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孙军小队的十几名成员倒是早就围了过来,当他们看到孙军上前拦住了徐冥,就将他的心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如果这次事故算在小队身上,孙军大不了回孙家去,脱了“界碑”这身衣服,人家照样是世家大族的少爷,换个地方重新来过。

     像他们这些从部队里选拔上来,又没有什么根基,最好的结果就是被打发回原单位,继续做大头兵,说不定还要背上这次事故的黑锅。

     所以看到孙军拦下少年时,所有人的心里都松了口气,有些心肠软些的,想着等会把这件事弄成误伤,让少年少背些责任。

     至于孙军能不能拿下徐冥,队员们一点都不担心,要知道孙军虽然是从孙家调派进界碑的,但是和多数来作文职镀金的世家子弟不同,孙军是有真本事的,就连他副队长的职位也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不然想要他们这群从军队中选拔出来的刺头乖乖听话,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徐冥刚才的吼声虽然诡异,但连他们这些F级的人都没受什么伤,对于达到D级顶阶的孙军来说,更是难伤分毫。

     一群将近二十人抱膀耸肩,分散站立在四周,脸色或多或少,都带着点阴沉,准备欣赏一出好戏。

     就见孙军右手成爪,迅疾如风,向少年攻去。

     众人心中一惊,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里,孙军的鹰爪功又有了如此大的进步,看来他们的副队长距离C级又进了一步。

     只要孙军晋升C级,那么他在界碑的地位将会大幅提高,甚至可能坐镇一市,成为某市的总负责人。结合孙家的实力,这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众人相视一眼,眼中都有着一丝惊喜,做为孙军小队的成员,大多数是他的亲信,只要孙军坐实了负责人的职位,他们这些人的地位还不是水涨船高。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众人再看向孙军时,已经难以掩饰心中的热切了。

     事情的发展好像正如他们预料的一样,少年确实不通武技,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垫步冲拳。

     业余。

     人们心中不由自主得升起两个字,少年的动作实在是太不标准了,甚至不如他们训练的那些普通士兵。

     他们的念头刚起,甚至连嘲笑都没有挂上嘴角,就看到孙军好像挺起胸膛迎上去一样,被对方蹩脚的攻击打了个正着,然后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D级顶阶古武者,一拳?!

     所有人僵持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没有理会周围明显是孙军同伙的众人,徐冥像挥手打飞了一只惹人烦的苍蝇,径直向公园外走去。

     走了两步,徐冥停顿了一下,转身向张老的方向走去。

     张羽希踡坐在地,白晃晃的两条白腿上也沾染上了尘土和草梗,这非但没有破坏她整体的美丽,反而有一种凄美的感觉。

     见徐冥朝这边走来,张羽希心里一阵慌乱,抱着怀里昏迷的张老往后蹭了几下。

     “别动。”

     弯腰检查老人情况的徐冥不满道。

     闻声张羽希全身一抖,一动也不敢动,连呼吸也轻了几分。

     不过见徐冥只是专心地检查老人的状况,忍不住偷眼细细打量着少年。

     年岁不大,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张羽希心里暗下判断,面貌削瘦,棱角分明,双眼明亮,神光内敛,修长的双手在老人身上不时按动几下,手掌瘦得关节凸出,但整体散发着温玉般的柔光,让人很难相信就是这样一双手,打一个上百斤的壮汉一拳打飞十几米。

     “老人家前些日子是不是受过伤”徐冥脸色越来越凝重,随口问道,“脑袋上的伤。”

     “啊?”

     张羽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回了一句,接着马上反醒过来,弱弱道:“受伤倒没有,就是两个多月前劳累过度昏倒了,前些日子才出院。”

     “对了,刚才爷爷他们说,这件事背后有扶桑侍神者之类的。”

     张羽希想了一下,赶紧补充道。虽然刚才她刻意走开了,但是少女特有的好奇心,还是让她记住了听到的一些支言片语。

     “侍神者……”

     低声重复了一遍,再联想到此前老人脑袋上依附着的怪物,徐冥基本上已经搞清楚了事情的缘由。

     又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老人,徐冥忍不住叹了口气,老人的状况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不许动!举起手来!”

     界碑的人终于做出了应对,将徐冥团团围住,从腰间拔出配枪,远远喊道。

     至于说近身捉拿,别开玩笑了,能把D级顶阶武者一拳打飞的人,他们这些不过E级的人再多上一倍,也不能拦住对方丝毫。

     在一旁围观的人群见事情闹得这么大,全都四散开来,躲得远远的。

     徐冥脸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心中对界碑这个组织的感官坏到了极点。

     对方开口就要废人,动手就是杀招,现在居然持枪围攻他。徐冥内心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又开始慢慢升起来了。

     “你们快把枪放下,他是为我爷爷治伤的。”

     张羽希张开双臂挡在中间,为徐冥辩解道,虽然对方击伤了孙军,但是直觉告诉她,爷爷的伤和少年并没有关系,而少年真的有把握治好爷爷。

     徐冥有些诧异地看向张羽希,没想到她会为自己说话。

     看着对方依旧梨花带雨的俏脸上,一幅认真的模样,徐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轻轻触动了一下,内心积蓄的怒火也一下消散了大半。

     轻轻拍了拍少女的素手,柔声道:“放心吧,一切有我,我会对老人家和你负责的。”

     说完站起身来,直面数十支黑洞洞的枪口,把少女挡在了身后。

     “谁要你负责了。”

     少女捧着被触碰的左手,满脸通红的小声嘟囔道。

     但是当她抬头看着挡在前方的清瘦身影,却有一种莫名的心安。

     如果你能医好爷爷,那就给你一个负责的机会喽。

     少女俏皮得撅了噘嘴,心中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