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挨打
    “半衣,你昨天跑哪里去了,我们翻遍了后山也没找到你。”展袍没想到一大早顶着两只黑眼圈来到课堂,便看到半衣完好无损地坐在座位上。他紧走几步来到半衣面前,双手撑在她的书桌上,认真严肃地兴师问罪道。昨日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半衣,他还以为是被狼给叼走了,吓死他了,害他担心自责了一夜,这会他真有点觉得半衣是丢下他们带着那个侍卫下山玩去了第二天才回来。

     “不是说要看男鬼么,谁知道你一直在那摆弄草药,我就一个人去里面走走,看看能不能偶遇一只艳丽无双的男鬼,好给你骗回来啊。哪想到半路掉进了陷阱,摔晕了我,第二天我醒来就跑回来咯。”半衣懒洋洋的靠在后桌,闭着眼打着哈欠道。她又想起今日一早从床上醒来便看到剑远靠在门外,他见她醒来便立即消失在门旁,只字未提昨晚的事。半衣有点郁闷,这都已经到了懒得和她说话只想躲在暗处清静的程度了么?

     “呃……我没想到……你太好了,都怪我。”展袍羞愧地红了脸,故意严肃的表情再也绷不住,赶紧向半衣认错。

     半衣闭着眼微微弯起了嘴角,怎么有种希望所有人都像展袍那样好骗的想法呢?

     展袍还想再说什么,这时铃声响起,木彦夫子拿着书过来了。木彦夫子这次没有立即讲课,他拿起桌上的尺子走到半衣面前。这是要要干嘛?半衣不解地看向夫子。

     “伸手啊。”木彦夫子抬起了胳膊笑眯眯地说道。

     “……”半衣瞪大了双眼,迟疑的伸出了手,修长纤细的手指自然地展开,指甲洁净润泽,晶莹剔透的手腕处因衣袖滑落而露出一小瓣桃花纹身。

     啪的一声一尺子下去,顿时哄堂大笑,展袍更是笑的浑身抽搐般,而原霸的笑声惊飞了一树的鸟雀。不听话打掌心这招大家都在孩童时经历过,只是没想到长大了还能遇到这种处罚,一个个幸灾乐祸的好不开心。

     半衣撇着嘴,又想着不能丢了脸面,便仍想着要做出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哪知夫子一尺下去紧接几尺让她立马苦起了脸。虽然力道不大但是也有痛意,本莹白的掌心此时倒比那片桃瓣更加艳红。

     木彦夫子自然是对于破坏院规的学生一视同仁,于是安怡和展袍也各挨了五尺。

     “展袍你无视院规带头去后山还差点弄得同伴失踪,院长原本想让你打扫饭堂一周,我看你这副身子骨也不是很好就给拦下来了。”木彦夫子温柔的看着展袍,“听说半路雪的《与艳鬼同眠》很收欢迎,我看你总是在课堂上看的起劲,我想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抄它个一遍也是欢喜的吧?我也正好要送友人礼物,倒能给我省下一笔钱,真是两全其美也。”

     “夫子,我……”展袍刚想求情又想到什么顿时闭了嘴。他想到爹和夫子是旧识,就怕夫子一不高兴一纸书信便让他快活的小日子到了头。他又想到《与艳鬼同眠》是姐姐化名半路雪所写,除了他无意中知晓便再也无人知道,再说那书写的……呃……有些露骨,万一被爹查出来,那个整天只知道对他凶巴巴的阿姐还不得恼羞成怒的扒了他的皮?想到这个,展袍恶寒的缩了缩脖子。好吧,只怪自己沉迷于阿姐的书,那半指厚的书也不知道要抄到猴年马月?

     木彦夫子瞟了一眼下面几个忙着藏书的学生,优雅地一甩长长的天蓝色发带,转身拿起课本开始优哉游哉地讲起课来。

     半衣趴在桌上吹着掌心看着夫子,顿时觉得之前夫子温柔清雅善良多情的形象轰然崩塌,她要不要为了三年的潇洒生活而对木彦夫子献献殷勤?之前的计划失败让那人又加强了戒心,她再也用不了这招,所以她准备安安心心的呆在书院三年,这样那人至少不会干涉她太多,也会给自己一个稳定的坏境来寻找礼秀。

     半衣想罢,忽然微微转头看向右边那个靠窗的座位,孟枕正认真的听着课,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自昨晚过后,他和她没有什么交集,早上相遇时也只是淡淡点头而过,仿佛那晚背她一路和她闲聊的并不是他似的。而剑远似乎也从昨晚开始由明转暗,自作主张的做起了她的暗卫来。这点半衣自然没什么意见,其实她觉得剑远这个人一点也不像个侍卫,他更应该是一个远走江湖的剑客,而不是一直像个影子般跟在她身后。

     半衣收回目光趴在桌子上,前面的展袍不知什么原因罕见的坐得笔直,她就算伸长了脖子也不能越过他看到前面讲课的夫子,半衣干脆在他的遮掩下发起呆来。她习惯性地抚摸着脖颈上的暖玉,想着以前的事。

     她看向窗外,窗外有棵桃花树,一树娇嫩鲜艳的花朵惹人怜爱。她想起以前每到三月三那天清晨,她和礼秀都会相约一起去摘那最嫩艳的桃花做桃花酿。几十日后桃花凋零长出幼果时,她和礼秀便可以一同相偎在桃花树下品尝着那桃花酒,效仿着那桃花仙,快乐的像个神仙。礼秀出事后,她依然会在每年三月三那天清晨去旧时的桃花林采摘桃花,桃花酒可以开喝时她也会一个人来到桃花树下静静的喝着酒,在一旁放上一杯桃花酒,就当是礼秀坐在身边。

     这里的桃花不错,后天就是三月初三,那日便去桃花路边的桃花林采摘桃花吧。

     半衣寂寞地发着呆,却不知孟枕一直在身后面容淡淡地凝望着她的背影,他的书桌右侧静静地躺着一瓣桃花,或许是从窗外飘落进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