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越人心时不时的就会想想司马纭纭说的话。她始终强调自己是守本分,不管皇帝是男是女,她就是要当好这个皇后。她还说越人心不知道如何应对,什么“名比实更重要”,这些话要是仔细咀嚼,真能咀嚼出许多的意思。

     像司马纭纭这么聪明又恬静的人,平时没事时不喜欢说话,但凡要说话都是一语惊人,那她前几天专门做了鸡汤又特地感慨她爹去岭南的事情,就显得非常奇怪了。越人心总觉得司马纭纭是在特地告诉她什么事情。可小菊调查回来,这大将军的确没去过岭南,但她司马纭纭是娣长女这身份也无假,又是怎么回事?

     几个晚上也探不出什么深浅,只好让小菊继续与大将军府那牵线的人头打好关系。

     司马纭纭是个眼尖的,这日一边给越人心研磨,一边趁小菊出去端茶,就看似随便地说里一句:“雀鸟来屋里衔食,你圈住它,它却整日扑腾个不停,陛下说怎么办?”

     越人心考量她,这真真是个烧脑子的。

     司马纭纭也没有等她答,就说:“它衔食是为了给雏鸟喂食,回不去雏鸟要饿死,它自然着急。若是把她的雏鸟也圈进来,她不就不会扑腾了?”

     越人心发现每天同她说话都是在增长见识。

     隔了几天司马纭纭再过来喝茶的时候说:“小菊家里是佃户,臣妾特地吩咐往后她们家不仅不用交租,每年还让当地府尹给予钱粮。还有小菊的两个弟弟,臣妾特地让他们收归了府兵。”

     越人心咽口茶水:“所以……她知道她的父母家人尽在你手,只要她听话,你们就好吃好喝伺候着,她便听命于你们司马氏。你故意说大将军去过岭南,就是想看看我会不会派人去查你吗?我知道你是我母后的好帮手,不过皇后何必这么绕来绕去呢,你找母后做主,小菊还敢不听母后吗?”

     司马纭纭轻描淡写:“陛下应时时不忘称朕才是。”

     越人心哼一声,好不容易才把小菊掰过来,这下又归她们司马氏了。下一步,她们就该将123言情也拉走,让她孤掌难鸣,听话等死。

     小菊从外面回来时,司马纭纭特地关心一句:“小菊模样俊俏,冰雪聪明,能替本宫将陛下照顾得无微不至,本宫也甚感激你。”

     小菊忙回:“娘娘可不敢这么说,折煞奴婢的小命。”

     司马纭纭喝完茶就回去了。123言情看越人心眉头紧锁,话也不说,就只在她那小本上写那怪异的符文,于是心里起了主意,过来说:“陛下,前些时日送圆妃的点心,她可喜欢得紧,吃了一块接一块,没个停,入宫之后又圆了一圈。看看她去?”

     越人心一拍大腿:“对啊,朕不管了,朕不开心,要跟她一起吃!”

     这不走一趟不知道,一走吓一跳。圆妃住在太液池西边的馥香台,从正对面望过去,就能看到太液池中心的芳香台。走到馥香台,便发现建筑景观都与芳香台如出一辙,根本就是遥相呼应的设计。越人心很是高兴,对123言情说:“重重有赏哈哈哈!”看来以后她是要多来了。

     一进门,小丫头圆妃给她拜过,她坐下便问:“今天膳房送的是什么好吃的?”

     圆妃舔干净手指头,随后指着桌上的两个食盒,:“玫瑰饼和桂花糕。噎着了就喝莲子羹。”

     “好咧。”越人心摩拳擦掌坐了过去,那玫瑰饼的味道已经沁入心脾。

     过了一会儿,123言情说:“皇后娘娘差人送来一个食盒,请陛下和圆妃享用,说陛下和圆妃肯定喜欢。”

     越人心哼一声,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

     这食盒一打开,椰香味道铺面而来,里面是椰香白玉糕夹红豆,刚咬下时白糕散开,香甜满口,那红豆却是软沙糕夹在里面,总之口味好到离谱。

     罢了罢了,送吃的还是要吃的,她越人心的确是个没骨气的人啊。

     两个人埋头苦吃一阵,到累了时,才开始聊天。越人心已经让123言情查过,小丫头叫南圆,是司马家远亲的女儿,大概是司马临弟弟的连襟的表姑哥哥的孩子这种关系。她爹娘懒,家穷,这回靠卖女儿入宫得了大笔钱财和田地,高兴得不得了。因为小时候就生得胖,族里其他小孩儿都喜欢说“不撞南圆不回头”,但她从不自卑,一直都我行我素。进宫之后能吃的比家里多太多,这丫头几乎一天到晚都在吃,睡梦中还会呓语说几句:“桃花糕……”

     小菊看得两个人你吞我咽,也馋得很。肚子咕噜地响起来。越人心招呼众人:“都吃起来。”于是将盘碟都拿着给大家分。分糕点的时候,却没看见123言情,问人说是小解去了。小菊吃得高兴,也说:“奴婢家乡的菊花饼,还有蟹粉狮子头,还有河豚,都是顶顶有名的,陛下改天也叫人做一点尝尝,可好吃了!”

     越人心咽下一口糕粉:“那不是江南特产嘛,小菊你是哪里人?”

     小菊说:“奴婢广陵边上乡下的。”

     越人心点点头说:“那你记得去膳房跟大厨说,要他们做得原汁原味给咱们端上来。”

     “哎!”小菊笑不拢嘴。

     就这样吃到入夜,越人心和南圆两个终于停了下来。一到晚上,心就会向往着湖中心的那个人,不知道他吃的好不好,穿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有没有图谋什么大计……

     越人心走出馥香台,站在太液池栏杆边上,浅淡的月光底下浮想联翩。123言情突然在她身旁说:“方才皇后差人送糕点时,那婢女说:‘这是皇后给香台送的白玉糕,陛下和圆妃都会喜欢的。’奴才看她手里拿着两盒,就想都接下来,但是她说;‘公公错啦,你拿一盒,还有一盒我得送去湖心那个香台呢。’奴才这才想起来,皇后吩咐的是给两个香台都送一盒。”

     越人心好似脑袋被猛地一敲:“你是说,她给皇叔送!糕!点!”

     她赶忙问:“那有没有看清那婢女是拖什么人传的?母后明令禁止任何宫人接近芳香台啊。”

     123言情说:“奴才当场就偷偷跟着去了,去之后才恍然大悟啊。原来太后百密一疏,芳香台每日的食材,都是前一天晚上派值守的禁卫送过去的。要是打通值守的禁卫,就能让他们带东西过去。那婢女就是这样做的。”

     越人心:“这么机密的事情,那婢女怎么偏偏这么容易说给你听,还特地跟你说是送到湖心的香台的。”

     123言情揣摩一阵,说:“总觉得皇后在给咱们传递什么消息。”

     越人心点头,发觉自己真的是太嫩,太嫩了。

     按照礼仪,她得跟司马纭纭睡足了两个月才能解放。当天晚上回了勤宣殿,司马纭纭已经在里面桌前坐等了。

     但这一次司马纭纭是点着好几盏烛台等着她的。等她一落座,便说:“白玉糕好吃吗陛下?”

     越人心自然应和好吃。

     司马纭纭说:“臣妾帮陛下整理案几时看见这个本子,里面的字符都很奇特,但又有独特的章法,陛下能不能教教臣妾?”

     这玩意她是绝对不能教的。越人心说:“今日朕乏了,朕要睡。”

     司马纭纭说:“陛下吃了一整天,按理来说现在应该是精神得很,何况,吃太多了睡觉,对陛下的肠胃可不大好。”

     她将《战国策》拿下来,说:“今日下朝臣妾跟爹爹说话时,正好碰到了魏大人,他向臣妾询问陛下什么时候实践诺言。”

     越人心眼睛一瞪:“你是说魏太傅,要朕背诵并默写全文?”

     司马纭纭微微一笑:“臣妾以为陛下为天下之表率,不能让魏大人失望,于是跟他承诺后日下午来勤宣殿,检查陛下的功课。陛下现在就开始背吧。”

     皇后!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这个司马纭纭的行为已经诡异到她的正常脑袋无法理解的地步了。正当她要质问司马纭纭时,司马纭纭说:“陛下要是好好背,背完臣妾就奖你吃橘子。”

     司马纭纭将几个橘子放在将皇叔送的那本《搜神记》面上,随后抬头瞧她。

     越人心觉得奇怪,本来想指责她玩意橘水沾到书上怎么办,可是转念却想起《搜神记》里面蒋土地公的故事了。那里面说有个小女子每天在蒋侯庙里面跪拜,求什么得什么,有次她来晚了蒋侯殷切问她为什么来晚,一边送上两个橘子。记得皇叔在旁批注说道:“有趣”。

     莫不是皇叔让她背?她望着司马纭纭,这个女人眸子深沉,态度淡然,实在是难以捉摸。索性先背吧。

     越人心深吸一口气,拿起书来背,直到深夜司马纭纭仍在一旁守着,姿势都没有动一动,仍旧腰身直立,端庄秀美,面带微笑,不发一语。

     看她背到了三分之一,司马纭纭将橘子递了上来,说:“吃吧,吃了便睡,这橘皮便放在这里,夜里闻着也能安神。”

     越人心狐疑地吃掉橘子,确实甘甜爽口。躺在床上半晌睡不着,脑袋里忽然想到了那蒋侯的故事。蒋侯是广陵人,小菊也是广陵人,广陵这个地方怎么那么熟呢……联想前几天小菊才跟她说大将军仕途一路向北,广陵也不是他家族的封地,怎么就的上广陵的佃户了……难道广陵的长官同他家也有关系?不对啊,她渐渐地想起,广陵好像是皇叔的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