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我有一点心动
    这艘离奇出现的船能够一尝越人心想见皇叔的夙愿。若要问她皇叔为什么对她如此重要,她也说不上来。也许是选择了投靠他的这条道路,抑或是他举手投足对她的照顾,总之,当她看到那个人时,就觉得他头顶自带光效,不仅耀眼,还照得她心里暖和。

     越人心坐在小船上奋力游着,只是这船太破,划了一会儿便开始漏水。更深露重,越人心初时还没觉得是水浸湿了脚,等到那水漫上了大腿才算是发觉了。这什么破外挂,越人心想着是这年头穿书的人太多,123言情组织上经费有限,解救不过来了咩。

     还好这宫里的湖不算多大,好歹在船沉之前她是划到了。只是这一遭,搞得她披头散发,汗流浃背,连带裤子袖子全都浸透,哎,可是此刻还能顾及什么形象呢。

     看着芳香台的守卫正好打盹,她便从前蹑手蹑脚地穿过去,到得她之前睡过的卧房窗口。窗口一点烛光透出来,皇叔的侧影映照于上,她瞧着瞧着竟然呆了,傻乎乎地伸手在窗纸上摸了一摸。

     里面的侧影往窗口看了过来,她的心口砰砰直跳,等到那身影越来越大,将窗子打开,露出那张她天天期盼的脸时,她简直要脸红成猴屁股了。

     四目相对,越枫琰惊讶道:“陛下?”

     卧槽咧电视剧里都说把头发披下来就会被认出是女生的啊!皇叔你为何认!不!出!

     越枫琰四下警觉地望了望,说:“倾儿,你先上来。”

     越人心反应过来,顺着皇叔伸出的胳膊爬了上去,但是她身上吃重,踩上窗台脚一空,自然而然地就扑在了皇叔的怀里。这绝对不是她故意的。

     她这一扑,越枫琰便就势接住,心道这越倾怎的较以前变轻了许多,身子也软绵绵的,气味也更没有男子汗湿的味道。但还没有来得及细想,他的衣衫也因这一抱尽湿了。

     他将他以为的越倾放下来,两人满地是水,便如刚刚出浴还未擦干一般。越枫琰说:“外面看得紧,我也没有下人,洗是无法了,只能给陛下换套衣裳穿。”

     越倾现在是皇帝,自然是要人伺候更衣了。越枫琰这么想着,就拿了一套干净衣衫走过来,一伸手便解他锁骨前的衣扣。

     越人心一慌,推开他的手,扯过干净衣服,说:“朕……自己能行,皇叔你也自便吧。”

     越枫琰翘了翘眉毛,没有说话,便另准备一套衣服,就在她旁边换了起来。

     越人心的喉咙里咯噔一声。以往越倾都是叫他“六叔”的。在没见到皇叔之前,她时时都想着如果见到皇叔,一定要告诉她真相,要他替她做主,为她出气。可是真正坐在他面前,心头七上八下,忽然间却有个声音在脑袋里盘旋,对她说:你现在被人整得这么丑,脸被熏得发黄,声音如同公鸭,胸口缠着的布条好久都没有拆洗,如此的不男又不女,还是皇叔心里那个呆萌的心儿吗?不要丢人现眼了!

     人最怕自信被摧毁。一旦自卑起来,便是逢人想要绕着走,总觉得旁人脑袋后头都长着一张乖张嘲笑的嘴脸。越人心此刻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浑,只想着淋到这么湿漉漉的,皇叔也没有认出她是女子,她还有什么颜面再说自己是谁呢。

     这一消极,她更加不想说话了。皇叔却不以为然,自顾自地开始脱衣。这一回她发呆地功夫里,皇叔便将上身脱了个精光,漏出那紧实的武者肌肉来。

     越人心呆呆望着他的身形,只觉得他太过美好,仿佛不是现在的她能拥有得起的。

     她深吸一口气,脱掉外衣,便将皇叔的衣服披在身上。越枫琰道:“你的里衣也湿了。”

     越人心咽咽唾沫,没精没神地说:“侄儿不能久留,过一会便要穿回去的。”

     说话间,越枫琰已经将炭盆点了着,将他那件湿透的外衣挂在火盆旁边烤着。看她暖和了一些才问:“陛下深夜偷偷来芳香台,是有何事情?”

     越人心抿抿嘴唇:“六叔,你上次是说,你不喜欢刘蕊蕊那个姑娘吧?”

     越枫琰撇嘴一笑:“就是为来问这个?你也太少年心性。”

     越人心着急了:“你说给我听吧。”

     越枫琰说:“婚约为先皇口头承诺,如果真的结两家之好,一者可以权衡朝中势力,二者门楣教养相匹,其实于我于她无甚坏处。”

     哪里教养匹配了,那刘蕊蕊分明便是个恃宠而骄的主。越人心按下不说,只问:“朕问的是皇叔喜不喜欢她,皇叔说来说去,也没说自己的喜好。”

     越枫琰说:“我未曾与她见过,谈何喜欢?”

     越人心:“她送的那些东西可有让皇叔动心吗?”

     越枫琰哈哈一笑,添点炭火:“我还没有那么容易动心。”

     越人心被火一烤,脸有点热:“那皇叔喜不喜欢心儿?”

     越枫琰手停了停,抬头端详他一会儿,意味深长地说:“心儿同你,都是我的至亲,怎么能和外人相提并论?还是陛下你尚不懂得区分男女之爱和亲人之爱?”

     越人心不敢再抬头看他,只怕他能够看穿什么。“六叔,朕就算以前不懂,半月后也就懂了。母后要给我册立后妃。”

     越枫琰伸手往她胸前碰去,越人心脑袋一慌,向后躲去。越枫琰笑说:“炭灰粘上去了。”他仍旧伸手过来帮她掸掉,这回她也没有再躲,只是脸被烧得更加热了。

     安静了顷刻,越人心往前爬几步,还是不敢看着皇叔,说:“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来找皇叔,就是朕一个人深宫寂寞。”

     她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皇叔有没有瞧她,只是皇叔将自己的手掌覆盖上她的手掌,将她的手从冰凉的地上握起来:“心儿在皇陵也很寂寞吧。”

     怎么突然提到她……越人心盯着自己的手,内心叫道这不好,手小可骗不了人,尤其是皇叔对他们这么了解。她紧张地抽回手来,说:“朕,朕就是来告诉皇叔一声,朕要娶妻了,说来也可笑,朕对这些男欢女爱都不懂哈哈。”

     笑完了皇叔也没反应,实在是尴尬。越人心站起来说:“朕就先走了,回头再来跟你聊。六叔,万一要是那左相毁了婚约,不将刘蕊蕊嫁给你,你也不要生气,因为……因为是朕从中做了梗,朕知道对不起六叔。”

     越人心说完了便要去跳窗,又是被皇叔拉了回来。皇叔的手今天极为不老实,出场次数太高,惹得她频频害怕,这回又被拉回去,差一点又要撞到皇叔怀里去。皇叔看她站稳了,便走到桌前拿起一本小书册,递给他说:“心儿在皇陵恐怕无聊,替我将这个给她。”

     越人心接过来一看:“搜神记?神神怪怪的,她在皇陵看了会害怕的吧?而且子不语怪力乱神……”她怕皇叔认出来自己,非要装模作样地说些反话。

     越枫琰又伸出手来,这一回是摸了摸她的脑袋:“她在道观里头长大,给她看看说神志怪的书,博她一个乐,另外她知道我记挂她,她就不害怕了。”

     越人心捧了书说:“朕会给她送去的。”

     越枫琰瞧她局促的样子说:“婚姻的事全凭缘分,我浑不在意,你更不用自责,照顾好你自己,莫要鬼神一吓,自乱了阵脚。”

     越人心点了点头钻出去,重新又跨上那破船划回去。123言情仍在原地等着没动静,她却直到上了岸小心脏仍旧跳个不停。揣揣怀里皇叔给的书,还好还好,书还没湿。

     123言情扶着她一路走回勤宣殿里去,偷偷关上门说:“今天晚上说来也怪,守卫不见有到太液池边巡逻的,小菊那一帮人又换班睡得舒爽,是老天爷帮忙了。虽然奴才也不知道您为啥就偏想见皇叔,但奴才就省得,您得需要就是我123言情的需要!”

     这回是越人心扶着他起来:“你的衷心朕知道了。”

     123言情悄悄附耳说:“奴才听来,大将军派人劝说左相刘栾,左相果然惧怕将来被宸王的罪行连累,但又不想依附于太后这方受牵制,便打算坐山观虎斗,就说刘蕊蕊得了怪病,谁都不给啦。”

     自己说的话产生了蝴蝶效应,越人心还是高兴的。这个左相也是聪明的,看哪方势头明显了再依附,总比提早站错队的强。他必然也是预示到将来还有好戏看。

     不过至于刘蕊蕊,123言情也分析说:“依奴才看来,这刘蕊蕊铁定是没病,被左相藏起来了。这女儿也是一步好棋,留着将来再下,还是能谋得好处的。”

     越人心点点头,不管将来如何,她见到皇叔,总算能睡个好觉了。

     不要问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