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少年容之
    “啊……”半衣推开窗户舒适地伸了个懒腰,湿润清香的空气扑面而来。昨晚下了一夜春雨,窗外一片水洗的新绿,这草长莺飞时节最是舒适愉悦。

     今日是书院的休息日,同室的安怡和往常一样早早地研究她的草药去了,隔壁的室友也都不见人影,此时这个安静的小院落里除了暗处的剑远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半衣托着腮散着发趴在窗栏上,看着窗外几棵嫩竹百无聊奈。

     忽然,耳边穿来簌簌声,半衣瞟了一眼动静处,只见右上方的矮墙上正趴着咬牙切齿的展袍,他的头发被一旁的柳絮枝挂住,只能仰着头解着发丝和柳絮的纠缠,饶是这样他也不忘抽空对半衣傻笑连连。

     “半衣,你要去桃花溪看鱼么?我们好几个人都在那呢?我特地来接你来了,我好不容易绕开了那个凶巴巴的宿管大婶……”他终于解开了头发,夸张地深吁了一口长气,满脸的笑容在光束中更显灿烂。

     “嗯,等我一会。”

     半衣随意拿起一支玉簪挽住了头发,转身便拿下挂在墙上的花篮向外走去,桃花林边就是桃花溪,今天三月三正好顺道去采摘桃花。

     走出院门,发现展袍正站在门口等她,手里抱着一堆渔具。这哪是要去临水看鱼寄情山水啊,分明是肚皮扁扁要做个馋鬼了。

     一来到桃花溪,果然有不少学子在捕鱼烧烤。半衣饶有兴致地走近一看,溪水中的小鱼虾不少。桃花溪依山势蜿蜒曲折高低有致,初春的溪水湍急冲下来不少鱼虾,不少学子挽起裤腿在溪水中用网兜捕捞鱼虾,有的则直接用手去抓。溪边的桃花开的热闹,把溪水映成了一片浅红色,偶尔山风吹过,漫天的桃花飘落,随水而下流至山下人家。桃花溪真是一片美丽的地方。

     展袍一下水就不管半衣自顾自的拿着带来的网兜开始了他的捕鱼大计。半衣转悠了一会,便拿起花篮往一侧的桃花林深处走去。

     桃花林此时寂静无人,只有鸟雀声此起彼落。半衣踩着树杈爬上了一棵低矮却花开最艳的桃树,她把篮子挂在一支树枝上,一只手扶住树干稳住身体,另一只手则挑选着开的最好的桃花来摘。

     等半衣摘得差不多想要下来时,却发现身后的腰带不知何时缠在交错的树枝上了,她只能一手扶着树枝另一只手穿到腰后解着腰带,一时手酸脖痛却硬是解不开纠缠。

     忽然,一只圆润修长的手伸了过来,巧妙地拉扯几下就解开了缠绕。半衣抬头看向那只手的主人。那是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少年,他的肌肤如暖玉般柔暖剔透,眉梢眼角如山水般清隽秀丽,唇艳丽如三月桃花,白衣胜雪,青丝如墨。他从容闲雅的站立在那里,让半衣想到那徐徐微风下的一潭高深莫测的静水,想到那皑皑白雪上的一抹暖阳,想到那飘飘洒洒绵绵多情的春雨,想到那清冷之夜月光倾泻而下的清华。

     “要下来么?”那个少年向半衣伸出手温柔的询问道。

     “嗯。”半衣感觉脸微微发热。她扶着他的胳膊轻盈地跃下,花篮的桃花纷飞了一些。

     半衣下来之后不知该如何行动,她第一次有点惊慌失措和羞涩,她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你采桃花是为了做桃花酿么?”那少年笑着问道。

     “嗯。”半衣低着头轻轻应了声,一只手微微拨动着篮中的桃花。

     那少年不再说话,半衣自然也没话,他们默契地并肩向桃花溪走去。

     半衣和那少年来到溪水岸边时,展袍已经在用从伙食房顺来的佐料烤鱼了,他忙前忙后烤了不少,却不知他每一次转身,一旁的范通就飞快的拾起烤好的小鱼塞进了嘴巴。

     “半衣,你又跑哪里去了?快来快来,我的烤鱼技术可是在咱们月国再也找不到第二家了。”一看到半衣,展袍便使劲挥手招呼她过去吃。

     半衣早闻到鱼香味了,到底忍住了吞噎声。她看着展袍跑过来拿着烤好的小鱼作势要塞入她的嘴中,她的身体本能的向后仰去,嘴巴却微微张开了。可是,她等了半天,那条近在眼前的小鱼被定住似的不再向前。半衣抬头看去,只见展袍的眼神定在了身边的少年身上,他的目光呆滞脸颊竟然微微泛红。那少年也不尴尬诧异笑了笑便转身朝着书院方向走去。

     半衣绕开展袍的手,坐在烧烤架旁吃起烤鱼来,展袍的鱼的确不错。

     “半衣半衣,刚刚那个少年是不是就是容之?”他那个风国同桌一直没来,他一时好奇就让阿姐给他查了查同桌的底细,得到的回复只有一幅画像别的信息一无所知。刚刚一眼他就认出了容之,只不过站在他面前的容之比之画像不知美好了多少倍。

     “我也不知道,明天课堂上不就知道了?”半衣这才发现他们一路走来都没有互告姓名,果然是被美色迷惑住了啊,所谓爱美之心,人皆爱之。她从小和礼秀一起,后来又是在高墙深院之中所见之人皆是女人,她唯有从那人给的画本小说中体会各种各样的人生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