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被困山中
    她上前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在山风中对着他朗朗一笑,似乎要把清风送给他,抚慰他有了创伤的心灵。

     容之看着这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女,第一次觉得她纯洁美好,虽有些脾性却依旧如明月般让人不可轻亵。

     他平淡无波的心第一次有了一丝波动,眼中的挣扎之色一闪而过。

     他拉着她寻找着药草,每找到一种都会细细告诉她药草的特征药性和禁忌等,半衣认真听着暗暗记在心里,对容之很是佩服。

     村人多草药需求量大,半衣在容之的指点下很快就学会了辩识所需的草药,一时两人无话认真迅速地挖着草药。

     半衣的手指被刺破也没去管,她觉得很开心满足。这种亲近自然的辛苦劳作是她所向往的,原来礼秀口中的田园生活是这般充实自在。

     山中天气变化快,刚刚朗朗清空这时却又刮风下雨起来。

     容之迅速收起药草,又拉着半衣在雨中急走,不一会,终于找到了一处能避雨的山洞。

     “这洞里不会有蛇吧?真倒霉,早知道会下雨就不跟着你来了。”半衣懊恼地抓着湿漉漉的头发,把草药扔到了一边。

     这个半衣,刚刚才说她纯洁善良,这会脾气又上来了。容之看着很是无语,又看到草药洒落一地只得叹了口气蹲在地上捡起草药来。

     半衣才意识到自己扔的是救命的草药,而容之还为自己善后,一时不好意思起来,也蹲在他一旁。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累死了。”她低着头捡着药草小声说道。

     “是,你累着了……”容之应付了一句。

     没想到半衣还没听完她的话就刷的起身了,她背着双手闲庭信步般在洞里四处查看。

     容之笑着摇了摇头,这个爱偷懒的小姑娘。

     他捡好了草药,又找来了些干柴架起了火堆,然后坐在边上脱了外袍烤起衣服来。

     “你怎么不叫我躲在后面脱光衣服,然后帮我烤衣服?”半衣走上前蹲在他边上盯着他,疑惑地问道。

     “又是哪本小说上看到的?”容之看也不看她,烤着火淡定的反问。

     “半路雪写的《我与容止的爱》……”半衣条件反射地回答了,然后……后悔了,她怎么可以让人家知道,她看了这些恶俗的小说,幸好还没说那些断袖的画本。

     容之刷得一下转过头,诧异地看着半衣,只见半衣捂着嘴巴眼睛巴巴地看着她,整个人矮了一截般。

     他好笑地笑了几声,然后又笑了几声,终于停住了。

     半路雪这个名字他知道,也在无聊时瞟了几眼她写的小说,内容用惊天地泣鬼神来描述也不为过。只是没想到半衣也会看这些。

     半衣不说话了,讪讪得爬到了远点的地方烤起火来,身上的衣服也渐渐干了些。

     “你会说故事么?”半衣实在忍受不了这安静,又开口说话了,她口中干渴声音有些嘶哑。

     “会。”

     容之说完,起身朝洞外走去。不出一会捧回了一点水,用一片大叶包住。

     他走到半衣面前,示意让她喝点。

     半衣看着他烤干的衣服又被雨水溅湿了些,心里有些感动,就着他的手喝了水,顿时嘴中一片甘冽。

     容之待她喝完才又坐回原处,开始讲起故事来。

     “从前有头小猪,它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总爱偷懒……”容之一边添火一边说着故事,他容貌很好,声音也好听。

     “有没有其他的故事了?”半衣很纠结地问了一句。

     “我只会这一个。”容之貌似很伤心她的打断。

     “那你接着说,还挺有趣的,呵呵……”半衣笑眯眯地示意他接着说。

     什么鬼故事?她只想听些奇闻异事或者爱的死去活来的故事,有趣才是正道。

     半衣很无奈的听了一晚上小猪的故事,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一早,半衣和容之便装好药草往村子里赶。

     半路上遇到过来寻找他们的展袍和村民,半衣一看见展袍就让他蹲下,自己趴了上去,展袍看她神色憔悴二话不说背着就走,很快就回到了刘叔家。

     待容之确认所有患病村民无大碍后,三人又匆匆赶回了书院。

     等他们回到了书院,正好赶上了下午的书画课。免不了解释一番,崔夫子见他们风尘仆仆的样子摆摆手让他们进了。

     半衣坐在书桌旁,感受到一道视线,转头看去,发现是那个救她于陷阱的同学孟枕。看来,他和容之一样也上书画课,只是上次因为什么事没有来上课。

     她对他微微一笑,孟枕只深深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与她同行的两人,便低下头继续画着手中的画。

     画画半衣自然是画不好,她看着同桌容之作画,他每下一笔她就跟着下一笔。弄的容之不得不放慢速度,等她画好才再画下一笔。看她画的实在太不成样时还要停下来告诉她该怎样画,就差没手把手地教导。

     一下午时间很快过去,半衣第一个交了画稿,崔老夫子难得地夸了她一句进步很多。

     半衣对着容之得意地眨了眨眼睛,容之用眼神表示愿意每次教她。

     半衣得到想要的回复,立马转身向宿舍奔去,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终于到了宿舍,安怡依旧不在,半衣把自己埋在了床铺,舒适地滚了几下,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起了身走到桌旁在纸上写着什么。

     “剑远。”半衣对着空气叫道。

     声音刚落,剑远便站立在她的眼前,依旧长剑不离手,整个人如同一块大冰块自带寒气。

     半衣打了个寒颤,这个大冰块越来越冷了。她拿起写好的字条揪成一团向剑远扔去,然后爬到床铺上倒头就睡。

     剑远不解地打开纸条,上面几几行娟秀的小楷,让他去查一个人,边上还有解释描述,只是那人……

     剑远突然想到什么,猛然抬头看向床铺上已酣然入睡的女孩,觉得她不一样了。

     他手下生风,用内力替她盖了被子,然后关好门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