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爹爹,爹爹我娘亲怎么了?不管娘亲做了什么错事还请爹爹饶恕了娘亲啊!”届时四公子楚枫与五公子收到了丫鬟们的通报风风火火的从街上赶了回来,跪地楚侯爷面前求饶道,那“砰”地一跪怕是不会武功的男子都该骨折了吧。

     相反五公子楚箫只是脸色沉寂举止有礼的提起衣摆缓缓跪下,双手抱拳说道:“娘亲一个妇道人家难免受人蒙蔽失了心智,请爹爹念及娘亲这么多年贴心伺候的份上饶恕了娘亲,给娘亲一个悔悟的机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这倒是个聪明人,将责任扯到皇妃娘娘的亲身,让楚侯爷骑虎难下,狠狠地将了一军!

     楚侯爷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一眼楚柔,楚柔含笑点了点头。他眸光闪过一丝愧疚沉声道:“只要还了柔儿娘亲的那三十万两银子便可留在府中,只是做错了事必须受罚,让你们娘亲去祠堂各领二十大板禁闭三个月!若再不知悔改通通滚出侯府。哼”说罢扯出楚枫握住的衣摆,甩袖愤怒的离开。

     “儿子些爹爹开恩!”两人齐声说道。而后目光凶残的看着楚柔,半睨着眸子,楚枫率先开口:“今日之事本公子记在心里,别有把柄落在我手里,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

     楚箫则是深沉的看了一眼楚柔,杀伐之气弥漫周四!随后两人一起急匆匆的离开了。

     楚柔点了点头,意识是她等着,然后转身离开了,她现在还有事要做,其实想想今日之事也没有必要这么赶尽杀绝,只要她们经过这一回懂得收敛一些便好了。她相信这个整日忙于政事的楚侯爷绝对不会将她俩同时赶走,果然猜对了!因为为了楚氏一族百年根基他也不敢这么做。

     楚柔并没有直接回到青岚苑而是从后门直接出去了。她现在要做的自然是去红尘楼收银子了,人生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数着钞票过日子。

     她这回走了捷径,穿过六里亭在走大约半个时辰就到了红尘楼,以她的模样直接进去肯定的有影响的,遂撕下人皮面具带着白色面巾,握着红尘楼老鸨子琴赐的腰牌进去肯定是方便及了。

     今日红尘楼的生意与昨天相比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毕竟活动不可能天天有。站在门口招揽生意的姑娘一看见楚柔手里的那块玉牌收敛了满脸娇媚的笑意,领着楚柔直接去五楼。

     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楚柔无奈的颦了颦眉头,这个苏星辰是吏部尚书之子整日里不用忙吗?总是流连在风花雪月的场所有辱家风呢。

     “春妈妈楚楚姑娘来了!”领着楚柔进门女子轻声的唤了一声。

     “哎呀,财神爷来了,在哪儿呢?在哪儿呢?”老鸨子春春顿时喜笑颜开,这两日她着实惦记着楚柔姑娘,摇钱树哇可不能怠慢咯。

     楚柔看见这样的情况挑了挑眉头,果然人都是无利不起早。老鸨子这般殷勤看来是这几日财源广进,乐不思蜀呢!提着裙摆走了进去,面纱下她唇角一勾说道:“老妈子突然这般活跃倒是让楚楚一时间难以习惯呢!”

     “楚楚你来了?”苏星辰看着楚柔微微勾起唇角,上前问候着。可当看见楚柔应堂发紫的时候她皱了皱眉头,幽深的墨瞳浮出一丝忧心。

     楚柔点了点头,本是不想搭理的,可想着那一日若不是苏星辰找了苏紫嫣来帮自己解决了燃眉之急怕是不好解决那两个姨娘的挑衅吧,遂笑着说:“怎地苏公子整日都这么闲吗?每次来红尘楼都能看见你!”看他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也不太像,

     “哪里呀,苏公子可是大忙人,今日是猜准了楚楚姑娘要来所以才过来的。”老鸨子春春打趣儿道,眉飞色舞的看了看楚柔一眼。

     猜准了自己要来所以才来的?老鸨子这话是什么意思?倏地抬头看着苏星辰见他没什么反应也没有在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去说道:“老妈子这三日盈利多少啊?想必这腰包必定都给撑爆了吧,呵呵……”还是红尘楼这种地方好赚钱呐。看来娘亲留下的那四个铺子要好好利用,假以时日自己定然也会成为富甲一方的有钱女老板啦。

     “哈哈哈……这还得多亏楚楚姑娘呢,仅仅三日的时候就赚了五十万两,都超越了往前两个多月的生意了。想不到楚楚姑娘还是个经商高手了,老身佩服佩服呀!你说是不是啊苏公子,这么好的姑娘你可得抓紧机会呀,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老鸨子说着还不忘记苏星辰,愣是想做个媒人,她这如意算盘这打的真不错呢!

     苏星辰优哉游哉的坐在一旁吃着糕点,点点头说:“是个经商高手,所以老鸨子你还是赶紧的抓紧了,错过了看谁还能给你出谋划策!”

     楚柔翻了个白眼,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她现在可要全身心的投入到娘亲留下来的四间铺子里去,哪里还有什么时间来给红尘楼出谋划策呢!

     “老妈子说笑了,我与苏公子本就是朋友,切莫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伤了感情。”还能不知道老鸨子的那点心思,老鸨子与苏星辰关系匪浅,若是撮合了她俩,不就坐收渔翁之利吗!

     苏星辰端着茶盏的手微微一颤,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对的,算是朋友吧。须臾看着老鸨子拉着楚柔喜笑颜开的样子抽了抽嘴角说道:“老鸨子还是赶紧的给楚楚姑娘银子吧,莫要寒了楚楚姑娘的心,那样日后可没有人给你出谋划策了。”

     一提到银子老鸨子笑意洋洋的脸顿时变的阴沉了,想想即将送出去的银子就是一阵肉疼,白花花的银子呦,进了腰包又怎么舍得送出去呢!松开了握住了楚柔的手,摇着蒲扇顿时精明些许:“这几日共赚了五十万两,除去所有开销还剩下四十万两,四六分成你可得十六万两,除去那日五千两的押金还剩下十五万五千两。喏,这些银票你拿好了,可要记得我春春的好,再有什么好计策一定要来告诉我呢!”老鸨子硬是挤出和蔼的笑容从怀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银票塞进楚柔手中,隐约间还能看见她素白的手指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