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于是待泽田纲吉再醒来时,不由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呆愣了。

     这里是哪里?自己又怎么会呆在这里?

     嘶,头好痛……

     棕发少年捂着头试图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记忆却只断格在自己在被好心人救了之后,来到小酒馆里慌张地看着众人围过来的那一刻。

     再之后……他似乎只觉得头疼欲裂,眼前一黑就没了意识。

     所以,自己应该是被那个好心人发现晕过去了,然后才将他放到床上的吧?

     也不知道琉璃酱现在怎么样了,琉璃酱……

     想到至今还没有找到的紫发少女,泽田纲吉顿时脸色一变,掀开被子就想要下床。

     “你在做什么,别乱动!”g刚推开门,看见的便是本就在发烧还不老实的少年,脚一软又摔回床上的场景,不由皱起眉呵斥道。

     泽田纲吉茫然抬头,看着用自己十分陌生的语言说着什么的红发青年,后知后觉地对自己来到的这个陌生环境,开始感到恐慌起来。

     如果这时候琉璃酱在就好了,哪怕只是待在他的身边什么都不做,他也不会觉得害怕的……

     ——似乎只要琉璃酱在他身边,他就可以无所畏惧。

     “啊啊,雨月那家伙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啊!这孩子根本就听不懂我说话嘛!”

     与棕发少年茫然又无措的目光对视着,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莫名有些心虚,g不由暴躁地抓了抓头发,对着听到动静而走过来的说道。

     “可总不能放着这孩子不管吧,而且毕竟是由于我的原因,害得他被追杀。”面容俊美的金发青年有些内疚地说道,沉稳的湛蓝色眸中流露出淡淡的温柔怜惜,“他还是个孩子,昨晚一定吓到了吧?将普通人扯进来都是我的责任,若不是我……”

     “你在说什么呢,怎么会怪你?”g不赞同地反驳,“况且大家又怎么知道会有和你长得这么像的人,这只是个意外罢了。”

     所以说……他们到底是在说什么啦qaq

     泽田纲吉昏昏沉沉地苦兮兮想道,说起来在门口的那个男人似乎有些眼熟的样子……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应该是错觉吧?

     “咦,那孩子醒了吗?”随着温和爽朗的声音响起,身着日本古代版服饰的黑发男子走了进来,对着扭过头的两人笑道。

     “啊,雨月你可算来了。”g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无奈地揉了揉头发,“快帮我翻译一下这孩子在讲什么,他看起来应该和你是一个地方来的。”

     “放心,交给我吧。”朝利雨月笑眯眯地拍了拍同伴的肩膀,又友好地对坐在床边对自己露出激动神色的棕发少年笑了笑,用日语问道,“你好,能听懂我说话嘛?”

     终于发现了一个能够交流的人,泽田纲吉拼命地点了点头,“嗯,嗯!”

     “你现在还在发烧,最好还是不要乱动的比较好哦。”朝利雨月将g目前最想表达的话翻译给他,温柔地摸着少年的头,“有什么事之后再说,如何?”

     泽田纲吉刚想点头,脑海里便突然浮现出了紫发少女被拽下井底的画面,心中一紧,不由猛地站了起来,向面露惊愕的几人深深鞠了一躬,咬着唇紧张地握起了拳头,“那,那个,之前谢谢你们!不过因为我还要找人,所以……”

     “可是你这样子也没法乱走动吧,怕是刚出大门就要晕倒。”g毫不留情地吐槽道,顿了顿又瞪着他有些不耐烦地说,“要找人什么时候不可以,生着病就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啊笨蛋!”

     瞅了一眼虽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面上却还是露出忐忑神情的少年,不由拍了拍红发青年的肩膀,笑着调侃道,“g总是这么不坦诚呢,明明就是担心这孩子的身体,露出这么凶的表情可是会把他吓到哦。”

     g额头顿时蹦出一个小红十字,“谁关心他了!我只是觉得他太麻烦而已!

     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没有。

     “……不要故意无视我的话啊!”

     待朝利雨月将g的大概意思转述给泽田纲吉时,少年却固执地摇了摇头,坚持着之前要离开的决定。

     没想到他会直接拒绝,朝利雨月露出有些诧异的神色,“是很重要的人么?”

     这么一问,泽田纲吉略显苍白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羞赧的笑意,只听他声音柔软地轻声道,“嗯,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说这句话时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朝利雨月诧异地想着,不由又露出深深的笑意来,看来真的是一个对这个孩子来说,必须要找到的非常重要的人呢。

     “那就让我们帮你找吧,你还是好好养病为好。”被少年丝毫没有动摇的坚定神情触动到,皱了皱眉还是抵不过心中内疚的情绪,只能妥协地做出了决定,“先别忙着拒绝,这一片地带我们还是比较熟的,找人也方便,让我们帮忙肯定比你一个人更有效率不是么?”

     泽田纲吉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又觉得他说得似乎也没错。毕竟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找人肯定很困难。

     如此下了决定后,少年便忍着头疼尽力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那……就麻烦你们了,真的很感谢!”

     >>>>>>>>

     “这里有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井?”

     收留迹部琉璃的诺玛大婶奇怪地重复了一遍她的问话,见少女点头后不由好笑地摇了摇头,“打水的井不都是那样么,为什么会这么问?

     “不是打水的井,是类似那种有了很多年历史已经干涸了的古井。”迹部琉璃将下巴抵在手臂上,蓝盈盈的眸色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唔,就是突然有点好奇啦,之前有一个来买面包的客人在说什么古井什么秘密之类的,神神秘秘的自然就有些好奇他们在说什么啦。”

     “真是个孩子,好奇一些有的没的。”诺玛大婶有些宠溺地摇了摇头,将做好的甜点递给她,“我在这片待了多久了?这方圆十几里根本都没有古井存在的痕迹,那人也就是骗骗你们孩子罢了!”

     “诶——”迹部琉璃失落地叹了口气,懒洋洋地托着腮,有一口没一口地往嘴里塞着点心,“那就真没有那种东西了?”

     “也不是没有,说到特别的话……”

     诺玛大婶又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

     发觉可能找到了其中的突破点,迹部琉璃顿时蓝眸微亮,连忙追问道,“特别的什么?”

     >>>>>>>>

     “你是说,你是发现那个叫做琉璃的女孩子被拽进井里消失了后,就追着她跳进了井里,谁知道再一眨眼就来到了这里?”皱着眉,有些不可置信地重复道,“而你……居然是一百年后的人?”

     棕发少年苦恼地挠了挠后脑勺,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就说你们不会信的吧……”所以才不想告诉你们的啊_(:3)∠)_

     其实泽田纲吉本来是想隐瞒的,可是由于对这个时代的太过陌生,很快便让他们敏感地发觉了不对劲,只是体贴地没有戳穿罢了。而在这么多天都没有找到迹部琉璃的消息后,泽田纲吉不由越发焦虑起来,既害怕少女根本就没有穿过来,又怕少女穿来却被误伤。

     通过最近他与朝利雨月的谈话可以了解到,现在正是动荡混乱的时期,外面情况很不容乐观,街上随时都可能发生黑手党火拼的场景。而他那次被追杀,也是因为他的相貌与太过相似而被错认的原因。

     如果琉璃酱穿来时和他一样遇到追杀,又或者是不小心牵扯进黑手党火拼之中……每次这么一想,泽田纲吉的心里就像被蚂蚁噬咬一般翻来覆去地疼。

     莫名感觉这些人是可以相信的,于是在煎熬了几天之后,眼见着大家依旧一无所获的泽田纲吉,终于忍不住将他们怎么来到这里的事情交代了。因为他和琉璃酱都是凭空出现在这里的,如果只是从西西里居民的方向寻找,恐怕到最后也根本找不到迹部琉璃的踪影。

     “一开始也只是觉得你有些格格不入,不过也没有大问题,没想到……你居然还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啊。”哭笑不得地道,“还真是小看你了呢。”

     泽田纲吉微微一怔,“你们明明已经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为什么……没有问呢?”

     “唔,大概是觉得你可以信任吧。你不会是敌人,我的直觉就是这样告诉我的。”英俊的金发青年笑容温和而包容,“既然不是敌人,何必又要问的那么清楚呢?”

     也或许是少年长得与他太过相似,总让他有种想要亲近的感觉,就仿佛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一样的感觉,如果不是父亲的作风一向正派,他还真的有点怀疑少年会是自己的弟弟呢。

     泽田纲吉脸上流露出感动的神色,这种仿佛被认可的感觉,让他心中受到了不止一点的震撼。

     “你这家伙明明看谁都不觉得会是敌人吧,偶尔也该有点警戒心好么?!”g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朝利雨月笑眯眯地在一旁插嘴,“g不要总是这么别扭嘛,明明每次决定的事情你都不会反对的。”

     “……都说了我没有别扭,你们是聋子吗!”

     “那纲吉,你又为什么会选择告诉我们这些事呢?”无视了青梅竹马的日常别扭行为伸手揉了揉这个让他总是莫名想要亲近的少年的头发,“这么重要的秘密,明明可以一直隐瞒下去的不是么?”

     “……大概是,我也觉得你们可以信任吧,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我真的这么想的。”

     棕发少年认真地说道,毛茸茸的棕褐色眸中透着真诚的情绪,让几人看着不由默契地露出了笑意。

     “如果是来自百年后的话,说不定纲吉真的是你的后代也说不定哦~”一直没有吭声的蓝宝突然懒洋洋地开口说道,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诶,这么一说……”

     “还真的没准会是呢!”

     “哼,如果是后代的话,那也算是与我们很有缘。”

     “呜哇!难得g你居然这么坦诚!”

     “可恶——蓝宝你刚才说什么?!”

     “啊啊g又开始欺负人了救命啊!”

     “哈哈g和蓝宝的感情还是这么好呢……”

     “……谁和他感情好了不要胡乱猜测啊喂!”双重奏。

     房间的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头痛地看着突然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同伴们,不由哀叹一声自己的威信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泽田纲吉:“’……”我才没有意大利的血统呢qaq!

     >>>>>>>>

     “传说西塔特家族内部有个可以穿越时空的古井,只有有缘人才能发现并开启封印。”诺玛大婶回忆着说道,“不过这个传说也都流传得已经很久了,也没见有谁真的穿越时空,左右大概就是个故事罢了。”

     迹部琉璃纤长的手指轻轻点着桌面,穿越时空的井啊……那么无论是不是害得她穿过来的那口井,肯定都有着关于穿越的线索!

     不过该如何才能顺利进入西塔特家族内部呢?

     “琉璃你可别乱来啊,西塔特可不是我们这种人能够接近的。”诺玛大婶紧张地警告道,“那些黑手党都杀人不眨眼的,一定要记得,只要见到那些人就要立刻躲起来。”

     “我知道的,您别担心。”知道大婶是担心自己,紫灰色长发的少女柔和了语气安慰道。

     ——当然,迹部琉璃虽然这么答应着,但前去西塔特家族内部查看那口古井的计划,还是势在必行的。

     >>>>>>>>

     “西塔特家族?那口古井一定就是我们穿越过来的井!”

     在朝利雨月翻译完查到的资料后,泽田纲吉瞬间就激动地跳了起来,发自真心地真切感激道,“真是太谢谢你们了,真的!”

     “如果那个女孩子也来到这里的话,在知道这口古井的作用后一定会去查看的吧?”笑着说道。

     泽田纲吉自然也想到了这里,不由笑得更为灿烂起来,连连点头地应是。

     琉璃酱,太好了……

     “就这么喜欢那个女孩子?”嘴里慢悠悠地吐出一个烟圈,g调侃地问道。

     来的这段时间,泽田纲吉好歹也懂了一些基础的意大利语,被这么一问脸色顿时通红起来。他先是下意识有些防备地看了笑容不羁的红发青年一眼,不知想到什么,脸上又浮现出一丝笑意,最后终于鼓起勇气,以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点了点头。

     那多变的表情直让g等人叹为观止,而后笑得前俯后仰起来。

     蓝宝学着老爸那慢条斯理的语调强作深沉,“没想到还这么纯情呢,不会还在暗恋中吧?”

     泽田纲吉已经窘迫地将头埋在了手臂下,下意识恼羞成怒地闷声反驳道,“那,那又怎么了?反正蓝宝你现在也没喜欢的人,肯,肯定是不会懂得这种感受的吧!”

     蓝宝一向懒洋洋的苍青色眼睛顿时瞪大了,机械地一点点转过了脑袋,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喂喂我刚才是不是幻听了?那个胆小的家伙居然在反击本大人?!”

     “蓝宝你有资格说别人胆小么,嗯?”g嘲笑地问道,而后弹了弹烟灰感慨起来,“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就这么承认了,真是难得的坚定啊。”

     “果然一提到喜欢的那个女孩子,纲吉就变得不一样了呢。”朝利雨月温和地笑着,“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泽田纲吉已经脸上发烧地说不出来话了。

     “好了,言归正传。”拍了拍手阻止了众人新一轮的调侃,温柔的湛蓝色眸中却透着淡淡的促狭笑意,“西塔特家族目前的立场,对我们来说还是中立的,如果上门直接说明来意……”

     “你在说什么傻话?”g瞪着他,“现在到处都是追杀你的家族,若是西塔特家族早就暗地里与其他家族结盟,那我们岂不是主动送上门么!”

     “是啊,而且那口古井一定被他们很宝贝的吧,说明来意会不会被直接打出去啊qaq”

     “嘛你是怎么想的?”

     “这次去一定会有收获,我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我的。”金发青年摊开手慢条斯理地笑着,“我觉得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总是这么乱来。”从来不会拒绝的g,最后还是无奈地妥协了。

     “唔,那路上一定要小心才是~”

     “蓝宝你以为你逃得掉?到时候给我老老实实一起跟去啊听见没有!”

     “呜哇不要啦qaq!你管不管,g又欺负人啊啊!”

     “感觉总是在麻烦你们……真的很抱歉qaq”

     听见棕发少年愧疚的声音,朝利雨月不由笑着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发,“你既然来到我们这里就说明是缘分,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泽田纲吉一直惴惴的心这才平稳了些,不由对他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

     大家……

     ——幸好他遇见了大家,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