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皇妃娘娘召见
    “吱呀”一声,房门突然打开,苏星辰一身墨黑银丝沟边锦衣出现在楚柔面前,一如既往的熟悉,她付之一笑。

     “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竟然把我这公正人给忘了。”说着走到老鸨子面前一把抢过楚柔的策划书。

     待所有人都看完了之后投给楚柔半信半疑亦或是赞许的目光之后,她淡淡开口道:“今日起张贴告示说三日后红尘楼举办活动。进店消费一百两者得一次抽奖的机会,头筹便是将红尘楼的四大花魁之一红梅赐给获奖者并获得贵宾卡日后消费均是五折,二等奖便是夏竹贴身伺候一月,三等奖则是红尘楼任意一姑娘伺候半个月。活动周期为三天,进店有礼。这个礼便是一到一千两银子不等。相信京城中对红梅姑娘仰慕的人数不胜数吧!”哼,跟我楚柔斗的人还真没有一个人会有好下场的,果然没猜错,老鸨子就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

     “妙计妙计!只是这个‘贵宾卡’一词倒是颇为罕见。仅是京城中人对红梅的向往就足以让人心动。”苏星辰拍打着手中的折扇侃侃而谈,看着楚柔的眼神更深了一份。

     老鸨子春春扭了扭丰腴的身子看着红梅,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又抹了抹额下的一刻黑痣说道:“如此便委屈了红梅姑娘了。”没想到楚楚这女子竟有如此高超的经商之道,那五千两银子算是没有白花,然后看着楚柔说道:“红梅姑娘的赎身银两是两万两银子,所以要在所赚的银两里扣除,除了所以的费用剩下的你我四六分成才可以。”如此以来醉仙楼的生意的就惨淡了,更不用说其它小小的青楼馆子了。以后若是经常举办这样的活动生意定然会如日中天!不由地又看了看楚柔,这丫头看似弱柳扶风可武功高超,看似一脸病态实则聪慧睿智,若红尘楼纳入这样的贤才不愁财源滚滚而来。

     “如此甚好。既然这策划书交给老妈子你了,我也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了。若是以后有什么好主意楚楚都会告诉你的,只是这分成……还要看老妈子够不够大方!昨日醉仙楼可亲自来请过我,并声明是五五分成了,不过还没答应。楚楚还有些家务事未处理就先告辞了。”在商言商,偶尔使点小伎俩也是可以的,毕竟人都是像“钱”看,况且自己还需要一大笔的资金,若是没有经济来源当真是寸步难行。

     看了看外面的天,时候也不早了出来都一个时辰了,这万一后院里那几个不安生的来找茬不知道俩丫头能不能挡住。

     五五分成?老鸨子春春看着消失的背影眉头紧拧,好大的口气!看她如此信誓旦旦想必是真的,如此便不能遂了醉仙楼的意。五五分成就五五分成吧,即盈利了又能将红尘楼的生意做得大红大紫亦是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青岚苑内

     “露雪你好大的胆子,二姨娘和本小姐心心念念的惦记着三妹妹今日特来探望你竟然横加阻拦意欲何为?还是说你想挑拨我们姐妹俩的关系?”楚涵握着手帕指责着站在门口的露雪愤愤不平道,真是该死的,居然连个丫鬟都可以指手画脚。

     一旁的露霜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双手叉腰做泼妇装:“二小姐怎么突然这么好心?我家小姐静养期间不见任何人,这也是经过老爷同意的,莫不是二小姐要违逆老爷的话?”真不知这娘俩安得什么心,愣是呆在门口久久不曾离去。

     “吱呀”一声,房门突然开了,楚柔一袭浅粉色鸳鸯戏水轻纱群出现在众人眼前衬得身段婀娜多姿,优雅高贵。

     楚涵皱了皱眉头打量着楚柔,如今的她过得越发滋润了,往日暗沉的脸上已然红润姿色,淡妆轻沫优雅不失高贵,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在请纱裙的衬托下更显姣好身段,齐腰秀发青丝一挽更显自然美。

     “哟,这三姑娘是愈发的美丽动人呢!瞧我的涵儿都看的入迷了。”二姨娘夏兰馥浅浅一笑挥着绣帕上前似叽似嘲的说着,然后看着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识相的走到楚柔面前,二姨娘夏兰馥继续说道:“往日里是姨娘疏漏了三姑娘,前几日老爷爷狠狠训斥了一顿。所以今日特意给三姑娘买了当前最流行的绸缎长裙,希望三姑娘不嫌弃。”

     楚柔心中冷笑,自然扑捉到了二姨娘深邃眼眸中的一丝狡黠。幸而刚刚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如若不然怕这娘俩是要硬闯了。

     抬眸一笑,瞅了瞅二姨娘又瞅了瞅这深红似火的红装微微点头,示意露雪把她收下来。继而含笑道:“二姨娘有心了。姐姐与姨娘顶着炎炎烈日怕是热坏了吧,快……”

     届时,侯府管家风风火火的赶到青岚苑看见了楚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三小姐,快……快准备准备,皇妃娘娘召你进宫一趟。”

     皇妃娘娘召见自己?楚柔不解,二姨娘与楚涵更是脸色难看,只是一瞬二姨娘脸色又变了变说道:“如此正好,三姑娘快快将这件新衣服换下吧,一身素雅进宫难免落人口实,到时宫里人还不都说侯爷苛待了三姑娘。”

     “是啊是啊,三妹妹快穿上吧,这衣服很是衬玲珑身段呢。”楚涵附和道,哼,穿上这件衣服入宫还不得让天下人耻笑,到时看你怎么收场。

     楚柔依旧浅笑不语,低头玩弄着指甲,自然是把母女俩如出一辙的表情收在眼底。半响讪讪一笑的开口:“劳姨娘和长姐挂心了。”

     “呵呵,三姑娘哪里话,快换下衣服吧,误了时辰恼了皇妃娘娘可是担待不起的。”二姨娘继续扇风点火的说道。

     “放肆,二姨娘你可知罪?”刚才还满脸笑意的楚柔顿时面露怒色,指着二姨娘高声呵斥着。哼,这点小伎俩敢在她面前卖弄,也不怕丢人现眼。真是不给点颜色看看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众人皆是一愣,世人皆知侯府三小姐懦弱无能,怎的今日好像变了个人儿似得,居然还敢呵斥二姨娘。

     楚柔看了露雪一看,露雪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将手里托着的正红衣衫给狠狠地仍在地上,看着二姨娘愤愤不平的说道:“当今北辰只有皇后娘娘与待嫁新娘才可穿正红衣衫,恕奴婢见识短浅实在不懂二姨娘这是何意?若是此事传到朝堂之上,众言官又该如何弹劾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