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身中暗器
    不要钱?早说嘛早点说就不用这么犹豫了,真是的,翻了翻白眼跟着他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天下楼的生意真是红火,此刻酒楼里座无虚席,个个衣着光鲜非富即贵。见此她更加确定了以后要开个这样的酒楼的信念。

     “哎呦,宫公子可许久没来了。这天字三号楼可一直给您闲置着呢。”掌柜的已是花甲之年,从柜台后来走到他面前和蔼亲切的笑着说道。

     宫染液点点头,扯着掌柜下颚的那一缕胡须爽朗一笑说道:“老刘头的胡子摸着越来越顺手了哈!今儿爷心情好把这里最拿手的菜都给爷送过去。”然后拍了拍掌柜的肩膀好不随和。

     说着便和楚柔一起上了七楼。天下楼中间是镂空设计,从七楼可以俯视一楼,一楼中央还有个小型舞台,营业期间歌舞不断,想不到这天下楼的老板挺聪明的。

     七楼,天字三号间。

     推门而入里面的装饰竟然与皇宫无异,清一色的檀香木家具,一张卧榻上铺着银色白毛狐狸皮甚是珍贵,地上铺着牡丹争艳的地毯,尤其显眼的是一张青玉翡翠屏风,旭日东升浮雕更显珍贵罕见。

     “随便坐吧。”宫染液指了指一旁的靠椅,和善自然的说道。可当楚柔即将坐下去的一瞬间他眸色倏地一便眉宇紧拧。

     楚柔见他脸色诧异遂转身一看,一支暗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进了她的左肩,“噗嗤——”利器穿通肉的声音,随之一抹殷红的血迹染红了衣衫。

     “小心!”一声担忧的声音响起,宫染液一把将楚柔拉近了怀里,脸色凝重的说:“小女人你不是会武功吗?”怎么练区区一只暗器都躲不了,竟然还回头去看,白痴么。

     不等楚柔开口说话,偏间里走出几个身材魁梧的蒙面黑衣人,手握弯月刀顿时周身杀气浮动。

     “哈哈,宫染液今日看你往哪里逃?”黑衣蒙面男子狰狞的说着,说话间门口又鬼魅般闪出十几名黑衣人,楚柔知道这些人定然身手不凡否则以自己的警觉力不可能没发现他们的存在,宫染液亦是如此。

     眼见他们将正门关着,一步步逼近自己似罡气般的杀戮之气波动着发丝飞扬,好重的杀气。楚柔半倪着眸子抬眼看着宫染液,用唇形告诉他,自己内力尽失,不会武功。

     宫染液顿时瞪大眸子,开什么玩笑内力尽失?眼前这些都是各种高手,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还是与高手对决拖着受伤的她连一层胜算都没有。不由地搂着楚柔一步步后退,只至退到窗户旁方才停住脚步,看着数十个蒙面黑夜人说道:“爷得罪的人太多还真不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直接无视他的话,手一挥惜字如金:“杀!”顿时一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刀砍了过来。

     “靠——太狠了!”宫染液咒骂一句抱着楚柔撞开窗户飞了下去……

     届时房间里出来了一个浑身黑袍的神秘男子,他狠辣的毒眸看着窗外冷冷的说:“追,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他!”哼,估计那个中了暗器的女子怕是活不长了,顶多明年的今年就是她的忌日。

     “是!”一行人手握刀抱拳领命,而后玄幻般消失在房间里。

     ……

     破窗而出的宫染液搂着楚柔直直跳入水中,他知道岸边肯定有人等着拿他的脑袋,遂背道而行。

     “噗通——”两人落水溅出巨大的水花,此刻楚柔愤恨的瞪着宫染液说道:“国公大人以后没事别叫臣女出来了,臣女还年轻自是想多活几年的。”丫的有没有搞错后面竟然是一望无际的——湖!这是找死的节奏吗?幸好自己会水不然死定了,只是这伤口……

     宫染液难得的有几分愧疚,咬了咬牙说道:“你刚才不是嫌热吗?爷带你清凉清凉不正和你意吗?再说爷怎么知道你怎么突然内力尽失?好了别游了,搂着爷就行了。”她中了暗器还不知道暗器有没有毒,如此一直游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可前有豺狼后又虎豹进退两难。伸手点了她肩膀上的穴位止住了血。

     楚柔没有搭理他,以她现在还可以游得动,那是因为伤口那一块已经出现麻木不觉得疼痛遂加快速度往前游动着。

     偌大的湖中仅有两个人游动荡起一层层涟漪,阳光照射下波光凌凌水波荡漾霎时好看,只是楚柔面临的依旧是生死存亡。

     这一刻的她有种想仰天长啸的冲动,你妹的要不要这么坑爹,活一次容易吗?不是姨娘长姐陷害就是姑母的陷害,如今倒好吃顿饭都能招来杀身之祸,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小女人你总是让爷刮目相看,真是不知道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好了别说话了你有伤在身,看见前面那片森林一直往哪个方向游就对了”堂堂一闺中小姐居然会游泳而且游的还挺棒,宫染液总有那么几次认为眼前的这女子根本与墨傲天说的不是同一个人,但还就是同一个人,真是匪夷所思,令人费解。

     约莫游了半个时辰,楚柔的脸色依旧未变!宫染液有些吃惊,这女人身体里到底蕴藏了多大的潜力?受了伤居然还能撑一个小时?试问普通女子有几人能比拟的!顿时心生敬意。

     而事实并非如此,面具下的她已然脸色苍白唇瓣乌青似有昏厥之势,渐渐地她眼前的事物愈加模糊,脑袋也有些昏沉,动作也逐渐缓慢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得眼前一黑……

     “喂,小女人!”宫染液伸展双臂划动湖水游到她身边搂住她,看着耷拉在她脸上的发丝在看着染红的衣衫黑眸更加幽深,该死的这女人真是倔强,看着前面愈来愈近的森林他松了口气,想必她体力已经达到极限了。不由地心生佩服,伤到了肩膀居然还有毅力撑着这么远!

     习武之人蕴藏的潜力自是惊人的,宫染液拖着楚柔又游了半个时辰,遂开始左顾右盼,该死的明明这里一直停留着一只上了锁的船只,当年天下楼设计之日起这里就一直停靠着一只小船并用粗大的铁链固定在水底,这片水域较浅。就是算到若有一日遇险逃生用的。

     寻找船只之时却也没有停下动作,可是拖着楚柔单手划水速度自然慢了一倍不止,目测这里到那片森林最少都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可这会儿他已经精疲力尽了,本来以为船只在这不想一切已然超出自己的预料,阳光逐渐温和说明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加之两人中午又未进食宫染液也觉得体力不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