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在你这样的时候
    “做梦!”

     孙思柔斩铁截钉的回答道。

     电话那边传来少妇呜咽的低泣声,孙思柔的头更疼了。

     她很清楚少妇并没有生病,因为这已经不是少妇第一次装病了。

     想她刚毕业那会儿,已经与南方的一家大企业商定好了工作协议,待遇很不错,每年的工资就有三十多万,而且公司还承诺至少每两年加一次薪水,每次加薪不低于百分之二十。

     但是最让她心动的不是这些薪水,而是公司承诺每半年有一次外出培训的机会。

     要知道她学的这个专业,在华国还是一个新兴专业,虽然国家很重视,但是毕竟起步较晚,与西方的一些国家还是有些差距的。

     所以即使有其它待遇更高的职位供她选择,孙思柔却已经下了决定。

     然而就在双方签订合同的时候,她突然接到电话,说她母亲生病进了急诊室。

     孙思柔一下子没心思再谈工作的事了,抛下公司特意派来与她签约的副总,搭乘飞机从香江往金陵赶去。

     坐在飞机上,孙思柔回想着与母亲的点滴,母亲的心脏一直不妇,但是因为父亲,她与母亲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甚至在选工作的时候两人还发生过一次争执,最后闹不欢而散。

     此刻她的心里充满了内疚,母亲是不是彼她气病的?若是母亲挺不来该怎么办?

     被复杂的心思折磨得疲惫异常的孙思柔推开了孙府的大门。

     “思柔,你回来了。”

     本应该在病床上的少妇,此刻打扮得珠光宝气,端坐在沙发上品着下午茶,整个人容光焕发,比此刻的孙思柔不知道精神了多少倍。

     见到孙思柔推门进来,神色平静地召唤了一声:“快来见见齐皓中齐公子,话说齐公子可是华清大学的高材生,你们两个说不定在京城还见过呢。”

     “华京大学第一高材生,在研究生第一年时就修完全部课程,三年后让导师说出‘教无可教’这样感叹的华京魔女孙思柔的大名,整个华清有谁不识,”齐皓中端端正正坐在对面,面容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回应道,“与思柔相比,皓中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

     “如果华清大学的学生会主席也算是无名小卒,那让别人还……”

     少妇也客气得回应道,只是她还没有讲完,就被一道身影挡住了视线。

     站在少妇面前,孙思柔已经猜透了少妇的打算,心里怒火升腾,但语气却十分平静:“孙倩仪,你什么意思?管不着我的工作,倒帮我挑起男人了。”

     “我只是觉得你们两个很合适罢了,”孙倩仪也收起了脸上的微笑,“女人,总是要嫁人的。”

     母女两人静静地对峙,齐皓东静坐一旁,一言不发,神色从容,丝毫不显得尴尬,反而侥有兴趣得打量着孙思柔玲珑有致的背影,偶尔还扫过孙倩仪鼓涨的胸脯,目光里藏着一丝邪意。

     ……

     想起母亲理直气壮的样子,孙思柔心里升起一阵无力感。

     “……齐皓中有什么不好,你怎么就看不上呢?”

     孙倩仪也不再伪装,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知道齐皓中在京城的那些荒唐事吗?”

     孙思柔质问道。

     齐皓中,当孙思柔第一眼看到他时,就认出了这个“华清四少”之一,京城齐家的公子哥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孙倩仪才幽幽地道:“不管他人品怎么样,只要你嫁给他,有了名份,齐家就有你一席之地,到时候想要什么还不是唾手可得。”

     “是不是就像你一样。”

     孙思柔不加思索地说道。

     只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不管怎么样,孙倩仪做得这些事情都是为她这个女儿好,虽然她的价值观已经被严重扭曲了。

     而她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捅进了母亲的心里。

     “你和我不一样,我是做人情妇,你是别人的正房,不一样的。”

     孙倩仪的话变得生硬起来:“没想到我把你的护照和身份证拿了过来,你还是能找到容身之地。”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你香江的工作我已经帮你回绝了,那位副总好像很生气,说‘不会再和不讲诚信的人合作’。这些日子你正好呆在金陵,要么和齐皓中订婚,要么带个让我满意的男人回来。我给你时间,你自己慢慢选。”

     孙倩仪说完挂断了电话。

     举着电话愣了一会儿,等消化完孙倩仪话里的含义,孙思柔用力地把手机摔在地上,尖叫着在上面跺了几脚,接着蹲坐在地上,抱着双腿,双肩微微耸动。

     “喂,需不需要接个肩膀给你靠一下啊?”

     就在孙思柔沉浸在自己的伤心中时,一道声音不识趣地传了过来。

     孙思柔抬起头,看到一个男孩站在转角的台阶上。

     男孩身量颇高,在一米七八左右,样貌干净,棱角分明,看上去十分精神。

     穿得是育英中学的校服,就是衣服不怎么合身,袖口到手腕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裤角也高高吊起,勉强能遮到小腿肚。

     “你是什么人?”

     见到来人的怪异模样,孙思柔心生警惕。

     育英中学虽然大门设有保安,但也有社会分子溜进来,或敲诈勒索学生,或偷东西。而他们瞒过保安的办法之一,就是穿上一身学校校服。

     徐冥也知道自己这一身打扮有些不正常,但是他也没有办法,谁让他有一个喜欢抢人衣服的系统。

     就连这身高一开学时发得校服,还是他好不容易找出来的。

     看着孙思华梨花带雨的娇柔模样,却依然不放松对自己的警惕,徐冥有些心疼地无奈道:“孙老师,不是你让我尽快来报道吗?”

     “你是徐冥?”

     孙思柔恍然大悟,接着想起自己刚才与母亲的谈话,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到的?”

     就见徐冥走到已经破碎的手机边,在孙思柔疑惑的眼神中,突然抬脚跺了几下,同时发出几声尖细的叫声,然后马上恢复常态,看着呆住的孙思柔道:

     “就在你这样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