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坂保奈美花岗在线观看

2.0

主演:牛瑜瑜  熊玉珠  

导演:项瑞峰 

高坂保奈美花岗在线观看高速云播放

高坂保奈美花岗在线观看高速云M3U8

高坂保奈美花岗在线观看剧情介绍

本剧通过一个案件的调查过程,讲述了一个盲人杨曦勇敢反抗命运的故事,抒发了每个人对善良美好的向往。一个普通的女孩,因为遭受了灭顶之灾导致失明,可她却坚守着内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屈不饶的坚强生活,甚至愿 详情

请问兔喂什么饲料好?

参考资料:中国畜牧街 你在里面搜下 我没有贴完 ,太多啦! 正确选择和搭配饲料,是养兔的一项基本技术。那么,农民朋友在饲养兔子的过程中,什么情况下用什么饲料,又该注意哪些问题呢?今日特请四川省畜牧科学院的养兔专家白国勇向大家作介绍―― 家兔的饲料有青饲料、青贮饲料、粗饲料、精饲料、添加剂预混合饲料、全价颗粒饲料等,针对不同情况下,合理选择使用不同的饲料,能够帮助养殖户提高养殖收益。 青饲料 青饲料是指牧草、栽培牧草、杂蔬菜类饲料、水生饲料和幼嫩树叶类的草料。以全干物质计算,青饲料粗纤维含量18-30%。 青饲料不仅粗蛋白质较高(禾本科牧草及杂蔬菜类饲料为13-15%,豆科牧草高达18-24%),而且品质好,含维生素、矿物质较丰富,是供给家兔维生素的最好来源。青饲料是一种营养价值相对平衡的饲料,它幼嫩多汁,适口性好,消化率高,不仅可大大降低饲料成本,又可为家兔提供较全面的营养物质。不足的是,天然青饲料含水分较高,营养浓度低,限制了其充分发挥潜在的营养优势作用。 用青饲料喂兔应注意几个问题。 第一,要少喂勤添。若一次添加过多,兔吃不完后拉入笼内,会受到污染,导致家兔消化道疾病增多; 第二,要注意同蛋白质、能量较高的饲料(一般为精饲料或颗粒料)搭配使用; 第三,做到“五不喂”──有毒有害的不喂,发霉变质的不喂,含沙石泥土和沾农药的不喂,新割的有露水或霜的饲草不喂,受热腐烂的不喂。尤其应指出的是:青饲料表面附有不少寄生虫或其卵,若不洗净易导致家兔患寄生虫病。第四,不可取消饮水。 青贮饲料 青贮的实质是一种使饲料保鲜,减少营养成分损失的方法。其原理是将一定含水量的新鲜植物饲料堆放在不通空气的密闭容器内(如窑、塔、塑料袋等),且饲料中尽量不含空气,通过微生物(主要是乳酸菌)厌氧发酵,将饲料中糖转变为乳酸,提高饲料酸度,防止饲料养分继续被微生物分解、消耗,达到保存目的。 青贮饲料明显优于干饲料,与青饲料相比,营养价值也无明显差异。 青贮饲料喂兔必须注意: 第一,青贮饲料贮后1个月即可饲用,且打开后应连续使用,否则就会发霉腐烂; 第二,其喂量应根据家兔的年龄不同而增减; 第三,青贮料乳酸含量高,适口性较差,喂得过多不仅影响饲料适口性,还可能因酸度高而影响酸碱平衡或胃酸过度,所以必须与其它混合饲料搭配; 第四,在饲喂时首先要注意青贮料的质量,颜色变绿、变黑、有腐烂味、PH值达7以上的青贮料应禁止用来喂兔; 第五,让兔有一个适应过程,肉兔对青贮料约需1周时间的适应过程。 粗饲料 所谓粗饲料,是指干物质中粗纤维含量大于或等于18%,单位饲料容积大的饲料。兔用粗饲料主要包括干草或稿秆两大类。其中常见的有干青草、干苕藤、豆秸、玉米秆等。 这些粗饲料要怎样选用才好,我们可以根据处理方法和营养价值为标准来选用。就干草来说,以选用人工高温干制的营养价值较好,但若考虑饲料成本,则以自然干制的成本最低;豆科干草较禾本科干草营养价值好,应优先考虑。应注意的是,人工干制的干草维生素损失较大,使用时应考虑饲料中维生素的缺乏,相应添加维生素或专用多维来满足。 稿秕类中,小麦草质地粗糙、坚硬,硅含量高,叶带盲刺,有机物消化率低;大麦草质地优于小麦草,春大麦草比冬大麦草质地好;燕麦草质地软,秆滑,不带盲刺,是稿秆中最好的;稻草木质素含量高,饲用价值较低。



宋朝当兵招刺,都是纹什么字啊

宋朝募兵的一大特点,就是刺字,故招募兵士往往称为“招刺”。在士兵脸部,手部等处刺字,始于唐末。幽州军阀刘仁恭强征统治区的男夫,“命胜执兵者尽行,文其面曰定霸都,士人则文其腕或臂,曰一心事主。于是境内土民,稚孺之外无不文者”(《资治通鉴》卷265)。后梁太祖朱温在唐末混战之际,“用法严,将校有战没者,所部兵悉斩之,谓之跋队斩,士卒失主将者,多亡逸不敢归”。朱温鉴于军士“亡逸”,“乃命凡军士皆文其面,以记军号。军士或思乡里逃去,关津辄执之,送所属,无不死者,其乡里亦不敢容”(《资治通鉴》卷266)。当时刺字的目的,是为防止军士逃亡,而刺字部位,已有脸、臂和腕等。宋朝继承五代遗制,每逢招兵,先进行体格检查,“然后黯面,而给衣屦、缗钱,谓之招刺利物”(《嘉泰会稽志》卷4)。凡是当兵都须刺字,刺字的部位有脸、手臂,手背等。宋仁宗时,将陕西乡弓手“尽刺充保捷指挥”,“刺面之后,人员、教头利其家富,百端诛剥”(《司马文正公传家集》卷34《乞罢陕西义勇第二上殿札子》)。看来北宋的禁兵和厢兵往往“刺面”。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诏说:“京东、西、河北、河东、淮南、陕西路募兵,当部送者刺‘指挥’二字。”(《宋史》卷193<<兵志》)将“部送”京城的募兵,先刺上“指挥”两字,以防逃亡。“指挥”两字,自然只是兵士脸部黥文的一部分,因为此时尚未确定被募者拨隶禁兵的番号。估计黥文的全部应为“骁锐第三指挥”、“云翼第八指挥”之类,以识别军士所隶的部队番号。南宋时,宋高宗下诏“募河南、北、淮南土人有民籍者为振华军”,“皆于左鬓刺‘某州振华’四字”(《要录》卷13建炎二年二月壬午)。宋宁宗时,湖南安抚司设置亲兵,规定“拨充亲兵,其元有已刺军分〔人〕,于左手母指下添刺‘湖南安抚司亲兵’七字”,而往后出现缺额,“从本司招填,却于左额角上刺七字军号”(《宋会要》职官41之116)。可见宋时军士的脸部黥文也各不相同,并无固定不变的格式。北宋蕃兵最早并不刺字,由于“自来出军,多为汉兵盗杀蕃兵,以为首功”,故后来“更于左耳前刺‘蕃兵’字”(《宋会要》兵4之7)。刺手臂的情况似较为少见。北宋末,河北、河东宣抚司奏请“召募人作义勇,止于右臂上刺字”(《宋史》卷193《兵志》)。这当是作为待遇较优的特殊刺字方式,因为只有捋起衣袖时,方能看到黥文。刺手背往往用于某些乡兵,弓手、效用之类,其待遇也高于刺面。宋仁宗时,种世衡上奏,主张“募蕃兵五千,涅右手虎口为‘忠勇’字”(《宋史》卷191《兵志》)。当时还规定招募弓箭手,“于左手背上各据州军名刺第几指挥字”(《宋会要》兵4之2)。宋高宗建炎时,规定各地弓手“已拣中者,即于左手背上刺‘拣中弓手’四小字为号”(《宋会要》兵3之18)。依据以上的例证,宋时在脸、手臂,手背等部位刺字,是否存在以左方为上,以右方为下的惯例,尚有待进一步考察。宋时某些正规军也可刺手背,如镇压杨么后,设置水军,“并于手背上刺‘横江水军’四字”(《要录》卷92绍兴五年八月癸亥)。宋宁宗时的《庆元条法事类》卷78《招补归朝归明归正人》说,隶属各路安抚司的效用,“小字于手背刺‘某路安抚司效用’八字”。在招刺当兵以后,如果投换他军,亦须进行“改刺”。宋时有关改刺的记录不少,如宋神宗下诏说:“马军兵级年五十以下,武艺生疏,给限教习不成,或体肥及指臂有病,可以教习步军武艺者,并改刺步军。”(《长编》卷341元丰六年十二月癸酉)南宋初,宋高宗也下诏规定:“凡招军,量增例物,其白身充募者全给,溃兵降盗及他军改刺者半之。”(《要录》卷6建炎元年六月丁亥)由于原来往往已在左手或左脸刺字,改刺的部位可能移于右手或右脸。如前所述,湖南安抚司亲兵在“左手母指下添刺”七字,也是一种改刺的方式。此外,还有加刺制度,如某些逃亡兵士被捕后,“刺‘逃走’字”(《长编》卷467元佑六年十月丙子)。宋徽宗时,“立钱监兵匠逃走刺手背法”(《宋史》卷193《兵志》)。南宋孝宗时,“湖南患役兵睥睨诸郡,择便利去米,辄易姓名应募,盲刺其眉以别之者”(《水心文集》卷26赵不忑的行状),这同样是一种加刺方式。当兵刺字,无疑是一种耻辱的标记,宋时只有某些罪犯、官府工匠和奴婢,也有这种待遇。正如苏汹所说,自刘守光推行“黥面涅手之制”后,“天下遂以为常法,使之判然不得与齐民齿”(《嘉佑集》卷5《衡论下·兵制》)。北宋名将狄青由行伍出身,后来身居高位,“面涅犹存”,宋仁宗要他“傅药除字”,狄青表示“愿留以劝军中,不敢奉诏”(《宋史》卷290《狄青传》)。南宋名将岳飞也有记载说是:‘特刺效用”(《会编》卷207《岳侯传》)。后来岳飞在一份公文中说:“飞以行伍贱隶,辱知朝廷。”(《金佗粹编》卷17《申刘光世乞进兵状》)这里的“行伍贱隶”虽为自谦之词,也反映宋代军士的社会地位,是相当低贱的。南宋时一般实行效用、军兵两级制,而效用往往不刺字,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所以当时有些壮士不愿募充军兵,而只肯募充效用。然而效用兵的推广,只是实现了黥兵制的小部分废除。元灭南宋后,才取消了黥兵制。

高坂保奈美花岗在线观看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