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给我几年,我需要长大
    秦知殅得意的神情瞬间被她戳的消散了,执行者向来强者为尊,自己现在因为她投了胎,灵气也没完全恢复,当然会被人质疑,她居然还敢嫌弃自己?!秦知殅准备说几句狠话气气她,就见袁浅浅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一副我有很重要的话要说的样子。

     袁浅浅一本正经的凑近秦知殅,上下打量他,若有所思的开口“你们执行者都这么帅的?”说着露出大家一起来八卦的表情,完全不顾脸色渐渐铁青的秦知殅,板着指头算着“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你也很帅,还有司善,还有刚才的厉崖,都好帅啊,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执行者选拔标准是长得帅?”

     秦知殅涵养极好的在内心劝慰自己,别跟这个该死的人类计较,人类有时候就是这么肤浅!前一秒还怕的尿裤子,下一秒就能对着帅哥流口水!

     袁浅浅见秦知殅脸色不大好看,也不回答,想不出自己间接表扬他也很帅,为什么没有得到回应,可能执行者都不大虚荣?她想了一会儿,又问道“执行者有女的吗?”

     秦知殅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板着脸的他显得特别严肃。

     袁浅浅见他这样,老实的收了自己脸上问八卦的那副表情,认真点头,表现出你问吧我肯定老实回答的乖乖模样。

     “如果你是执行者,遇见了一个男鬼,他因为意外身亡,舍不得自己的老婆,一定要在她身边徘徊守着,最后因各种原因一身戾气。后来他的老婆忘了他,找了新的老公,他却因为守护她已经戾气遍身无法投胎,此时你遇见了他,有机会化解他的戾气让他重新投胎,他却苦苦哀求说只愿守在自己老婆身边,不愿意走,你怎么办?”

     袁浅浅认真仔细的听完这个问题,一脸向往的说着“这个男鬼好深情啊,为了自己的爱不顾一切,如果是我,会成全他吧。”

     秦知殅一副我早知是这样的表情,不屑的一笑“所以执行者里女的很少!”

     袁浅浅没听出这里面的联系来,一脸莫名的问道“啥意思?”

     “我说了男鬼已经戾气遍身,还不愿意走,这种执念很深的厉鬼,最后只会去伤害自己的执念源头。你还一副他好深情让他走的样子。所以女执行者往往不能正确判断,只凭感性,不是彻底消失,就是被遣送投胎。懂了吧?”

     袁浅浅满脸的不服,自己又没做过执行者,被他所谓的补偿,野蛮的送来投了胎。他们的事情自己什么都不大懂,他一来就问这个,当然不会那么正确的思考啊!!

     袁浅浅不服气的张开口就要辩解,窗外传来了在她听来很复古的歌声“冷暖哪可休,回头多少个秋,寻遍了却偏失去,未盼却在手,我得到没有。”

     歌声中跳进来一个十八九岁穿着紧身皮衣的女孩,黑色皮衣裹着她高挑匀称的身材,完美的身材再配上她那漂亮近妖的脸蛋,让人忍不住想出吹声口哨大喊‘冷艳女神啊!’,女神就是不一样,还自带出场配乐!

     袁浅浅目瞪口呆的看着她,下意识就觉得如此炫酷出场的肯定不会是厉鬼吧?谁出门吃个宵夜也不会自带配乐,好去提醒宵夜我要来吃你了吧?

     女孩站定露出无奈的表情揉了揉额角,忍无可忍的冲窗外怒吼“厉崖!!关了你的破音乐!!!”

     刚走不久的厉崖,带着讨好的谄媚笑容,扒在窗外露出一个头来,声音里带着撒娇对女孩说道“闽橙~~你出场必须配上出场音乐才显得霸气。”

     闽橙捏了捏拳头,冷着脸看着窗外的厉崖,没再说话。

     厉崖见她这样,露出几分委屈的表情,手一挥音乐声停了,他小心翼翼瞅了又瞅她几眼,露出的脑袋默默的消失在窗外。

     闽橙走近秦知殅,打量了一圈,没有露出嘲讽鄙视的表情,脸上反而带着一种复杂的神情,又一脸平静的看了袁浅浅两眼,仅仅两眼却让袁浅浅突然觉得,这个闽橙好像很讨厌自己。

     袁浅浅一脸莫名,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无辜了,闽橙已经单膝跪地开口说道“对不起,首席,我来晚了,56左区5号执行者闽橙前来报道!”

     秦知殅似乎认识这个闽橙,口气熟稔的说“你在37区呆的很好,申请调来56区做什么?”

     闽橙抬头看着秦知殅,认真的回道“关于您的消息,从您做收魂官后就彻底没了,我们几人都很担心。前不久司恶大人告知我您的下落,还说您现在灵力尚未恢复,擅自执行任务可能会很危险,我便申请调来了。请原谅我的不请自来。”说完又低垂脑袋,一副等待处罚的样子。

     袁浅浅从听她说自己是执行者后,就用你看是女执行者耶那种表情看着秦知殅,仿佛是自己成了执行者般的得意。

     秦知殅根本懒得理身边这个善变的人类,感觉她的脑回路自己永远也无法弄懂。只是轻声“唔”了一声,淡然开口“既然你愿意来,就好好呆在56左区吧,记得执行者的规矩!”

     闽橙没有抬头,坚定点头说“是!我会谨守规矩的!”语气里甚至带着虔诚,顿了顿又轻声询问“您现在这样,需要我守在你身旁吗?”

     秦知殅还没回答,窗外又露出厉崖的脸,可怜兮兮的对闽橙说道“你还在观察期呢,无权自己做主呃。”

     厉崖说完被闽橙瞬间转头狠狠一瞪,又气势弱弱的消失在窗外。

     袁浅浅看见这一幕,瞬间想起了厉崖对女鬼说‘我有喜欢的灵官了。’虽然不知道执行者是不是灵官,但看见这样怎么还不明白,对着自家老大都能摆臭脸的厉崖,却对闽橙露出这种神情,除了喜欢还有什么。

     秦知殅见袁浅浅一脸暧昧的来回打量闽橙和窗外,不爽的踹了她一脚,却温柔对闽橙说道“既然要谨守规矩,就不需要守着我了,我只需要几年,长大了就好。有事我会直接叫厉崖的。”

     闽橙点头站起身走到秦知殅面前,伸出右手“我知道了,请您这几年好好保重自己。”

     秦知殅笑着答道“你还需要担心我吗?”说着对着她的右手虚点几下,用指点江山的气势小手一挥“你们撤了吧。”他话音一落,闽橙点头利落的跳出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