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皇叔说朕肥了
    越人心觉得心里烦闷时,就会跑去南圆那里,和这小胖丫头对吃玫瑰饼。这两天她一直在默默地背书,上朝时与魏大人四目相对,腿就开始打颤,心也开始慌张。所以一下朝她便冲到南圆的馥香台上一边吃一边在脑袋里温书。

     到得了约定的时日时辰,她一边哆嗦着腿,一边看着对面慈眉善目的魏大人,还有坐在两人旁边看茶的司马纭纭。司马纭纭那平时淡淡的表情当下也转成了略略的担忧,那意思便是说,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越人心还看不懂她和皇叔有什么因缘和勾连,但那橘子和《搜神记》的关联却是实打实的。因为司马纭纭将晒干的陈皮当作书签夹在了《搜神记》里。这是一般皇后干的事吗?

     小菊前几日说,母后送来的药,皇后都要看过一遍才让她再端过来。越人心感觉得到药里的苦味消去了不少,总觉得是司马纭纭在帮她。

     凭着司马纭纭和皇叔这层神秘的联系,她不由得将司马纭纭眼中的期许焦虑当成是皇叔的期许焦虑。她必不能失了皇叔的信任。

     魏太傅走进来拜过,端坐好,也不让她出声背,只让她在纸上写。好歹是小时候学过两年书法,不然这个当口写不出来便要叫人都对她失望了。

     一直写到了夜里,魏夫子才说:“陛下就默这么多吧。默,只是一个记诵的手段,而记诵也不单只为了记诵,而是为了日后思而想之时,可以瞬间从中引取案例。”、

     魏夫子瞧见案几上摆着厚厚的夹着陈皮的《搜神记》,眼神亮了一亮,表情好似豁然开朗。但又不经意地继续说:“既然陛下已经记得住全篇,那接下来便要更明白内容的深意。陛下以往不喜读书,这先读了志怪故事,反而爱上读书,微臣高兴,先帝也必安慰了。”

     说了一堆道理之后他便退下了。小菊123言情都忍不住打了几个哈欠,司马纭纭仍然柔姿端坐,好像练过似的一点也不瞌睡。她吩咐小菊:“准备晚膳。”

     因为一直默写,案几上便不断地上糕点茶水。其实越人心是没有饿着的。这书在第一次弟弟说魏太傅要查她背的时候,她就开始留意地去读,已经生怕被魏夫子逮到,再加上这三天强记硬背,她还是打算继续地默写完。她深谙挖坑必埋的道理。

     晚膳摆了另外一张桌,放凉了她也没有顾上吃,这样一直写一直写,写到两更她便脑袋昏沉,拿着笔在案几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睡着了。睡了一个时辰醒过来,继续地在纸上写,终于在早朝前才写完。

     司马纭纭一晚上也没有说什么话,还吩咐小菊123言情等都不许说话,知道等越人心写完一脑袋趴在自己写的墨迹上。

     早朝很快便到了,123言情前来给越人心沐浴更衣,却被司马纭纭叫住,说:“只给陛下漱口便是,就让陛下这样子去上朝吧。”

     123言情脑袋转的快,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越人心浑浑噩噩地被他打扮好,就这么顶着一脑门的墨汁上朝了。

     果然上朝便闹了一出。大将军指责内务没有照顾好陛下,要将123言情斩首以儆效尤,越人心当然说自己是温书睡着,醒来又太晚,123言情等人都是遵照她的旨意没有过错。魏夫子便出来将她这个勤恳读书的小皇帝当着重臣夸了足足半个时辰,群臣振奋。

     太后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下朝之后便把司马纭纭叫去寻根究底。司马纭纭特地叫小菊同去。她在长霖殿一落座,听完司马氏质问后便说:“儿臣所做都是为了我们司马一族。如今朝堂之上,对陛下的傀儡之态颇有微词,我昨晚逼着她故作姿态读一读书,没读多久她便睡着在案上,儿臣觉得就借此在朝上做个文章,让那些对我们司马氏怀有异心的人知道,太后您对陛下要求严苛,只是现在还需您帮衬罢了。”

     司马氏仔细想想,也觉得这侄女说得有道理。她低着眼睛瞧了瞧她,说:“你倒是有点哀家当年的影子。哀家从跟着先皇时起,内替先皇分忧后宫,外帮衬兄长坐上如今的位置。我们一族能有时代荣耀,光哀家一个人可不够,还需要你们这些小辈多机警努力。旻儿,你是个表率。”

     司马纭纭大大扣首,两个人言语里面互相称赞,嘘寒问暖,但谁都知道这姑侄根本便没大交情,全是客套。客套完后,小菊又被司马纭纭发回了勤宣殿,一回来她便将今天在长霖宫的种种说了一遍。越人心说:“她这是故意要你听了回来给我转达的。”

     魏太傅临朝受了太后的命,要好好教习越人心治国之道。自然,这是为了做做样子。过后大约又三个月,越人心倒是趁机的确多读了不少东西,经常有心得时还在她的本子上记一些。时间一长,都觉得自己变成学究了。

     司马纭纭这几日过来看她的时候说,她这番努力是有奖励的。越人心想,大约皇叔又要多给她几个橘子了。

     这天晚上越人心谁也没召过来□□,自己一个人欢快地正在殿上蹦跶,一边毫无节制地吃小点,一边看本让123言情从坊间搜罗来的纸片书,就是民间专门讲艳情故事的哪一种——穿越前作为一个123言情读者,不看文如何过日子?她正偷偷看得不亦乐乎,小菊进来补点心的时候,把123言情拉到一边小声说:“今天皇后娘娘有嘱咐,让膳房送菜的多送一点。那送菜的家伙一个人搬不动,又找个了我不认识的太监一起来。那个新来的戴着个大斗篷脸都瞧不清楚,愣在窗口往里看了半晌。奴婢喊了半天,他根本不停使唤,看了一会儿之后就脚底抹油了!你当了总管之后怎么就不知道看好手下人,气着我了。万一那人是混进来,要对陛下图谋不轨的怎么办?!“

     123言情擦擦脑门的汗:“应当没什么问题啊。我待会去骂他们。“

     小菊嗔了,推他:“我是给你提个醒,你记着你小菊姐的好吧,省的将来出了大麻烦。“

     小菊总觉得她嗓门小,实际上穿透力十足,越人心每天听她叽叽喳喳倒是也习惯了,左耳进右耳出,还是艳本看得比较舒服。第二天醒来时,发觉桌上的《搜神记》又鼓了一些,心想这是司马纭纭又给她塞了陈皮?

     越人心下了榻,没穿衣服便打开书一瞧,里面不是多了一张陈皮,而是其中一张陈皮上出现了一行字。极好看又雄扩的笔迹写着的一行小字:“瞧着你衣带渐窄了。“

     衣带渐宽她就懂,渐窄什么意思,是说她胖了?

     越人心喊人来问谁动了里面的陈皮,众人都说没动过。她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去翻书里的批注……还真是皇叔的字迹。衣带渐窄是什么个意思,说她长肥了?这好像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皇叔瞧了她,皇叔是怎么瞧的,难不成会扮成小菊口中那个送菜太监吗?

     越人心痛定思痛,决定减肥。但一个人减肥很寂寞,她便去找了南圆那个丫头,啊顺便给她传授减肥之道。先是停了自己和南圆全天的点心,午膳只让给她俩上精瘦肉,下午还强行要她和自己一起围着太液池跑一圈。众侍卫奴婢在后面跟着,也是叫苦不迭。南圆很快就坚持不住了,在她的馥香宫闹腾得厉害。但越人心还没有打算停下,一边在太液池跑着,一边教导她:“这减肥,首先你得控制饮食,其次你得锻炼身体。朕知道有个东西叫做卡路里,你吃的时候,卡路里便生得多了,你锻炼身体的时候,这卡路里又减少了,你要想瘦,就得减少得比生得多才行。”

     南圆很委屈:“可是圆儿为什么要减肥?”

     越人心说:“你是妃子啊!你减肥是因为朕喜欢你瘦,不然朕就把你打入冷宫。”

     南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那陛下为什么也要减肥?难道也是因为皇后娘娘喜欢你瘦,不然就不陪你了吗?”

     越人心陷入了沉思……她这么拼命,都是为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