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谁调戏你
    </script>

     “有这种说法?”苏良觉得有点神奇,因为他练雪女并不是因为雪女自身的面板数据有多好,而是他一开始实在没有别的sr,非花非叶给他抽到鸟之前他连群攻sr式神都没有,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把雪女给练起来了,没想到对这个更新后的新副本还有奇效?

     他的雪女现在穿了一身的魍魉,所以一个暴风雪砸下去不仅仅能冰冻,还会带上混乱、封印、眩晕等等减益效果,所以偶尔碰上对面有雨女的阵容,雨女居然驱散不完!!(雨女只能驱散两层减益状态)

     “不是说雪女就前期有用,后期没用了吗?”苏良想起他四十多级的时候,总能在世界频道看到大佬这样教导新人。

     “我准备练一个。”

     “你也练?练来打控制?”

     “嗯。”

     “你大天狗四段攻击打控制不是更好么!”

     “雪女自带冰冻。”

     “66666。”

     就这样一路冻打,一直带到六十五层才他们才死完,其实也不是因为打不上去了,而是死于断火,后来椒图没火连全员,被对面的白狼给一箭秒了。

     这才开始减员,然后死在第六十五。

     不过已经算很好了,因为阴届之门能打到六十层往上就比较困难了。

     打完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斗技的时间还剩下四十多分钟,花志烨拍拍自己的腿,苏良犹豫了一下,然后十分流畅的爬了上去。

     “看我斗技?”

     “不不不,让我打下,我太久没上,都掉到1200分了。”

     花志烨没有多说什么,原地直接讲苏良抱起,挪到了他的位置上。

     非花非叶抱起他的时候,苏良下意识的抱住了他的脖子,第一次被人这么抱着,苏良果然脸红了,恨不得把头埋到花志烨怀里。

     “我帮你打你自己打?”

     “我自己打。”

     苏良开始整理式神的御魂,因为下线下的匆忙,他的式神的御魂都一塌糊涂。

     “现在的地藏像可以溢出保护队友了?”

     “对。”

     苏良给童男换了一身地藏像。

     “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你的阵容可能没什么需要注意的。”

     “我跟你说你不要看不起r卡好吗!”

     苏良拿头顶撞了非花非叶下巴一下,迅速的把御魂整完稍微强化了一下,进了斗技场。

     刚开始他打的很顺,因为低端局光是他的阴阳师都能把对面给反死了,但是到1800分之后,明显开始吃力,战局也拉长了不少。

     首先苏良碰到了变态雨火流,全程控到死,不给你任何出手机会,还有兵俑嘲讽流,也是空到死,最关键是他自己的鸟常常飞一圈对面不掉血皮,这就非常尴尬了。

     苏良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雨女从仓库里搞出来,带了一身地藏像,又进了竞技场。

     1987到2000这一局很关键,如果他赢了,就意味着他能够上到高段位了;如果输了,唉,今天斗技的时间已经结束,只能等明天了。

     这一局对面是晴明带凤凰火。

     啊啊啊啊啊超级讨厌眩晕,尤其是晴明还带着罩子,根本打不到他们。

     速度御魂也给雪女了,没有办法拉条,苏良急中生智,换了个狸猫上去。

     “这是什么?”

     “狸猫。”苏良的精神高度集中,回答的也心不在焉。

     “有什么用?”

     “你听过点杀吧,它是用来点控的。”

     “点控?”有趣。

     “嗯嗯嗯。”

     开场,对面镰鼬拉条,然后山兔再拉条,应该是为了防止被中途超车;接着打火机打火,茨木对着苏良这边的雪女放了个大,雪女还剩一丝丝血。

     苏良紧张的啃起了指甲,晴明会放什么,这很关键。

     因为这个阵容省掉了雨女,所以添加减益状态的应该就是晴明了,但也不一定,万一对面脑回路奇特让晴明放下了罩子,那这局直接可以gg了。

     但是没有,晴明中规中矩的放了个灭。

     灭的效果是让苏良这边的式神承受的伤害增加,放在控制流的阵容里还有另一个作用,就是添加减益状态,好让凤凰火眩晕。

     苏良看到自己的狸猫头上冒出了一个抵抗,灭的效果并没有被添加上去,这意味着,凤凰火不能够控制它。

     果然,凤凰火第一个眩晕下去,狸猫并没被晕!!

     但是也没有触发御魂“铮”。

     _(:3j∠)_

     因为其他式神都被控制了,所以这一回合苏良这边的谁都能出手。

     接着对面又是一波双拉条,其实如果他不是双拉,苏良的雪女是可以超车控制住他们的,可惜了。

     对面的晴明放下了罩子,然后凤凰火又一个大,狸猫因为没有被贴上减益效果的缘故,依旧逃过了这次控制,还触发了御魂“铮”的效果,但是!!

     晴明这个罩子啊!!

     能气死个人!!

     这个罩子能免疫大部分控制技能,并且斗技血量翻倍之后,没个五六千伤害你根本打不破它,他一旦放下了罩子,意味着你没法控制他了。

     好吧。

     苏良按了自动,反正也不能出手。

     “不赢也要耗到底?”

     “谁说我不能赢的!”苏良觉得应该还有翻盘的希望。

     “你的鸟死了。”

     “没事!待会复活她!”

     “嗯,椒图也快死了。”

     “今晚就给她强御魂!”

     “狸猫堆了效果抵抗?”

     “效果抵抗68%。”

     “嗯。”

     又耗了很久,耗到对面已经懒得放罩子改放灭了,机会终于来了。

     凤凰火的业火没能眩晕狸猫,并且触发了御魂“铮”的效果。

     狸猫过去对凤凰火一个普攻,凤凰火被嘲讽,下回合强制攻击狸猫;且对方没有带奶和雨女(其实就算带了也不行,因为雨女无法驱散狸猫的嘲讽。),这回合他们又没有罩子。

     苏良的童男抓住机会复活全体,然后雨女驱散全体的灭的效果,椒图连线,惠比寿放下了鲤鱼旗。

     对方的茨木抓了一下,但是在椒图连线的情况下并没有伤着谁,凤凰火强制攻击狸猫,但没有眩晕狸猫,然后对方的打火机打火,苏良的晴明放下了罩子。

     放下罩子苏良就松了口气,至少罩子没破前凤凰火不能控制苏良这边的式神,给了他们加血喘气的机会。

     苏良让姑获鸟飞了出去,戳破了对方的罩子,然后雪女一个暴风雪砸下去,哈哈哈哈哈哈。

     翻盘也只需要一个契机,反正之后就是雪女跟狸猫的配合,雪女没能控制住的式神,由狸猫点控上,偶尔鬼火跟不上,就放弃让雪女放大,改为让狸猫这种不废火的控制去嘲讽对方。

     谁还没个控制是咋的?

     花志烨看着苏良硬生生的翻盘,然后问他,“你完全可以堆一个拉条出来。”

     苏良明白他的意思,非花非叶是说,既然他能给雪女堆出高速,为何不堆个拉条然后直接让狸猫点控。

     “不,总有更快的拉条,你们土豪的世界我不懂。但堆生命就容易的多了,除去四号位的效果抵抗,一共有三个位置可以堆生命了,只要我不死,总能触发铮。”

     “嗯。”

     “而且这样更有趣味性,我就不喜欢雨火流,式神不用怎么练,一堆四星式神就能上2000分,御魂不用怎么堆,只要有六星速度就能一直控制,跟bug一样,打着特别没意思。”

     “事实上在高段位雨火并不是主流。”

     “我猜也是,你们六十级的速度都快得可怕,御灵随便甩下就是三四千的伤害,要是还这么脆根本承受不了几回。”

     “加油。”

     【阴阳寮】非草非木:哇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会长我终于上2000分了!!

     【阴阳寮】恋&雪:会长虽然我很不想打击你,不过我都2400了。

     【阴阳寮】非草非木:我擦?你什么时候56级了?

     【阴阳寮】恋&雪:我的速度还是比较慢的,无涯都60了。

     【阴阳寮】非草非木:你们现在打几星麒麟?

     【阴阳寮】恋&雪:稳定四星。

     卧草草草草……他走的时候他们打三星都困难!!!

     看着苏良震惊的脸,花志烨没忍住,揉了揉他的头,“你的寮已经在全区排名六十多了。”

     “真的假的?我这么久没上我们居然进前一百了?”苏良仰起头看着非花非叶的下巴。

     “嗯。”

     “我觉得没散已经是万幸了,还进了全区排名了,我……你……你是大好人。”他只设了非花非叶这一个副会长,每天开麒麟开加成开结界开礼包这种事本来都是他做的,现在肯定是非花非叶做的了。

     “随手。”花志烨低头吻住苏良的鼻尖,“毕竟是我‘老婆’的寮。”

     苏良被“老婆”这两个字苏的不行,非花非叶这个人也太会撩妹了,虽然明知道是哄他开心,但是听了真的有种心跳异常的感觉。

     “你有毒。”

     “我怎么又有毒了?”

     “你有毒。”

     “我乐意。”

     “你有毒。”

     “无药可救。”

     “你有毒。”

     “你也要中。”花志烨在键盘上盲打了一行字,然后直接把苏良抱去了沙发上。

     真的很奇怪,苏良是完全不想挣扎的,他仿佛知道非花非叶接下来会干什么,甚至主动抱住了他的腰。

     激烈又绵长的吻让苏良丧志理智,被非花非叶又抱去电脑前的时候他已经大脑当机放弃思考了,如果不是屏幕上刷过的内容太过刺激,他估计会跟小鹿似的在非花非叶怀里窝很久。

     可惜,屏幕上刷过的内容由不得他不注意。

     这群浪货,居然又开始开他跟非花非叶的车!!

     苏良一手捂着非花非叶的眼,一手往上翻寮频道记录,结果越看自己脸越红,甚至都看出生理反应来了,最后他终于找到了源头,其实不是别人,就是非花非叶!!!!

     ——————【阴阳寮】非草非木:你们会长在调戏我,我去处理下。

     谁调戏你了!我我我我才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