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礼秀没死
    夜色正浓,书院里一片静谧。

     书院一处竹林的暗处站着一对人。

     前面的的青年一身书院学子打扮,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纤瘦的少年。那少年长的很是纯真美丽,额间的一点朱砂痣,又让他平添一丝妖娆。

     “秀。”少年迷恋地看着前面的青年,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师弟,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青年没有回头声音淡漠地问道。

     “我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面了,我知道山下镇子上有家好吃的菜馆,我们坐下来慢慢……”那少年见青年回复他,顿时上前拉着青年的胳膊开心道。

     青年低下头看着少年,一时有些呆怔,没有说话。少年活泼又期待的样子像极了他心中的女孩。

     见青年这副样子,少年的表情瞬间变得阴狠。他丢开青年的胳膊,转过身背对青年,面上一片厌恶之色。

     “她害你至此,你竟然还对她念念不忘!你没救了!没救了……”少年激动地大叫,秀总是用这种目光透过自己看着别人,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可怜的替代品。

     “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青年回神,淡淡说道。

     “要不是她,你能被那个疯子夺去王位?!要不是她,你能掉下悬崖,毁容毁声卧床三年动弹不得?!”少年见他无动于衷,气的面容狰狞。

     青年任他怎么说也不出声。

     “哼,你以为她多纯洁?还不是和那个疯女人……”

     “住嘴!”

     少年话没说完,青年突然厉声打断。

     “秀,你不要生气。”少年见他看着自己的目光冰冷,顿时心里又痛又怕,“前三年你连起身都做不到,我日夜照顾你,才使得你重新站了起来,后两年我又缠着师傅教授你武功。五年情意不浅,可你如今……”

     说完,少年忍不住掩面而泣。

     五年前,要不是少年全程看到青年被害落崖经过,后又在崖底救下他,青年早已化成一堆白骨

     “师弟,我欠你太多。”青年叹了口气,声音温和下来,轻轻拍着少年的后背柔声道。

     “师父让我传话,让你快点行动,不然他老人家亲自动手。”少年见青年难得温柔,面上生出一抹红晕,忽又想起正事来,忙道。

     “我潜伏在书院,自有想法,不用多问,师父那就如此回话吧。”

     “不行!你总是这样,所以师父才不喜欢你!你这次一定要按师父说的做,不然半年一次的解药……”少年急道。

     没有解药毒发时的痛苦他不知道,但是他见过秀偷偷不吃解药毒发时的样子,他至今都不愿回想。

     “只要我办好事,解药自然会拿到。”青年说完停顿一会,又盯着少年的眼睛认真道,“还有,不要告诉师父她的事。”

     “我自然不会说的。”少年低下头轻声说道。只怕他一说,秀永远也不会再理自己了。

     两人一时无话。

     “三个月后月皇会来书院,到时候动手。”少年又忍不住出声提醒。

     “不可冲动,此事不是那么简单,还待从长计议。这件事师父已经答应交给我来做,你不要插手。”青年声音又回到之前的淡漠,“上次下毒的事不要再做了。”

     少年面上一怔,原来秀都知道。不过,就算他知道也阻挡不了自己,只要他在关键时刻迟疑,自己都会帮他完成剩下的,即使他痛恨自己。

     他一定帮秀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少年目光坚定,并没有回复青年的话,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中。

     青年也不在意少年的离去,他在原地又静站了一会。

     没错,这个青年确是礼秀,也是孟枕。

     礼秀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很光滑,可是这并不是他的,他又往下摸着喉结,那处声带受损,发出的也不是原来动听的声音。

     面目全非,这样,半衣还能认出来么?

     他想起半衣藏身陷阱的那天,她的熊抱她的话语,一切都像曾经两人相处那般。他当时又喜又怕,喜她可能认出了自己,怕她认出自己而自己又无法面对她。虽然后来看起来半衣并未认出自己。

     他知道半衣并不是少年口中说得那般不堪,那个害他落崖的女人什么样,他当时年幼不知道,但是五年时间也够他想明白了。

     五年里的每一天他都从未怀疑半衣的初心,他知道只要自己出现在她面前和她相认,她就会真心如初。

     但是,他不能。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只和她两小无猜的竹马了,五年的时间他改变了很多。而那个狠毒又无法摆脱的师父,一旦知道半衣是自己的软肋,就会毫不犹豫利用甚至伤害她,他不想她入局。

     还有,她看起来过的很好,即使没有自己的陪伴。

     那么,就让伤痕累累的竹马默默守护着他的青梅吧。

     他朝着那个小院落方向望去,最终忍不住飞跃过去。

     只看一眼就好。

     礼秀来到那个独立的小院落,他没有感觉到半衣那个暗卫的存在,只有一瞬的疑惑便走入卧室,来到她的床边细细看着。

     少女长开了,曾经的婴儿肥褪去,变成了小巧秀气的脸庞,如朦月般美丽无双。但是在他眼里她还是年幼时的模样。

     他伸手把少女踢开的被子重新盖好,然后静坐在一旁。

     半衣,你到底有没有认出我?不,你最好永远不要认出,就当礼秀五年前就死了吧。

     活下来的只是面目全非的孟枕。

     忽然,礼秀急速后退跃窗而出。

     “谁!”剑远破门而入,轻喝一声。

     只见窗户颤动而屋内无人,剑远急走几步来到床前,看到半衣在床上安然无恙,一颗心放了下去。

     刚刚他去给神机阁去信,调查半衣要他查的东西,结果归来途中遭到一个纤瘦蒙面人的袭击。那蒙面人招数阴狠诡异,他与他斗了一会,最终对方受伤逃走。他察觉有异,便往回赶,果然半衣屋里有人,幸好自己回来的及时。

     他走到桌前动手写信,主人让他每日都记载下半衣当日的所有事情,然后每夜飞鸽传书给她。

     写好的信又被他用内力握碎,他重新提笔,还是和往常一样写下了无关痛痒的日常琐事。他不愿成为毁灭一个纯真少女的帮凶,也不想主人变得愈加疯狂。

     他绑好了信,放飞了信鸽。转身看了一眼床上的少女,便跃上了横梁,抱着青云剑闭上了眼。

     床上的少女梦呓几声,翻了个身面朝里面睡去。

     没人看到的地方,少女睁开了眼,眼里一片清明。她呆呆发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才真正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