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似醉非醉
    “非花非叶?”苏良试探的问了一句。

     对方的回应是按着他的后脑勺直接侵袭了他的嘴。

     一股酒气冲进苏良的鼻腔,这个味道,会让他想起那个男人。

     “唔……”苏良奋力挣扎,手不小心打在车门上,很痛。

     “我想要你……”花志烨依旧是模糊不清的说。

     苏良无法确定他是真醉还是装醉,只能先趁着他松口的这个空当先爬起来拉开车门。

     旁边就是24小时便利店,灯光从玻璃门中透出来,显示出人为活动的迹象,在这种情况下非花非叶应该不会乱来。

     “你喝醉了,我去给你买点醒酒药。”苏良想下车,却又被非花非叶拽住了胳膊。

     “大哥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要你。”

     “要什么要,我们回不去了知道吗!”苏良真恨不得给这货一拳。

     “你在我旁边会让我受不了。”

     “那你下来躺后面。”

     “我想要你。”花志烨半闭着眼,表情很痛苦。

     苏良简直要疯了,但是又得耐着性子哄他。

     “那得等咱回去了之后,现在先回去啊,乖。”回去不趁着他喝醉了揍死他我不姓苏!

     “找家宾馆,明早我带你回去。”

     “行,这不就是宾馆么,你先放开我,我去开房间。”

     “嗯。”

     苏良从车上跑下来,进了店买了份泡面,找收银员借了热水泡了吃了,然后买了点薄荷口香糖嚼嚼,用手机结了账,又问了路,重新回到车里,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

     “要你。”

     “嗯嗯嗯,这家宾馆客满了,咱们换一家。”苏良觉得自己在哄一个大孩子。

     又开了半个小时,非花非叶抓住了苏良的手。

     苏良干脆把车停下,然后把他整个上身都给箍到安全带里了。

     他再说什么苏良就当没听见,一直到夜里一点半终于回到宾馆,那个时候郭老师已经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苏良扛着非花非叶偷偷上到宾馆,幸亏他们房间跟郭老师和其他女生不在一层楼上,不然光非花非叶怎么会喝醉他都没法解释——他跟郭老师说他们出去是因为他发烧了找医院。

     虽然漏洞很多可信度太低,不过信不信就这样吧,反正非花非叶作为他们老师,还是罩的住他的。

     非花非叶整个人的重量压在苏良身上,还抱他抱的特别紧,搞得苏良特别害怕被人撞见。

     不过夜里一点半哪来的人,苏良总算有惊无险的给他抗回了屋。

     一进门先把他扔到床上,然后自己坐在一边喘气。

     想想今天晚上都经历点什么,还不如跟郭老师他们吃点饭然后早点溜回房间打游戏了,非花非叶跟他朋友也是,喝啤酒就得了,为什么要喝那种调和酒,那种劲明显更大吧。

     气还没喘匀,非花非叶一个翻身压过来,把苏良压到身下。

     苏良甚至已经懒得挣扎了,他打算非花非叶要是吻他就让他吻,吻完他去洗澡然后睡觉。

     可是非花非叶不但吻,手还上下游走,还越来越过分,都已经伸进他裤子里摸到“小良良”了。

     卧槽……

     苏良一个激灵,立马翻身试图把非花非叶甩下去。

     非花非叶喝的跟死狗一样,沉的要命根本甩不动,而且还上上下下的跟“小良良”玩起来了。

     从来没有自渎过的苏良撑了没几秒就泄了,但是他人也没劲了,脑子一片空白。

     非花非叶也停下手,抱着苏良,像大熊一样的趴在那里,不然苏良走。

     “想要你。”

     “太疼。”被那个东西顶着的苏良都没觉察到疼字的尾音还发着抖。

     “非常想。”花志烨又呢喃几句,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那天晚上非花非叶到底喝醉了没,成了一个永久的未解之谜,对苏良来说。

     因为第二天一早问非花非叶,他对昨晚的事似乎没什么印象,但是苏良还是觉得这不科学,如果真是喝醉了,那他怎么能吻的那么精准还知道摸他?

     莫非是非花非叶天赋异禀,靠本能都能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但是苏良也没有再问,因为他还得起来排练。

     第一天的日程安排是开幕式,他们就在宾馆后面的停车场里练习,为的是保持感觉,郭老师一早就下去了,十点多非花非叶也慢悠悠的过来,苏良也是很无奈。

     那货昨晚在车里睡了一夜回去又折腾他到快两点,他今天早起七点多爬起来洗澡换衣服吹头发,八点开了开功,八点半楼下准时集合,非花非叶居然睡到十点!!

     你大爷的。

     这种类似艺术体操的啦啦操对舞蹈系的男生来说并没有太大难度,其实他们觉得不必这么一次次的练,不过女生们在花老师下来后又来了劲,他们还得陪着做技巧。

     苏良就觉得自己很困,已经懒得做更多表情了。

     排练结束后花老师跟郭老师去买了盒饭给他们送到房间里,苏良是最后一个拿到盒饭的——其实非花非叶给他的不是盒饭,是猪扒饭和鲜榨果汁,还有黑胡椒酱料。

     那个时候苏良已经在床上挺尸了。

     花志烨看着侧卧在床上,胡乱盖着被子,手枕在侧脸下睡的一脸纯真的苏良,忍不住把饭放下,坐在床边,专心的看他睡觉。

     苏良很可爱,这点是毋庸置疑,无可争辩的;但是苏良吸引他的不仅仅是外貌,还有他本身性格上的真实。

     他似乎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伪装,轻而易举的一次次被他惹怒,但是又豪无还手之力只能虚张声势,让他更想欺负他,就想看他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很有趣。

     苏良的性格其实很别扭,与之相处需要有十足的耐心,也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比如说他很渴望在网络世界得到别人的尊敬和崇拜,花志烨分析,这恰恰来源于他在现实生活中的怯弱,个子越矮,影子就越是嚣张。

     但,花志烨喜欢,这种非常正常,非常真实的人性,他见过的太多空无一物的花瓶,也见过太多自以为聪明的玩物。

     欲拒还迎和真的拒绝有着很大的差别,所以,苏良是符合他狩猎习惯的最佳猎物。

     “你大爷的……”或许是花志烨的目光太灼人,苏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嘟囔了一句,翻身朝里面睡了。

     花志烨觉得自己对他的冲动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这难道就是荷尔蒙的力量?

     花志烨扳过苏良的肩膀,轻轻吻了下他的脸颊。

     “打死你啊。”苏良感觉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了,睁开眼睛推开非花非叶,骨碌一下坐起来,“你睡到十点我七点就起床了!!”

     “哦。”花志烨努力的忍不住不笑。

     “你能不能有点同情心?下午还要去参加开幕式!中午补个眠都不行!”

     “该吃饭了。”

     “不饿。”

     “吃。”

     “吃你妹。”

     “我没有妹妹,只有两个哥。”

     “我没问你家庭情况!”

     “我想告诉你。”

     “啊啊啊啊啊!”苏良很想打人,他开始考虑去健身了——迟早憋不住跟非花非叶动手,这样可以不吃亏。

     “我还没做,你叫什么。”

     “大哥我错了……你不成天调戏我行么?”

     “不行。”

     苏良绝望的看了非花非叶一眼,“你有毒。”

     “你有解药?”

     “你怎么还换台词了?我都想好应对的话了!”

     “那再来。”

     “你有毒。”

     “你下的。”

     “我当时怎么不多下点直接毒死你算了!!”苏良跳下床,坐到椅子上开始扒拉自己的饭。

     花志烨转过身,拿出浴巾去了浴室,打开莲蓬头之后自己无声的笑了好久。

     苏良扒拉了几口,对猪肉没有食欲,就收拾好东西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开始收拾屋子。

     虽然这是宾馆,但是他不喜欢让保洁员进来,也不喜欢乱乱的房间,所以他选择自己动手,等他收拾个差不多的时候非花非叶出来了,还衣衫不整的。

     不对,本来就没有衣服,他只是披了件浴袍,腰部松松垮垮的系了根带子,什么胸膛啊腹肌啊大腿啊,稍微一动连胯下都一览无余。

     苏良转过身,告诫自己这货就是浪,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不适应,不然会让他有可乘之机,被调戏的只能是自己。

     花志烨朝苏良走过去,苏良擦桌子的动作没停,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

     然后花志烨拉上了窗帘,并反锁了门。

     “你拉窗帘干什么?”苏良的身子不甚明显的僵了下。

     “睡午觉。”

     “那你反锁门干什么?”

     “免打扰。”

     好吧,无可反驳。

     “……那你又抱着我干什么?”

     “你。”

     “我拒绝,想都别想。”

     “嗯。”花志烨没有过多的纠缠,而是咬着苏良的耳垂,把他抱到了床上。

     又是一个绵长的吻,从前两次的经验看只要拒绝了,非花非叶不会继续做什么过分的事,所以苏良并没有过多反抗。

     另一个原因是,其实他……有些期待非花非叶的吻。

     他很喜欢这种被掌控,被包容和需要的感觉。

     他很需要别人爱他,不是男女意义上的爱,是一种温柔的抚摸,就像是妈妈抚摸自己的孩子那样。

     非花非叶给的虽然能不是,但也能让他感觉到一丝丝安慰。

     “不行!”

     非花非叶的手又滑下去了,抓住了同样等待抚慰的“小良良”。

     “没超过30秒,幸亏你没有女朋友。”

     苏良的脸腾的红了,他,非花非叶的意思就是说,他这种秒身寸男,就算有女朋友,也是要带绿帽子的节奏。

     看着苏良窘迫至极眼泪都快掉出来的样子,花志烨没再继续打击他,而是摸了摸他的额头,“没事,我不介意。”

     “因为你要把我当女人用。”

     苏良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还想拿出恶狠狠的语气,但是自己听了都不信,明明说的这么委屈。

     “就算我想给你用,恐怕你也没法成功。”

     然后,苏良就真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