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再次相遇
    皇妃娘娘一心留意着楚玥的眼睛,嘴角含笑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故意清了清嗓子提想着楚玥道:“你们俩个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还不见过国公大人与墨少将?”似是责备实则宠溺的声音拉回了两丫头各异的深思。

     遂起身,走到两人面前一一行礼。

     “柔儿(玥儿)见过国公大人,见过墨少将。”楚玥抬眸深情脉脉的打量着宫染液,如此近距离看更似谪仙般英俊神武。

     而楚柔由始至终都是低着头看着脚尖,她实在不想暴漏了自己会武功,遂没有抬头。可这一切在墨傲天的眼中就是胆小怯懦。只见他轻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如此胆小如鼠的人怎入得了后宫之中?”

     闻言楚玥浅笑,这贱人越是受人排挤她越是高兴,如此自己也多了几份可以看见国公大人的机会。

     倏地楚柔冷眸一撇,冷眼看着墨傲天薄唇轻启冷傲的说:“墨少将此言差矣,久经沙场的墨少将竟不懂得看人要观心而非只看表象,小女子倒觉得墨少将徒有虚名了。”丫的,欺负楚柔上瘾了吗?用得着见一次打击一次吗。

     墨傲天与宫染液皆是一愣!为何她今日与之前区别如此之大,这般强势如何是那一日胆小懦弱的楚柔,莫非一切真的是表象?可那又如何,相貌如此平平又怎入得了本将军的眼。遂转过头不在搭话。

     宫染液的表情可以称之为大惊失色,他略有几分诧异的看着楚柔,俊逸的眸子闪过一丝光亮,不曾想这么快就见面了,他依稀记得那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句子。

     “哗啦”一声拉开了手中的春宫玉女图挑眉笑着说:“吕洞宾?我们又见面了。”表情别提又多丰富了。

     宫染液一语惊人,在场的除了她两人皆是云里雾里,这吕洞宾是谁?他们又何时见过面?

     看着自己爱慕的男人跟自己厌恶的人说话却不搭理自己,甚至看自己时眼眸中隐隐透露一抹厌恶,楚玥愤恨的咬了咬唇角,搅着手里的丝帕跺了跺脚转身回到位置上去了。

     楚柔亦是如此,没有接下宫染液的话转身坐到位置上去了,只是寻思着这货称她为吕洞宾那是说他是狗吗?

     “呵呵,原来柔儿见过国公大人呀?”皇妃娘娘玩弄着蔻丹,不着声色说道,其意思在场众人异常明了。尚是待字闺中已与男子私相会会,清誉难保。

     楚柔依旧镇定无恙,笑着答道:“回姑母的话,柔儿那日在院子里养狗,突然狗吠吠了几声钻出了狗洞,柔儿一时心急便从后院跑了出去,不想看见了爱犬追着国公大人不放,后来爱犬便被国公大人给一掌拍死了,好狠的心呢!”说着还不时挑眉看着望着表情丰富的宫染液,按捺住笑意。

     听着楚柔这么说老国公夫人自是不信的,随即看着儿子宫染液面色严肃道:“我儿,柔儿那姑娘说的可是真的?”堂堂国公大人被一只畜生追逐传出去想什么话。

     “啊?”宫染液收回思绪,眉宇高挑自恃风流潇洒的摇晃着春宫玉女图折扇说道:“啊,那个……确有其事,不过是个偶遇而已儿子自然也没有放在心上,所以今日一见甚是惊讶。”死女人,说起谎话来竟然不用打草稿。更疑惑的是墨傲天竟然还说她鼠目寸光,见识短浅,骨瘦如柴、胸无墨点,诸如此类等等,如此看来这回墨傲天算是看走眼了,想必她的武功必是在墨傲天之上。不得不说这女人心思深沉的可怕,深闺女子却有着绝世武功,还能瞒住世人沦为京城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焦点,实在匪夷所思。

     三姨娘与楚玥面面相觑,那个……楚柔何时养过狗?其余几人亦是深信不疑。

     须臾德妃娘娘看着老国公夫人面含笑随和自然的说道:“本妃倒是觉得这楚三小姐与国公大人挺有缘分的呢!”此刻楚柔才好好打量了一眼德妃,身穿碧绿云烟绫罗裙,高高挽起的发髻上插着金丝金凤翱翔翡流苏簪,柳叶眉轻扬,一双凤眼颇有几分妖娆邪魅,琼瑶挺鼻,性感莹润的双唇霎是魅惑人心,不想这胤皇帝挺有艳福的,不愧贵为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各有其色。

     闻言老国公夫人脸色一变,只是一闪即逝的恢复笑颜说道:“德妃娘娘说笑……”虽然自己挺喜欢楚三姑娘的可毕竟是被退婚过,儿子夫君又是混迹朝堂难免有些不雅。

     “啪”宫染液一合折扇拍击着手掌,似纨绔子弟一般摇晃着双腿看着德妃娘娘说:“嘿,还是德妃娘娘有眼光,本国公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楚三姑娘被退婚了怕是这夫君不太好找,不如就委屈委屈本国公,纳了你为侧夫人如何?”这话听着似假,但却是宫染液的真心话。对于楚柔的容貌他实在不敢恭维也不稀罕,若那一日需要女人他一挥手女人都可以排出长龙了,他宫染液看中的只有利益,如此深藏不露的她定有超人的智慧加之武功盖世假以时日定可助自己一臂之力,他身边正缺贤才。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变了又变,都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了,也只是一瞬间便又恢复了往日的笑颜。唯有楚玥依旧那副别人欠了她五百万块钱的模样。

     楚柔低头沉思,她深知宫染液这人肯定是看中了自己某一方面可以加以利用否则绝对不可能这么说,难道是看中了楚侯府?她深为不解,只是若没有一个稳得住的靠山,皇妃娘娘会放过自己吗?

     “此事万万不可!”

     “此事万万不可!”

     同时说话的居然是皇后娘娘与皇妃娘娘,两人难得有共同点。

     皇后娘娘优雅的端起茶盏闻了闻香烟袅袅的茗茶,半响开口:“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国公大人忙于正事又岂能被儿女情长所牵绊,本宫甚为堪忧。”如今三大家族势均力敌,若是国公府又摊上楚侯府这颗大树,那对将军府是绝对不利的,傲天这孩子退婚一事着实不明智。

     “是啊,本妃也是这么认为的,况且楚儿也说过她尚未及笄婚事暂且不议。倒是这玥儿丫头已是及笄之年,又聪颖贤惠有大家风范,日后定会为国公排忧解难,不知国公大人是否有意?”皇妃娘娘说罢便拉着楚玥的手放在手心,和蔼的拍了拍,看着宫染液,她深知楚玥的心思,若是楚玥能俘虏了国公的心她便又有一个靠山,日后这皇后之位唾手可得。当然这么好的归宿她又怎么可能让楚柔给抢了过去。

     “是呀是呀,玥儿这丫头我从小看到大,的的确确是个知心人儿!”三姨娘阳奉阴违的说道,若是嫁给了国公大人前途无量呢。

     “启禀皇后娘娘、皇妃娘娘、德妃娘娘,无忧公主马车受到惊吓脱了缰绳将无忧公主甩了出去受了重伤。”小盒子打断了众人的谈话焦急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