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其中七成都给了皇妃娘娘,无非是希望皇妃娘娘能见好给楚玥和楚涵两个丫头找个好婆家,毕竟是庶女不能与嫡女相提并论。那时皇妃娘娘也答应了会让两个丫头嫁入三大家族为妻甚至嫁给皇子们为皇子妃。

     可这两年来皇妃娘娘索要银两的次数也愈加频繁,如若不给她,她便不会给两个丫头寻门儿好的亲事。本以为侯爷不在娶妻自己与何凤和睦相处也能享齐人之福,可万万没有想到今日会栽在楚柔这贱丫头身上。今日一计不过是想将楚柔处之而后快,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

     冷眼看了看楚涵,这丫头终究吃软怕硬,上不得台面。只是如今这楚柔前前后后变化仿若换了个人儿似的,难道说她以前都是装的,就为等到今日一举搬倒自己?

     “还有什么要解释的?”楚侯爷没有想象之中雷霆大怒执行家法,而是申请淡然的说道,可他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依旧能阴沉的滴出水来。

     有人说,能说出来的痛不叫痛,真正的痛是说不出来也表示不出来的,此刻的楚侯爷怕也是这般吧。

     看着两对母女,他没有捶胸顿足,只是表情冷漠,他知道这些年二姨娘会使些手段贪墨,可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不知收敛,短短五年内让侯府损失百万余两,最让他痛心的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唯有他还被蒙在鼓里,他这一家之主做的该有多失败。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再次震慑到了所有人,可挨打的不是二姨娘也不是三姨娘而是楚侯爷。

     “你个不孝子这些年你都怎么管理侯府的?竟然被几个狐媚女子耍的团团转的不知道!丢人!哼!”老爷子脸色气的通红,愤怒之下狠狠地给了楚侯爷一巴掌,然后甩袖愤恨的离开了漪澜苑。

     见此楚柔咬着唇瓣,双手局促不安,不知此一举究竟是对是错,须臾开口说道:“其实露雪没有报官只是在前厅招待几个掌柜的,此时如何处理我不管,但是我娘亲的那三十万两明日我见不到知府衙门见。”其实几个掌柜的为人还是很憨厚的,他们并没有贪墨,而是将银两上交到二姨娘这就全部失去了踪影,原来这么多的银子全流进深宫中了。

     此刻的楚涵听见楚柔的话差点没有一口气提不上来昏倒,挣扎着爬了起身,有些疯癫状的扑向楚柔,咬牙切齿道:“楚柔你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不知楚涵从哪里拿出的匕首,明晃的刀刃直直逼像楚柔面门。

     见此楚侯爷面色一紧,意欲上前阻拦时,不知三姨娘何凤是故意还是无意突然抱着他的腿痛哭流涕的求饶。死,她也要拉着楚柔!

     “小姐小心!”露雪一把推开楚柔,一记高抬腿将楚涵踹倒在地,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敢欺负小姐,找死。

     楚柔浅笑许以露雪赞赏的目光,即使她内力尽失对楚涵而言还是应付的绰绰有余。

     不知是否因为楚涵过激的反应,楚侯爷勃然大怒一角踹开何凤,脸色阴沉的说:“要么还了柔儿的三十万两然后收拾东西滚回娘家去,要么自己去知府衙门去!珍儿着人收拾夏兰馥与何凤的东西,至于楚涵楚玥一并赶出去。哼!”然后甩袖离开了,楚柔自然而然的跟在他身后,定是不会在这里自讨没趣的。

     “老爷,老爷奴婢错了,念在奴婢伺候你这么多年的份上扰了奴婢吧!”何凤不甘心的哭诉着,

     楚玥最是冷静,那种静令人发指。她缓缓起身,依旧临危不乱的拂了拂裙摆间的灰尘,淡然无波的离开了漪澜苑,只要不死便有复仇的那一日,楚柔今日之仇来日必报。

     看着眼前翻天覆地的变化珍儿有些难以接受,这一日来究竟发生了多少事?这一个上午的时间里又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楚柔那个姑娘心思该是何等的深沉?一个尚未及笄的女子短暂的几天之内学会了计算账簿,更是能把府中十几间铺子五年的账几夕之间盘点的这么清楚,究竟是遗传了她母亲聪明睿智还是说此人本就心思深沉的令人发指?若真是如此恐怕这么些隐藏最深的也就是这么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了。

     漪澜苑外楚柔看着楚侯爷沧桑的背影顿时心中疑惑,自己这么做究竟对不对?试问天下间那个豪门深宅之中没有这么权益争斗,阴谋算计,究竟是自己赶尽杀绝了还是本就不该如此锋芒毕露!

     “爹?”楚柔突然叫了一声,吩咐露雪将迎客堂的几位掌柜送回去,本是想让掌柜的当面核对的,却不想楚涵如此沉不住气不经吓,将事实全都坦白了。上前拦在侯爷面前。

     楚侯爷停住脚步,敛下周身的怒气,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柔丫头今天做的很对,为父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反而更加绝对愧对于你。”这是他的真心话,虽然这两日楚柔表现出的处事不惊睿智超凡都已然超出他预料的范围之中,可他还是坚信柔儿是个不错的丫头,就是当年不该听信谗言忽视了她。

     看着眼前这个以前从未关心过自己的爹爹,楚柔抿了抿唇,楚柔的死究竟怪谁?是怪墨傲天的那一脚还是要怪楚柔自己的懦弱亦或是这几个姨娘与长姐的压迫?一时间自恃聪明的楚柔也难以分清谁对谁错,可她知道至少有一个人是真心对待自己的,那就是爷爷。

     “夏家与何家若是一并失去了对爹爹政事上的影响会不会太大?亦或是爹爹从此便与夏家何家树敌?今日之事柔儿有错,身在豪门深宅之中那个家族中没有些龌蹉之事?许是柔儿年幼想事不周全,还望爹爹三思而后行!”楚柔神色严肃的看着楚侯爷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话,的确,是自己自私了一点!

     突然间楚侯爷仿佛看见了沫汐凌曾经的身影,那妩媚娇柔果敢睿智的女子与楚柔的气质如初一折。

     只是小小年纪便知道朝中这些复杂的事情也着实为难了这小丫头了,半睨着眼睛,良久叹了叹气:“如此爹爹还得感谢柔儿的提醒,爹爹会仔细考虑的,但不论结果如何爹爹都不会再让人欺凌你了。”身手拍了拍矮了自己一头的小丫头,心中感到一丝欣慰。是的,若是将她俩赶了出去就是同时树了两个敌人,那样怕是对楚侯爷也会造成莫大的威胁。

     只是这楚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