一般的高。我记得长主一口气便吃了三块呢!”

     越人心的心里一咯噔,这是要她连吃三块的节奏么。

     来她宫里的嫔妃,总归是离不开她小时候爱吃的糕点、狄狄可汗英武的事迹这两个话题,无非像是上头派来的说客,一面讨好她,一面提醒她要老实点嫁过去,不要闹什么幺蛾子。

     这样连着待客便待了三天,越人心僵硬地赔笑了三天,点心吃了七八盒,终于送走了最后的一波。

     小菊松了一口气,劝慰她说:“这些人倒是都不算什么,都是皇后娘娘吩咐一声,她们来做做样子罢了,并非是真的多么关切长主。但这也是皇后娘娘给咱们提的一个醒,长主要是想在宫中待得舒服些,就要知道,她可是有一万只眼睛,一万张嘴就在这宫外面候着呢。”

     越人心问:“年月久了,我有些记不起母后的样貌,你有没有见过她?”

     小菊想了想:“我记得有一次,皇后坐在里面一层珠穗帘子后头的竹榻上。我透过珠穗看过去,香炉里一缕烟飘出来,在她周身缭绕。味道是淡淡的梅香,闻着没有不适,皇后斜斜倚着榻也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听到一声抽泣,她身子前头就跪着一个宫女在哭呢,说是看见有个妃子跳到井里死了,吓得不清。只听皇后娘娘轻描淡写就一句:‘不就是死一个人,哭哭啼啼成何体统。’众人呀,谁也不敢再哭了。反正呀皇后娘娘是威严得很。”

     越人心听到了心里去。这宫中坐镇的主boss,自然是不会轻易露面的。不露而自威便是他们常有的套路。但她不免也颇为好奇,这位深宫中的母后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越人心在她的宫殿里呆了大约十来天,终于是被闷坏了。魏太傅曾派人送来他最新编撰的《战国策精编解析》很明显是为了让她在深闺中不要忘记背诵并默写全文的约定。

     东宫那边传话来说,近日魏太傅看得紧,太子就不能亲自前来探望她了。

     越人心翻了几遍送来的书,生僻字太多且是繁体,着实不容易背下来。她闷了便想出去走走。起初听说父皇生病,作为唯一的女儿,自然应当前去探望。然而母后却明令不许,就算是太子请求,也是不许他近前照看,说是太医道需完全静养,若是牵动父皇情绪,反而可能会加重病情。

     越人心近来总瞥见自己出来时所带的包袱,里面有一套她还再道观穿的素袍。她穷极无聊,对这道袍反而新鲜了起来,便叫小菊拆人洗了送来,干干静静地给她穿在身上,小菊也觉得有趣,帮她束起道姑子们常留的发髻。宫中的太妃多有求神,所以道姑在宫里走动也不是很稀罕的事情。

     越人心作了她以前的姑子打扮,觉得这样走出去也算是告诉旁人,她为了她父皇的病情在家里头日夜的诵经祈福,休养生息呢。

     就作了这番打扮走出去,本来是想先溜达一圈便回来的,也算给自己放个风。但才走到一半路程,一眼望去有个漂亮的女眷正在几个女婢的簇拥下走过来,身子窈窕,走起路来脚步盈盈,头上的金步摇微颤,倒是有些庄贵妃妩媚的风范。她的年级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模样,脂粉浓淡相怡,远远地闻到她身上有莲花的清香。

     越人心走得近了瞧,这名女眷的模样清丽不俗,但是若非要说好看,那就还没有越倾长得好看。

     盯着人家姑娘上下端详了半天,那女眷身旁的女婢不高兴了,瞪她一眼,毫不留情地说:“不知道看路吗,敢冲撞我们姑娘。”

     身旁的小菊听到有人这么呛声,那自然是要反驳的:“我撞了吗?离着半里你便说撞了。”

     那婢女也不示弱,瞧瞧越人心的岁数穿着,说:“姑子你进宫来不知道穿得得体些吗?”

     越人心这时候只在想,明明她这件衣裳穿上特别的仙风道骨,cosplay都没谁了。她低头瞧了瞧,这才发现衣裳破了一个洞,也不知道刚出来的时候刮到了哪里,竟然给刮破了。

     小菊不是个好惹的:“你知不知道你是说谁?”

     那婢女下巴冷不丁就抬了抬,好似神气似的。那位姑娘做个手势拦了拦她,她也不再说话了。那姑娘对自己的婢女说:“我还得去看姑母,误掉时辰姑母会不喜的。”

     婢女撅了撅嘴,白了小菊一眼,对她家姑娘点头说:“是,不能让贵妃娘娘久等。”

     小菊听她是去看贵妃娘娘,于是在越人心的耳边小声道:“这原来是刘左相家的刘姑娘,名唤蕊蕊,我听说过的。庄贵妃是左相的姐姐。”

     左相家的刘蕊蕊?好像听越倾提过,是和皇叔有先皇口头给许的婚约的那个。越人心生了好奇,她在宫里闷了太久,现在好容易冒出了大八卦,她可不想轻易错过了。

     刘蕊蕊莞尔一笑:“敢问姑子是去哪里?”

     小菊正要答,越人心先开口:“巧了,我也正要去贵妃娘娘处办差。”说着便把小菊推着转了个方向。

     小菊意会越人心是凑热闹不嫌事大,且这时候她吵得正开心呢,棋逢对手这下可以尽兴了,于是乎哼一声:“对没错,我们就是去贵妃娘娘处的。”随后附耳跟越人心说:“咱们真的去?”

     越人心一听说是去那天第一个给她送礼的庄贵妃处,庄贵妃的地位也就在她母后之下,确实应该礼尚往来走动走动。于是说:“去啊,别人送了礼咱们总要去一去的。”

     随行路上,方才的女婢更是打开了话匣子。

     “我们相爷出使西域十二次,九死一生,这回长公主殿下和亲之事,就是我们相爷促成的。”

     “我们庄贵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时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十多年盛宠不衰,敢问这宫中还有哪个妃子能做到?”

     “我们姑娘与宸王是有婚约的。姑娘给宸王殿下的礼物,宸王殿下都随身不离,夜夜塞在枕下想念,现下就只等娶我们姑娘过门呢。”

     这刘姑娘原本是没什么表情的,听到她提起自己的婚约,嘴角微微笑了笑,头也低了不少,还挺腼腆。

     越人心好奇地问:“姑娘这是思念意中人了?”

     刘蕊蕊脸变得粉扑粉扑的,娇羞地看了眼周遭,回头说:“姑子别听婢子瞎说,我长居深闺,也只偶尔奉召进宫来看看姑母,连宸王的面都不曾见过……那些礼物只是逢年过节或者宸王殿下生辰依礼送去,蒙宸王殿下不嫌弃……我这婢子是胡闹惯了,咱们还是去看姑母的要紧。”

     她说完,便又转身回去,继续袅袅婷婷地走路,脸面上挂着惹人怜爱的微表情。

     小菊插嘴道:“宸王殿下我曾见过一次,那可是貌如潘安的人物……”

     婢女接茬:“那必是独一无二的人物。”

     小菊回:“倒也不能说独一无二,毕竟还有太子殿下绝世无双。”

     婢女瞪大了眼睛,脑袋转了一会儿,像是知道了什么,于是忽换了一副笑脸说:“您在宫中也是有资历的人物吧,见过这么多的贵人……”

     小菊扬起了头,淡淡地说:“我只是有幸服侍过皇后娘娘和长主,哪里话就把我说成了人物……尤其今天有幸又多见了一位贵人美人刘姑娘,小菊是一直以来积攒了福气的。”

     话都说圆满了,越人心打心眼里给她点了个赞。不过啊,小菊还是太外露,没几句话就把家底交了,说明心思还不算深沉。

     直到进了贵妃的品仪宫里,刘蕊蕊望见贵妃,便是柔顺如水一样地拜倒,叫一声:“姑母,仁家可想你啦。”

     庄贵妃向着刘蕊蕊和她的身后扫一眼,小菊一进门叉着腰顶在前头,后面站着一个不起眼的低头看地的道姑子,光是看到小菊,她便认出来这以前是皇后宫里的红人,现在发配伺候长公主去了,贵妃皱了皱眉头,一时也没有注意后面那姑子,只说:“小菊来我这里一趟,是你主子有什么吩咐?”

     刘蕊蕊起身道:“她是陪这位姑子前来的,说是来品仪宫办差的。”

     庄贵妃先定睛瞧着越人心看了那么多一会儿……

     “呦,这不是长主吗?什么风把长主吹来了,快上座,快上座。”

     庄贵妃带出一张大笑脸,惊喜而又夸张的热情起来,招呼人先捧了果盘糕点过来,随后又叫人准备午膳,亲切地问她想吃点啥。越人心也不挑,就吃荤的就满足了。

     “姑母?”刘蕊蕊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逸阳长公主殿下。”庄贵妃摆出笑容极力地请着越人心上座看茶,见越人心平心静气地拿起苹果吃了口,才说:“这小妮子没有冲撞了长主吧?”

     越人心摇摇手:“没有没有,就是路上撞在了一起,聊了几句一见如故,我就跟着来了。”

     刘蕊蕊这时候才知道她就是长公主,当即盈盈一拜,心里有些忐忑,想着今天没有因为婢子乱说话得罪了长公主才好。

     越人心:“都不要客气,我这回呀也是路上碰到了刘姑娘,心里想着姑娘是未来的皇婶子,所以就跟着来了……”

     庄贵妃接道:“我知道你们叔侄关系好,那既然你和蕊蕊也算认识了,有时间啊,便多提点她,莫要将来让她在宸王面前失了分寸呀。”

     刘蕊蕊娇嗔地叫:“姑母……说什么呢……”

     越人心在脑袋里想着皇叔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她心里就是有些别扭。说不上来是哪里别扭,可眼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未来皇婶,心里怎么那么不喜欢呢……这个情绪怪了怪了。

     庄贵妃客气家常起来,完全没有体会到这在座的人都颇有些尴尬。庄贵妃带着话题,引导着面前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和和气气地闲着话。

     小菊那边厢带着刘蕊蕊身边的小红到了院子里,因为周遭还有一圈干活的宫女们,她得意地笑了笑,低头望了望小红:“今日的事情嘛,我是不想跟你一般计较,但是你要记住了,下回要学会慧眼识人。”

     小红是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大度的,正打算说这样就算了?却不想小菊的后半句话还没有说完。

     “主子们当然不必知道咱们的这些琐碎,但是你今天对长主不敬,自己知道怎么办吗?”

     红儿听到长公主三个字时,就知道不好了,现在只好说:“那我自己掌嘴。”说着打了自己十个耳光子。

     小菊很满意地看她自己打完说:“看你也诚恳,那就这么招了。你是宫外的人,到了宫里头就要守宫里头的规矩,记住了啊。”以长老的身份教训完,这才带着她一起回去。进了门便像没事人似的,同小红亲亲热热地在前后伺候起来。这小红的心里却是憋着一股暗流,按下不提。

     越人心今天这一聊,发觉庄贵妃是非常值得深交的。她在宫中十几年,风风雨雨经历过,在如今的位置上稳稳当当,道行是很深的,这值得学习。越人心要想在宫里安稳地待一年,恐怕真的是要多请教这些经验主义者的。

     至于小菊,既然她是母后派来的人,为了让自己在母后跟前有个好印象,那自然,小菊她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