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演戏
    地上躺着的楚柔十指颤了一颤,随后便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楚侯爷担心的面孔,她艰难的起身跪地,额头贴地行一大礼道:“女儿见过爹爹。女儿不孝,今日收到了墨少将递来的退婚书心痛不已,便想起娘亲和爹爹,可……可娘亲在女儿年幼时年去世了……呜呜……爹爹又忙于国事无暇顾及女儿,不想大姐姐和二姐姐又说女儿配不上墨少将,虽然两位长姐是据实说话可女儿深知自己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针织女红样样不精也配不上墨少将。那一刻女儿便觉得自己生无可恋活着也是拖累了爹爹,也辱没了侯府颜面便起了寻死了念头。谁知墨少将见女儿这番模样不阻止女儿罢了反而狠狠地踹了女儿一脚,女儿好不容易挣扎起来想还手结果一不小心打在了两位姐姐的脸上,女儿有罪……呜呜……请爹爹赎罪。”随后磕了个响头,伏在地上等在楚侯爷的裁决。

     看着眼前跪在地上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三女儿楚侯爷心里颇不是滋味,加之刚才三女儿那一番肺腑之言更让楚侯爷为之心痛,伸手扶起跪在地上的女儿,嘴里怒斥着:“放肆!墨少将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欺负本侯的女儿。楚丫头快快起来,是爹爹不好,爹爹没有照顾好楚丫头,走,跟爹爹进屋里休息休息。婚事退了就退了,爹爹将来给你在谋个好夫婿啊,乖!”

     “恩,爹爹真好!女儿本来还以为爹爹真的像大姐姐和二姐姐说的那样不爱女儿甚至厌恶女儿呢!若是柔儿早知道爹爹这么爱女儿的话早就用心去学习针织女红了。”楚柔枯燥如干草的手擦了擦脸颊的眼泪,不着痕迹的抹黑了楚玥和楚柔。

     闻言楚侯爷回头狠狠地瞪了身后两个女儿一眼,原来柔儿不好好学习针织女红是这两个丫头的误导。

     楚玥和楚涵听着楚柔的倾诉心中大惊,这贱人竟然颠倒是非还不着痕迹的抹黑自己。倏地又看着侯爷投来愤怒的眼神,心中一颤,刚想脱口为自己开解的俩人硬是生生将要脱口而的话咽了下去。

     楚玥向楚涵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示意她现在不是解释的最佳时机。

     “啊——,侯爷呀,你可要为妾身做主了,楚柔那贱丫头竟然敢打妾身的女儿,妾身不活了呀!我可怜的玥儿呀!”这时锦绣苑外三姨娘何凤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挥着手帕泪流满面的哭诉着,跑到楚侯爷面前拉着他的手臂摇晃着叫冤。

     届时,锦绣苑所有的丫鬟主子风中凌乱,一群又黑又肥的乌鸦从头顶飞过,嘎嘎的叫着……

     这三姨娘是瞎了眼么?楚侯爷扶着楚柔她还敢称呼她是贱丫头,这是找死的节奏么?顿时锦绣苑内前所未有的宁静,静的能听见风声,静的能听见众人的心跳声。

     “呜呜……爹爹原来柔儿在三姨娘眼里竟然是个贱丫头,怪不得两位长姐也时常称呼柔儿是贱丫头,原来是三姨娘也这么称呼。呜呜……柔儿……柔儿想念娘亲了。”楚柔狡黠的脸上露出一抹高深,委屈的哭诉着,然后继续抹黑着站着的那俩——贱人!

     倏地,三姨娘的哭声戛然而止,心中忐忑不安,这回撞枪口上了,眼神闪烁的看着楚侯爷然后又看了一眼楚玥,自觉的闭上了嘴退至一旁站着。

     “哼!”楚侯爷一甩袖瞪了三姨娘一眼又看了看身后装模作样的俩女儿,原来是柔儿不小心打到了她俩,没想到两位长姐竟然不担待着反而恶人先告状。而后继续扶着楚柔走到正厅,嘴里还在安慰着楚柔:“楚丫头别听三姨娘胡说,三姨娘是个管不住嘴的人但本质并不坏,你就别……”

     环视着正厅里的环境,楚侯爷停住脚步顿时面红耳赤,这不是伸手打自己的脸面吗?这么多年不曾踏步锦绣苑,没想到楚柔房间里竟然如此不堪,甚至连个下人房都不如。回想到当年与楚柔母亲沫汐凌的朝朝暮暮,在看着柔儿与她几分相似的容颜但是老脸羞愧不已,这么多年对不起柔儿了。

     “怎么了爹爹?是嫌弃女儿这破吗?没关系的,女儿这几年已经习惯了,虽然有点破但是女儿每天都亲自打扫很干净的,就是……就是女儿这里没有……没有茶水能给父亲喝。”楚柔抵着头看着脚尖,双手不安的扯着一角,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楚侯爷大惊失色!原来柔儿一直住着这么破烂的房子里竟然已经习惯了,居然每天还都是自己打扫!自己这个做爹爹的到底有多么不称职?

     “来人,去将二姨娘给本侯爷叫来!本侯爷倒要看看这个侯府她是怎么管理的!”楚侯爷本就黝黑的脸更加阴沉,似乎都能黑的滴出墨汁来。

     楚涵咬了咬唇瓣,看着发怒的爹爹蠕了蠕嘴想解释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楚柔被墨少将踹晕之后醒来整个人都变了个性子,不解的看着楚玥,不想楚玥竟也看着自己,眼神中亦也写着不解。

     看着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楚柔嘴角含笑,果然侯爷这没主见的人打亲情牌是个不错的决定!但做戏就得做足,这样才比较好扭转乾坤,先发制人。

     “爹爹勿恼,二姨娘一个人打理这偌大的侯府难免有疏漏的地方,只是疏漏了柔儿倒没什么,就怕日后在其它方面也疏漏了铸成大错就不好了!爹爹进来坐会儿吧,站着柔儿会担心爹爹累着的。”说着便抽出手臂走向正厅打算给楚侯爷搬张椅子。

     楚侯爷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柔儿长大了并不是不懂事,还会心疼人了,只是这么多年给疏漏了。剑眉紧拧回头瞥了一眼三姨娘和楚玥楚涵,幽深的眸子里闪发着怒火,该死的,若不是这些年听了几个姨娘和孩子们诬蔑的话又怎么会如此冷落柔儿呢,着实对不起她了。

     看着骨瘦如柴弱柳扶风的柔儿,楚侯爷一阵心疼,以后定会好好弥补以前的过失。

     倏地,走进正厅的楚柔双手扶额身体摇摇欲坠,踉跄了几步身体倾斜的倒了下去!幸而楚侯爷眼疾手快的冲了上去抱住了倒下了楚柔,大声喊道:“珍儿快去找大夫,要京城最好的大夫。”然后抱着迅速的离开了锦绣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