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喂,小子。”

     金发男人阴沉地看着条件反射般将少女护在身后的少年,乌黑的手.枪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手心中随意转动着。

     泽田纲吉戒备地看着他,脸色苍白着不发一言。

     “将她交出来,我们就放过你。”似乎看出来少年的色厉内荏,金发男人唇角扬起似笑非笑的弧度,眸色却暗沉森寒浮动杀意,“何必要为一个女人牺牲你的性命呢,是吧?”

     “怎么,终于知道害怕了?”见棕发少年嘴唇颤抖着,以为是终于妥协了,他不由皮笑肉不笑地伸出手,“早这样多好,你们这些人就是非暴力不合作,呵。”

     “才,才不会把她交给你!”虽然听得还是有些似懂非懂,泽田纲吉还是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将迹部琉璃牢牢地隐藏在身后,愤怒地吼道,“别碰她!”

     “纲吉君……”

     即使听不懂他陌生的语言,男人也能感觉到少年坚定的拒绝之意,不由恼怒地沉下了脸。

     保险被拉开的声音骤然在寂静的空气中响起,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对着额头滴落下冷汗的棕发少年。

     身体软绵绵地动不了,迹部琉璃有些怔怔地看着身体已经忍不住颤抖起来的泽田纲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什么呢……

     明明已经怕得不得了了不是吗?这次可不是曾经的游戏,是会真的死人啊纲吉君。你心里应该清楚不是吗,为什么还是死死地守在那里不动呢?

     放弃吧,纲吉君……

     这么艰涩地想着,迹部琉璃轻声开口,“这样就已经足够了,纲吉君,不要再——”

     “开什么玩笑……啊。”

     一直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表情的泽田纲吉突然低低地开口了。

     “纲吉……君?”

     泽田纲吉紧紧地咬着嘴唇,尽力平复了呼吸。

     “——这种时候怎么能退让,开什么玩笑啊!!”

     不是不害怕,挡在她身前的时候简直怕的要死啊,可是……不能让琉璃酱陷入危险,这不是自己的誓言么?那就要遵守才行啊。

     所以——

     “即使再害怕,也不会放手的!”

     泽田纲吉咬牙坚定地低声喃喃着,棕眸中仿若有火苗在燃烧跳动着,越燃越烈,渐渐撩起足以让他人感到威胁的火焰。

     这,这种突然强势起来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啊喂!

     突然感觉到危险的金发男人握着手.枪的手蓦地一抖,下意识退后了一步。就趁他失控的这一瞬间,背后瞬间传来一阵刺痛。

     “啊啊啊——!”

     泽田纲吉怔怔地看着背后中箭倒地打滚的男人,有一瞬那么的茫然。而在瞥到向他赶来的等人后,知道又是他们救了自己,不由对他们勉强笑了笑,然而身体一放轻松,自己便脱力地倒在了迹部琉璃的身旁。

     “纲吉君……”

     “……这次我有好好保护琉璃酱,对吧?我有帮到忙吗?”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迹部琉璃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震撼,看着努力睁着眼坚持不晕过去,固执地想要得到答案的棕发少年,心头止不住地激烈跳动起来。

     这样的纲吉君……

     她深深吸了口气,将手轻轻地放到了他的眼睛上,温柔地低叹出声,“……当然有了,纲吉君真了不起呢。”

     ——可真耀眼啊。

     【不管他在别人眼里是否耀眼,只要在自己心里是耀眼的就足够了呀。】

     “太狡猾了,纲吉君。”低眸看着得到回复终于晕过去的少年,迹部琉璃看似抱怨着,骄傲的海蓝色凤眸却流露出深深的温柔,“是无意识这么做的吗?哎呀,可真是让人头疼呢。”

     “你就是迹部琉璃小姐吧?”看着眼前亲昵依偎着的少年少女,朝利雨月顿了顿突然有些不想打扰他们,最后还是在g的坚持下走上前,缓慢温雅地用日语问道。

     听见居然还有除了他们之外第三个人会讲这熟悉的语言,迹部琉璃不由抬起头微露诧异,“是的,您是……?”

     “纲吉找了你很久,很着急。”朝利雨月对她温柔地笑了笑,“这次能遇见,真是太好了。”

     “……是么?”

     迹部琉璃顿了顿,对着少年即使闭上眼睛也皱着眉,似乎放心不下什么的那张脸,不由温浅笑着伸出手指抚平了他眉间的褶皱,而后抬头认真地道谢,“这个笨蛋……这段时间一定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真是多亏你们照顾了。”

     这么自然地替少年道谢么?朝利雨月会意一笑,这两个孩子……果然是互相喜欢着呢,真是太好了啊。

     “啊啊,真是嫉妒。”蓝宝靠着墙懒洋洋地揉了揉头发,微微抱怨着,“没想到连纲吉这家伙都有漂亮的女孩子喜欢,怎么蓝宝大人就没遇见这样的呢?”

     “胆小鬼没资格说这种话。”g收起弓箭冷眼瞥去,冷嘲热讽道,“泽田那家伙可是不顾性命地去保护那个女孩子的,蓝宝你呢?”

     蓝宝不服气地瞪大了眼睛,还险些咬到了舌头,“本大人如果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也,也一定……可以的!”

     g只是冷笑一声,虽然没有反驳表情已经暴露了一切。

     蓝宝:“……”啊啊啊g你这混蛋!!

     “年少真挚的感情啊……真是令人感动。”看着少女虽然有些不自在地微微撇过头,却不仅没有反驳还尽力做出大方姿态的模样不由轻轻地笑了笑,微微调侃道。

     耳尖地听到他说的话,g不由扭头调侃回去,“哟你是承认自己老了么?”

     “啊,是啊。”微笑着缓缓说道,温柔包容的湛蓝色眸中缓缓流动着似水的涟漪,脸上却瞬间落下了深深的一道阴影线,“说起来,尤其是在每当被告知财政快要赤字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自己格.外又老了一岁呢。”

     g:“……”

     蓝宝:“……”

     朝利雨月:“……”

     迹部琉璃:???

     唔,这个人看起来气场很强大的样子?

     >>>>>>>>

     由于这次的突发事故,众人也不便再去西塔特城堡打扰,便先暂时打道回府了。

     而因为这件事,西塔特家主在揪出几个被别的黑手党家族收买的叛徒之后,为了保证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的安全,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投靠彭格列家族了。

     “干什么,一直这么看着我。”

     自泽田纲吉醒来就一直在不停傻笑地盯着她,迹部琉璃被少年丝毫不掩饰的灼热视线看得有些别扭,不由有些不自在地扭过了脸,将碎发别到了耳后,却因此不小心暴露了她微红的耳朵。

     “只要想到琉璃酱安全无事,就觉得很开心呢。”泽田纲吉轻声回道,脸色微红却还是坦诚地回答她,毛茸茸的棕褐色暖眸也透露着深深的庆幸,“能再次看到琉璃酱……真是太好了。”

     “傻瓜。”迹部琉璃心中一软,眼尾微挑的凤眸也越发柔和起来。

     这家伙……怎么可以总是说出这么犯规的话来呢?

     不过——

     “我也是。”

     “诶?”

     “我也是呢,能再看见纲吉君,真的是太好了。虽然希望你不会跟来,但是在真正看见纲吉君的那一刻,心中居然真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会想着——纲吉君为什么会跟着跳下井呢?为什么会挡在我的身前呢?明明……很危险,你也会感到害怕的不是吗——等等这些,但是心中真的好开心,好开心啊。”

     也是直到那一刻她才发现……

     “原来……我已经这么依赖纲吉君了啊。”

     曾经那些带给自己的一次又一次的愉快与震撼,都仿佛还历历在目。

     似乎只要发生危险的时候,他都会陪在身边或者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让她可以迅速冷静下来,带给自己安全感。让她知道,这个人绝对不会扔下她,他会一直陪着她。

     ——无论前方道路有多么危险。

     喜欢看他被自己逗得脸红的慌乱羞涩,喜欢看他无条件包容自己的温柔笑容,喜欢他只重视自己一人的专注眼神,喜欢他为了自己努力的坚定神情,喜欢他挡在自己身前保护自己时的勇敢不退缩——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喜欢,就连废柴起来平地摔的样子都觉得那么可爱……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是……

     轰!

     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些让人无措的话来,泽田纲吉先是有些慌乱,脸上刚刚褪下去的红色也忍不住再次袭了上来,带着一种火辣辣的烧。

     琉璃酱,依赖着他……?

     棕发少年心中顿时升起满满的柔情与喜悦,对她那无法再掩饰的感情深刻地马上就要溢出来。

     “因为——”

     泽田纲吉身体微微颤抖着,仿佛在这一刻,所有的紧张,不安,慌乱,不确定……都消失无踪。

     “我喜欢琉璃酱啊。对我来说,只要有琉璃酱在,什么都无所畏惧。对琉璃酱的这份心意,就是我勇往直前的动力啊。”

     “如果遇见琉璃酱真的是一场梦,我宁愿长梦不醒。”

     “因为我是这么地,喜欢着琉璃酱啊。”

     ——果然啊,这种感觉。

     ——其实是喜欢啊。

     ——原来,我喜欢着纲吉君啊。

     ——这个看起来废柴,却总是温柔包容着我,视我为唯一,并且坚定保护着我的少年。