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恐怖片开始上演了?
    小只的袁浅浅打算挣脱秦知殅的手,嘴被捂住使劲挣扎后最诚实的反应,就是口水顺着他的指缝流出来了,而这次他居然一点不嫌弃的继续捂着她的嘴,眼睛紧紧盯着窗外。

     袁浅浅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惊恐的将自己的手捂在了秦知殅的手上。

     窗外有一抹淡淡的女人身影,黑长的头发披散着,浓厚的发量遮挡住了大半的脸,身上艳红色的连身裙,那红炫目的像被人用鲜血泼了一遍又一遍,苍白而面无表情的脸像被刷了二十层白漆,显得红色的嘴唇特别的艳丽,她微低着头用纯黑色的眼珠往上翻看,紧紧的盯着袁浅浅。

     向来胆小的袁浅浅吓得眼睛瞪得大的不能再大了,这是电影里猛鬼的标配啊!黑长发、红裙、漆黑没眼白的眼、还飘荡在二楼,这是在做梦吗?

     窗外的身影一直这么紧盯着都快吓尿的袁浅浅,似乎在忌惮着什么没有靠近。

     秦知殅叹口气在已经呆滞的袁浅浅耳边说道“早叫你少说话的,看吧,招鬼来了!”

     袁浅浅还来不及回答什么,或者她此刻心脏和脑子都已经不在服务区了,窗外又来了一个淡淡的身影,显得那女鬼身影尤其漂亮,这是个男人,确切来说是残缺不全的男鬼。

     他右边脑袋仿佛被重物用力从正面砸过,砸的脑袋深深凹了进去,破碎的头盖骨里露出的脑浆还在蠕动着,全身都是被刀捅后留下的洞,身上的西装一片一片的血红,像身上到处开着大朵红色的花。

     他用剩下那只完好的眼睛紧紧盯着袁浅浅,似乎有些犹豫,没有飘荡进来,眼底满满全是贪婪。

     袁浅浅在极度惊吓刺激下,反而有些回魂了,小鼻子耸了耸,又难堪于她被吓尿在尿不湿里了,又害怕着窗外的两只鬼,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

     此刻她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投胎前的她胆小到晚上睡觉都不敢关灯,现在突然犹如一部3D恐怖大片在眼前活生生的上演,原谅她真的反应无能了,没有当场被吓死只是吓尿,已经算她还有点小胆子了。

     秦知殅掰开还死死盖着自己手的那双小肉爪,放下自己捂着她嘴的手,嫌弃的在她衣服上擦了擦,目光平淡的看了一眼窗外两个身影,嘴里呵斥道“你们走!”只是奶声奶气的声音真没什么威慑力。

     窗外两个身影荡了荡,仿佛彼此对望了一眼却没有动。

     秦知殅将呆傻不敢吭声的袁浅浅往自己身后挡了挡,再次呵斥“我要你们现在就走!你们吃不下这份大餐!还想继续游晃在人世间,现在就滚!不然我叫你们魂飞魄散!”

     窗外的男鬼没有张嘴却有飘渺的声音传来“你有什么资格叫我们魂飞魄散,你现在有肉体,灵力也被封住了,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吗?”

     秦知殅看着他们依然不敢进来,静默了片刻,用试探的口吻叫道“司命?”见没反应,用烦躁的口吻叫道“司善?”见还没反应,呼口气语气轻松的叫道“出来吧,司恶!”

     房间里靠窗边渐渐显出一个身影,穿着明朝锦衣卫的飞鱼服,腰带裹着的细腰上别着一把剑,扎着高耸的马尾,斜刘海挡住了一只漂亮的桃花眼,高耸挺直的鼻梁轻哼一声,透粉好看的薄唇轻启,悦耳磁性的男声在屋里响起“还说是哥们,居然第一个猜司命那小子?”

     司恶说完抬眼看过来,看见婴儿床上的两小只,捂着肚子笑弯了腰“不好意思,实在是,忍不住。我刚来的时候都不忍直视了,真是看一次开心一次。”

     秦知殅面无表情看着他现在这副欢快的模样,一字一顿的说道“还得感谢你提供口诀呢!”

     擦掉眼角笑出的泪珠,司恶不在意的摆摆手,用一副哥俩好的口吻回道“咱俩谁跟谁啊。”

     袁浅浅使劲盯着有着大长腿帅到不行的司恶,努力治愈自己被两个恶鬼刺激的眼睛,吓傻的脑子。

     秦知殅瞥了眼袁浅浅这副一直盯着司恶不错眼的样子,嫌恶的转过视线“你来干嘛?保护我们不被窗外那两只吃了?”

     司恶走近婴儿床带着止不住的笑意来回打量这两小只,越看越可乐“没,我想来探望探望你嘛,就把司惩的活儿抢了。不过你这样真是几百年一见,不容易啊。”说着转头看了看窗外还飘荡着那两只“怎么还不打算走了?非得在这里吃个晚餐?”说完见窗外两只鬼只是犹豫的荡了荡,仍然没有动,他二话不说动作利落拔出腰间的剑,一阵剑光冲向窗外,男鬼尖叫一声就没了身影,女鬼一见瞬间飘得无影无踪。

     司恶挽个剑花,将剑轻巧回鞘,嘴里嘀咕“居然连我都不认识!56区的鬼魂都特么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吗?年糕啊,真麻烦。”秦知殅打断他的嘀咕“这还有一个呢,闭嘴你。”

     司恶看了眼还盯着自己的袁浅浅,冲她抛个媚眼“小姑娘,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看啊?”见袁浅浅老实的点头承认,笑的眉眼弯弯“有眼光!等你长大了我来泡你啊?”

     秦知殅轻咳一声,提醒道“兄弟,种类不同!”袁浅浅翻个白眼懒得理这两只,带着满肚子的疑惑等待他们两兄弟继续叙旧,想听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

     司恶遗憾的看了袁浅浅一眼,叹气“哎,看着就是个美人胚子,可惜了。”

     秦知殅忍无可忍的提醒道“你是来办正事的吧?!!”

     司恶用你真无情的眼神瞥他一眼,说道“那我现在原话转达啦?”然后板着脸,一脸严肃的说“秦不知现投胎为秦知殅,入司命薄,但执行者职责仍在。七殿主命秦知殅接任56左区首席执行者!”说完仿佛提着的一口气松懈下来,嬉皮笑脸道“我是来给你解封灵力的。”

     秦知殅带着莫名的情绪问道“七殿下他,”顿了顿终究没有说下去。

     司恶一边用散着柔光的手拍向秦知殅的额头,两肩和背后,一边用随意的口吻说道“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坐牢吧,七殿下也没生你的气。你没长大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可小心点自己这张皮囊!”说完拍了拍秦知殅的脸“你啊,有事就找司善帮忙,他比谁都可靠,我经常在不同区溜达,指不定你关键时刻就找不到我了。我得走了。”

     “我知道了,你走吧,我会好好做事的。”秦知殅只字不提司善,让司恶叹了口气,看他一眼,笑着挥手在房间里渐渐淡了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