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
    此时楚侯爷与老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看了看楚柔一眼,继续沉默。

     静,此时房间静的能听见心跳声。楚柔更是神色淡然的看着二姨娘,须臾才开口说话:“哦?是吗?入不敷出?据柔儿所知这些铺子的位置都是京城一等一的黄金宝地,再不济也不至于亏损。”

     然后不待二姨娘解释,楚柔看着楚侯爷和老爷子说道:“爹爹你跟爷爷坐会儿吧,柔儿还有很多问题要问。”这些姨娘整日里没事找事留着也是祸害若能一下子除掉定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夏兰馥跟何凤身边与侯爷之间都牵扯着家族利益,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这些人都是政治婚姻的牺牲品,可悲可叹!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在一旁做了下来,不做声只等楚柔开口说话。楚侯爷记得那日珍儿提起过柔儿,今日倒要见识见识她的处理方式。

     “三姑娘何故如此?莫不是想转移话题?咱们还是言归正传的好。”三姨娘何凤似乎不想放过如此好机会,紧紧抓住不放。

     楚柔冷眸一撇一种无声的威严压的何凤浑身一颤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在没做声。

     “呵呵,二姨娘没有话说是吗?那柔儿可就有话说了。素日里侯府上上下下的主子们月例都是五十两银子,每人一年十套衣服,吃食皆是三荤三素一汤。可自打本小姐记事以来我锦绣苑别说是月例甚至连吃食都不如一个下人,所以长此以往才会体质偏差甚至昏倒。这些事实你不用否认,爹爹心里应该比你们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清楚。就以你管理侯府的五年来算,一年六百两银子,五年三千两银子,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三姨娘能告诉我这银子都去了哪里吗?”

     “胡说,三姑娘血口喷人,做事可要讲究证据的。”二姨娘夏兰馥反驳道,心里却打着退堂鼓,没想到以前柔柔弱弱的姑娘今日这么大胆,还这般精通计算。

     楚涵看着自己娘亲此番模样甚是不忍心,柔弱的说道:“如今柔儿妹妹掌握着主母的职权自是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哦是吗?如此说来以前二姨娘掌管侯府之时也是说什么是什么?如此难怪那些丫鬟婆子都不给柔儿好脸色看呢。”楚柔低头玩弄着指甲,届时露雪满头大汗的将手中厚厚一摞账簿抱了过来放在桌子上。又几不可见的朝楚柔点点头。

     楚柔眨了下眼睛,而后不急不慢的拿起一本今年的账本,掀了几页不紧不慢的说:“上个月府中进账一万五千余两,府内开销五千两,实在只用了三千两,两千两无影无踪,前四个月亦是如此。”说着楚柔将手中的账本甩在二姨娘夏兰馥面前,接着拿出第二本说道:“这是去年的账本,总开销七十万两,实际只用了五十万两,有一部分又核对不上?不知府中谁贪墨了。”又甩了出去,最后将三本厚厚的账簿全扔在了夏兰馥面前,声音骤然高抬:“从而姨娘第一年管理侯府时侯府账簿莫名少了五万了,第二年十万余两,接下来的几年账本出入账差别愈来愈大,这你怎么交代?”

     听着楚柔的话在场的人闻之色变,二姨娘更是心惊胆颤,使劲摇晃着脑袋继续说道:“老爷柔儿姑娘诬蔑奴婢,还望老爷明断呐!些许……些许是府中那些个下人贪墨也说不准呐。”

     “就是啊爹爹,柔儿妹妹没有根本对账簿毫无经验又怎么能知道的这么清楚!”楚玥紧紧握着手帕,解释着,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楚柔在侯府稳住了阵脚,这些个银两还不是都拿给了宫中的皇妃娘娘,皇妃娘娘本就出手阔绰,每个月的月例不过百余两银子连打发个丫鬟都不够。

     届时楚柔看了一眼珍儿姑姑,珍儿姑姑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上前一步走到楚侯爷面前福了一礼说道:“回老爷的话,这些东西都是奴婢与三小姐一起核对的,确实如此。”

     “不仅如此!”楚柔打断了珍儿姑姑的话,拿出手中的账本又指了指她们,声音骤然抬高继续说:“三姨娘头上这跟金丝玉叶玲珑簪乃是凤凰阁今年的新款式,整个金都城仅有三件,每件价值三千两,二姨娘手上那紫玉琉璃雕凤镯子也是出自凤凰阁价格不菲,甚至连你戴的那对耳坠也是凤凰阁的,相信二姨娘心中清楚这些东西价值几何吧!”

     “呵呵,三姑娘真是会说笑,姨娘这些都是娘家给的,你不会怀疑我娘家连着凤凰阁的首饰的买不起吧?”三姨娘何凤冷笑着说道,额头却是忍不住的汗水淋漓。

     楚柔回头打量了一下老爷子和楚侯爷的脸色,见二人稳坐泰山遂继续开口说道:“那好,柔儿就给你们一一算清楚,这里是京都东城四间铺子的账簿,其中漏洞百出,前前后后相差二十万两,这里是我娘亲留给我的四间铺子,从二姨娘接手到现在少了三十五万两千二百一十三两,这是剩下的六间铺子少了多少不用我说想必彼此心里都知道。十四间铺子,其中八个掌柜的分别是二姨娘的表哥、小舅子与三姨娘的娘家亲戚,两位姨娘恕柔儿无知,为何侯府的铺子怎地都是你们娘家人做掌柜的呢?”哼,从接手哪天就将这些东西在几天之内全部核查清楚了,特别是娘亲的那四间铺子,她一两银子都没有漏算。

     二姨娘与三姨娘面面相觑,踉跄的几步赶紧跪倒楚侯爷面前解释:“老爷,老爷三姑娘血口喷人呢,血口喷人啊,没有证据信口开河的话楚侯爷怎么能相信?”

     “是要证据吗?现如今二姨娘三姨娘的娘家亲戚可都坐在迎客厅里呢,露霜丫头恐怕已经赶到知府衙门去了,怕是她双手一敲鼓这事儿不几日就会水落石出,那时谁是谁非一目了然,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些失踪的银子即使不会给你们带来杀头之罪怕也是一辈子的牢狱之灾吧!”

     “啊——不要不要!我不要坐牢,爹爹我说我说,这些银子都给了皇妃娘娘,爹爹不要报官女儿不要坐牢不要……”届时楚涵一下子从床上连滚带爬的来到楚侯爷身边,拽着他的衣摆,神情慌张的说道。不要坐牢,自己还要和国公大人成婚呢,不可以不可以!

     楚玥,二姨娘三姨娘顿时软了身子坐在地上,楚涵这一说什么事都不了了知了。二姨娘冷笑,是的,自从五年前接手了楚侯府,从自己手中流失的银两已达到百十万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