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爸爸的酒店⑤
    袁浅浅此刻看见梦里这只可怕的女鬼,面对秦知殅唯唯诺诺的样子,居然开始觉得,自己会怕这种女鬼会不会太怂了?!内心里冲自己翻个白眼,看向了隔壁**还睡着的琴敏和荣姨,奇怪问道“咱们几个动静这么大,她们两都没醒,没事吧?”

     秦知殅扫了眼面壁站着的女鬼,还有蹲在女鬼脑袋上的梦魇妖,毫不在意的晃晃脑袋说“被我用灵气屏蔽起来了。放心吧,她们没做噩梦,也听不见咱们的动静。”说着恨铁不成钢的戳着她的眉心“你个没出息的蠢东西!我不是叫你装睡吗?你居然真睡着了!不然能被它们钻空子吗?笨死了。”

     袁浅浅带着几分委屈,撇了撇嘴“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居然能睡着了!你得意什么,害得我被吓傻了!!”

     秦知殅收回手指,用被子擦了两下“我已经不指望你什么了,以后我说什么你老实听着,认真照办,我不想帮你收魂,明白?”

     袁浅浅老实点头“明白。”

     厉崖从窗外跳进来接腔道“明白啥?哟,老大又在训小浅浅?”他嬉皮笑脸的蹲在袁浅浅面前,戳了戳她的小肉脸“小可怜,又惹我老大生气了?”

     袁浅浅有气无力的拍开他的手,“看不见墙角的妖和鬼啊?去去,带着你的任务赶紧走。”

     厉崖扫视一眼墙角面壁思过的两只“咦,梦魇妖?怎么在人界?人类的噩梦你吃起来也涨不了多少妖力啊,傻不傻?”面壁的两只没敢回头,也没敢搭腔。

     闽橙从窗外跳进来,严肃着脸对厉崖说道“锁了,带回灵界。”说着看向秦知殅微笑,恭敬点头“首席。”

     秦知殅轻嗯一声,用下巴点点女鬼方向,示意赶紧带走带走,全带走!

     闽橙点头,见厉崖还蹲在袁浅浅面前,他正不知为何的满脸不爽,不停瞟着秦知殅,她直接用双手不断变幻手势,两手合一指向女鬼和梦魇妖,一条发着光的锁链从她手指延伸而出,锁紧了面壁的两只,秦知殅在旁边提醒道“我答应这女鬼,让她投胎了!”

     厉崖抱头哀嚎一声“什么?那你叫我来接任务!你真狠,你这是逼我吸收它的戾气啊?她都不知道逗留多久了,满身戾气啊!!我得转化到什么时候去了?你想我死?”

     闽橙却只是默默点头,示意自己明白,拍了怕厉崖“带回去,我来转化,不用你,走吧!回去交任务。”

     厉崖面上表情一变,先是板着脸站直了身子,转脸对着她又面露谄媚道“我来就好,我来我来,走走,我们交任务。”

     两个人出现没多久又快速走了,袁浅浅看着厉崖的变脸本事,又看了看秦知殅,内心深叹,‘都是演技派啊。’好奇的问道“灵界在哪里?”

     秦知殅顿了顿,似乎在犹豫什么,轻声答道“你们所说的地府,我们称为灵界。”

     袁浅浅又涨姿势了,不由自主的点头说道“哦~”又继续问道“你之前不是说,戾气满身的鬼很难再投胎了吗?”

     这回秦知殅回答的很干脆“骗你的,有没机会投胎,得看执行者心情了,心情好呢,就帮你吸收了满身戾气,心情不好呢,你就等着魂飞魄散吧。”

     袁浅浅目瞪口呆“所以你们跟人类有什么区别啊,不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吗?我以前工作的公司也是这样,客服心情好就处理快,心情不好就往死里等吧!”

     秦知殅扫她一眼,懒得去回答‘劳资刚才说的也不是实话,只是懒得跟你解释那么多罢了!’,他轻声一笑“原来你还知道你们人类心口不一啊?”

     袁浅浅瞪他一眼,偏过头去喃喃道“说的好像你现在不是人一样!!”

     秦知殅被她这话一哽,闭上嘴,不搭理她了,直接躺下把被子往上一盖,摆出一副‘不要说话,我要睡觉!’的样子。

     袁浅浅跟着躺下,突然轻声叫“啊,那个渣男叫我们来这里住几天,就为了这个?”

     秦知殅一副很有兴趣谈此事的样子,侧身看着她“你才发现啊?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骗子,肯定骗他说用童男童女镇宅就好,笨死了,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

     袁浅浅重重呸一声“我这辈子没爸爸!更没有这种渣男爸爸!别拿我跟他相提并论!不过,话说,你把女鬼带走了,那以后这里一好,他岂不是更相信那个骗子了?”

     秦知殅嗤笑一声“你还担心他?他被骗不是更好,你怎么不想想,如果只是普通的两个小孩纸来了这里,被一连串的噩梦这么一吓,很容易锁魂或离魂的!!这简直是不把你的命当命,活该被人骗,想想他以后这么相信一个江湖骗子,我就替他高兴。”

     袁浅浅第一次看见他正义感如此爆棚的时候,打量着他说道“没有想到,你的内心深处还藏着一颗如此正义善良,还在乎我的心啊?”

     秦知殅戳戳她的脑袋“不管怎么说,我答应要保护你的!那你就是我的人了!除了我能欺负你,谁想欺负你都得问问我!”

     袁浅浅不自在的往后缩着脑袋“那你还关厕所门,还变脸吓我!”

     秦知殅一头雾水,莫名其道“你在说什么?”

     袁浅浅往他那里挪动过去,紧紧贴着他,才壮着胆子说了刚才的连环噩梦,说完后秦知殅无语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无可奈何的说道“合着你梦里最可怕的,其实是我?”

     袁浅浅默默点头,心有余悸的看着他“我现在看见你的脸就怕。”

     秦知殅不忍直视的捂住她的眼睛“蠢货!睡吧!今天以后,这里就彻底安稳了,就当帮你还了你便宜老爸的生恩了。”

     袁浅浅有些后怕,有些感动,轻轻嗯了声,闭上了眼睛。

     被袁浅浅长长睫毛刷着手心有些痒的秦知殅,无语的看着她闭上了眼睛一会儿,又睡着了,估计是一晚上的折腾累坏了。他微翘嘴角片刻,不知道想到什么,又自嘲的笑笑,自己对人类还有恻隐之心?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