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变态夫夫(修)
    办公室里挤满了人,至少有四五个中年人的样子,正在争论着什么,还有几个苏良没见过的学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院的,苏良一开门就怂了,推开门半天后就一直站在门口也不敢进去,想听听看他们在说什么,结果被一个低着头的男生瞧见了,指着他说苏良来了,吵成一团的人这才往苏良这边看。

     指着他那个男生苏良认识,那不是老高吗?五天没见胡子长出老长,还真看不习惯。

     “这个就是跟高翔他们一个宿舍的同学,苏良,你讲讲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辅导员亲自走过来带着苏良走到办公桌前,围着他的几个家长都正互相拿手指着吵着,苏良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有点想跑。

     “请安静一点!!”辅导员拍了拍桌子,“你们如果自己吵能吵出结果的话今天就在这里吵吧!”

     这是怎么了啊?跟他有什么关系吗?这些家长是来干什么的?

     “这个同学比较腼腆,你们要想听他说就先安静,苏良,你说说看高翔他们那晚为何上去?不用有什么顾虑,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苏良想说我在那天晚上在打阴阳师什么也不知道……都说了叫你们多玩游戏少谈恋爱了,唉。

     “苏良,说吧。”辅导员也知道苏良这个学生跟同龄的男孩子比较内向,得多鼓励才会说话,“这个事情跟你没关系,老师只是问个情况。”

     “……那天高翔他们在阳台聊天,我在屋里玩游戏,然后好像楼上有人拿水浇他们,高翔就说他上去问问怎么回事,他们拿钥匙了,叫我不用给他留门,我玩了一会就睡了,后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苏良说完,老高马上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苏良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因为他虽然怂可不傻啊,要是说那晚的情况,他肯定不能让自己宿舍的人吃亏,所以故意抹去了老高跟老三在阳台唱歌还有大喊大叫的细节,至于留门什么的,老高他们开宿舍门从来不用钥匙,都是直接拿脚踹的,根本不会叫他留门。

     但是这么说的话,不是就显得他们不像是上去找事的了么。

     之后不管辅导员怎么问,苏良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话,那几个数学系男生的家长肯定不服,不是,照苏良这么说,这事不成了人家音乐系的在下面聊着天,自己孩子拿水浇人家,人家上来问怎么回事,自己孩子还动手打人家了么?

     一点理不占啊。

     家长说肯定是因为这个男孩跟高翔他们是一个寝室的所以帮他们说话,但是人家音乐系的辅导员又说了,这个男孩很少跟同学接触,跟同寝室的也不熟,更没去医院看过他们,来之前什么也没跟他说,根本没机会跟高翔串好词。

     其实说句实话,这个男孩确实看着有点自闭,但是那也不能承认啊,承认了不成了自己这边全责了?

     五个家长又把自己小孩叫来,在办公室里吵吵闹闹了一下午,最后闹到团委书记那去了。

     苏良也总算在他们的吵吵闹闹中搞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是这样,当时那三个数学系的打完老高跟老三后,他俩不是轻微脑震荡躺了几天医院么,本来双方都不准备跟自己家人说的,想着躺两天得了。可没想到老高很快没事了,但是老三还有头晕恶心的症状,就又拍了个片子,核磁共振什么的,这里面专业的东西苏良也不懂,反正他听那个话的意思是说老三的情况有点变化,比较麻烦,又住了几天医院,老高也不想上课就陪着他。但是这个费用那几个男生已经承受不住了,他们三个一合计兜不住了,就偷偷跟家人说了。

     结果他们家人一听,觉得这事不怨自己孩子,就跑到音乐系这里理论来了。

     苏良说怎么这么多天没见老高跟老三回来呢,敢情还有这么个新情况,真得亏是自己聪明,换个别人不给老高他们卖了才怪。

     跟着晚上还有舞蹈表演课要上,苏良“只能”先行离开,他真是第一次这么期待上课。

     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晚上上表演课的时候老师又在排练中秋节的集体舞,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老师要他领舞。

     还说什么人家电视台导演觉得上次演出效果好,指名让他领舞的,说的他都信了。

     老高你可快点回来吧,班里就我跟大傻俩男的,我承受不来啊!

     排练完,苏良垂头丧气的跑回寝室,一上游戏,发现又炸了。

     他们寮的小伙伴们见到他上线激动的不得了,邀功似的让他去贴吧看帖子。苏良一翻,发现是他们发帖说了摩柯末的人恶意抹黑他和小野输了不来他们寮的事,正巧之前那个围观四频的帖子还在那挂着,底下的言论他们赖不掉。

     反正就是撕的挺精彩,他们寮经此一役,简直名声大振啊!

     苏良正想叫非花非叶去看,但是发现非花非叶游戏没在线,发了微信过去也没回应,这是以前没有过的情况,非花非叶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苏良握着电话,犹豫了好几下,还是没能拨出去。

     这不是什么害羞不敢跟人说话的事,而是他没法解释自己的声音怎么是个男声的事,他倒是可以说自己是非草非木的哥哥或同学之类的,但是非草非木关系自己游戏里的情缘,干嘛要让别人打电话?

     苏良有点纠结,其实他都不知道自己纠结个什么劲,万一非花非叶跟朋友出去玩了呢?谁规定人人都得每天泡在游戏上啊。

     诶,说起来这个,非花非叶在线时间好像特别长,他不用上班吗?

     苏良乱七八糟的想了半天,然后百无聊赖的上了游戏,带着寮里的萌新刷了几把御魂七层后就下了。

     第二天早上刻意没看手机,下了早功之后,还好,非花非叶回微信了。

     非花非叶:看到帖子了

     非花非叶:小野申请加寮了

     非花非叶:昨晚拆东西去了

     这三个“了”让苏良的心情瞬间变好,原来是拆东西去了啊……拆东西?为什么要拆东西?难道非花非叶其实是搞装修的?盖房子的?

     小良良良:φ(≧w≦*)

     小良良良:拆什么呀?

     非花非叶停了一会,回了一个:魔方。

     噗……什么鬼,别告诉我非花非叶这货昨晚拆了一夜魔方玩?哈哈哈哈哈想不到他还有这种爱好啊!

     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不是出什么事了就好。

     苏良被上课的学生们裹挟着来到了教室里,稳稳当当的找了个角落打开手机上了游戏。

     游戏里小野大辅果然发来了申请,苏良是那种计较那么多的人?他会因为小野是被火爷命令过来的就傲娇的嫌弃人家?

     他不会!

     毕竟想打四星麒麟_(:3j∠)_

     苏良火速通过了小野大辅的申请,但是也没跟对方说什么,毕竟他一个控制不住再给人恶心跑了就不好玩了。

     开始游戏之后苏良照常跟非花非叶组队刷御魂,现在非花非叶强势了,他们可以稳稳的刷过御魂八层了。通常情况下他俩组队都是选择的仅寮成员和好友可见,而且他们寮里的人不会加入他们的队伍来破坏他俩的“约会时间”,但是今天苏良刚把队伍建好,小野大辅,不对,现在改名叫misaki了,嗖的就进来了。

     苏良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等非花非叶慢悠悠的进来之后,苏良只能硬着头皮开始了。

     阴阳师选择了晴明,自己这边上了萤草,非花非叶上了大天狗和茨木,小野他……上了酒吞和茨木?

     诶?苏良还以为小野没输出型式神了!

     苏良默默的把自己的鸟换成座敷童子,然后按了准备。

     【组队】misaki:魂八还带奶?

     谁跟你说那是奶,那是我输出好不好!苏良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吭声。

     开始打之后苏良真憋的住气,全程不加血,微笑看着他们俩的式神伤血过半,虽然不至于团灭,但是小野的茨木还是被大蛇打死了。

     反观苏良的草爸,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也就是大蛇打一下她被动回血1300,她普攻大蛇一下不暴击4000,暴击6500+而已。

     非花非叶对这只草非常熟悉,所以没一点惊奇的,至于小野怎么想,那就不好说了。

     打完这局之后,苏良敲了下非花非叶。

     【好友】非草非木:突然想打局魂十

     【好友】非花非叶:打

     【好友】非草非木:你开吧,能给我来个打火机么?我要输出

     【好友】非花非叶:好

     非花非叶“善解人意”的邀请了小野,小野还真的来了,然后一进去他有点不明所以。

     非花非叶带了个座敷童子,苏良……带了个雪女带了个萤草?

     一般打魂十不都是三只兔子一只食发鬼+一输出么?雪女跟萤草是来干什么的?

     小野把式神换成了茨木和山兔,对非草非木起了浓浓的好奇心。

     小野这只山兔的速度有186那么快,但是一开局之后他就懵逼了,非草非木那只雪女比他的山兔速度还快出一截,一上手直接将对面全部冰冻了!

     【组队】misaki:雪女多少速?

     【组队】非草非木:也就191吧

     【组队】misaki:雪女初始速度不是很低吗?

     【组队】非草非木:嗯,109

     【组队】misaki:。。。

     是吧,他也觉得他很变态,其实主要是非花非叶给他抽卡时把优惠礼包都买完了,然后就开始买勾玉了,256块钱能买1480枚勾玉,然后1000枚勾玉能买11张符,比直接买符咒礼包值得多,然后苏良就用剩的那些边边角角的勾玉买金币,去商店赌御魂。

     其实他一开始只是想给自己的雪女弄一个二号位攻击属性的雪幽魂,谁知道他那天就人品爆发出了个二号位的六星速度御魂?

     然后雪女的速度就上天了。

     雪女冻完全体之后重新排队,接着兔子拉了个条,她又跑到对方队伍中间了,接着怪的冰冻效果接触,重新排队,又被雪女给冻住了。

     可以的这很雪女。

     【组队】misaki:效果命中100%

     【组队】非花非叶:110%,带的雪幽魂和蚌精

     非花非叶替苏良回答了。

     【组队】misaki:。。。

     【组队】非草非木:^_^

     【组队】非花非叶:其实你该庆幸当时没跟他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